第三百一十一章 大戏

    武帝说完之后,归不归脸上的表情有些异样。老家伙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假广仁,嘬了嘬牙花子之后,说道:“老人家我还说为什么一直没看见你,原来小娃娃你一直在办大方师。不是老人家我说你,观众该走的走了,该死的也死了,你还要扮给谁看?”
    这时候,假广仁干笑了一声。随后他的相貌、肤色和身体都发生了变化。白色的头发顺便变成了灰白色。片刻之后,那个有过几面之缘的老方士左慈便站在了他的面前。
    左慈的幻术是当年徐福亲自教出来的,但就幻化成其他人的相貌来说。除非他自己露出破绽,否则别人很难看得出来。
    就在左慈露出本相之后,远处的大军已经到了宫门之外。进攻之前,外面的军队现将整个的广场包围起来。随后用檑木将四面的宫墙全部推倒,随后一眼望不到头的军队从四面八方缓缓的进到了广场之中。
    就算虎贲军再勇猛,见到这样的阵势也是有些发懵。随后正面的大军左右分开,让出来一条道路。门外的那位假皇帝在内侍总管和几位将军的护卫之下,慢慢的走到了近前。广孝师徒和玄明三个人混在那些人当中,不过玄明的脸上满是怒色。看着广孝的眼神就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而那位曾经的方士名宿完全不在意玄明上师的眼神,还时不时的微笑着看了他一眼。
    重新坐在了被人抬过来的龙椅之上,假皇帝看着广场里面这些人,脸上浮现出来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随后用着胜利者的语气说道:“朕的江山岂是你们这些逆贼像要染指的?你们犯的都是不赦之大罪。看在周珂是前朝老臣之后的份上,朕赐你自尽。其余人等--主犯凌迟,从犯腰斩……”
    “说的好,朕也还在犹豫该给你们如何定罪,你这逆贼倒是提醒朕了。就照你说办。”没等假皇帝说完,武帝突然打断了他的话。看着这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他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和沙坨(内侍总管),玄明三人凌迟,禁军几位主将有眼无珠--判其腰斩。其余兵士回到各自军营。你们都是奉命而行,朕不和你们计较。”
    听了武帝的话之后,假皇帝仰天大笑。笑的眼泪都流了下来。他一边接过内侍总管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眼泪,一边对着武帝继续说道:“朕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死到临头了还能说出来这样的话。好啊,朕就坐在这里。等你过来凌迟。”
    武帝盯着对面假皇帝的眼睛说道:“朕是皇帝,怎么能做刽子手的事情。你是天下的逆贼,天下人人得而诛之。不需要朕动手,自然会有无双国士来替朕分忧。”
    “难得死到临头,你还有这样的心思讲笑话。朕倒要看看,你说的无双国士在哪……”假皇帝说到这里的时候。猛的反应过来刚才武帝提到了凌迟、腰斩的人名单里,唯独少了两个人的名字。当下,他条件反射一样的回头向着身后的两个人看了过去。
    假皇帝回头的时候,广孝、灌无名师徒俩已经动了。灌无名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柄出了鞘的长剑。他将长剑扇子面一样对着身边众人挥舞了过去,单反被长剑扫到的当即尸首两分。只有玄明上师的反应快了一步,在灌无名挥剑的瞬间,身子已经向后窜了出去。撞到了几十个人之后,才算到了安全的范围之内。
    灌无名一剑将周围的人清空之时,广孝已经到了假皇帝的身后,手里出现了和他弟子一摸一样的长剑。对着假皇帝的背后就劈了下去,就在这一剑劈下去的瞬间,假皇帝的身子突然腾空而起。随后飘飘荡荡的出现在半空之中。
    假皇帝的腾空术和之前秦不佑使得同出一辙,只不过他的动作要比那个魂魄被烧干净的人灵巧很多,明明身子悬在半空,看起来却好像是走在平地上一般。不过这样一来,围在广场内外几万兵士都看到了这位皇帝飘在空中。几乎所有的兵士都惊愕的长大了嘴巴,这些只是服从命令的士兵还到罢了。大多数的军官心里都明白今天的事情未必是看到的那么简单……
    “这样的术法。一般的修士恐怕都做不出来吧?”武帝倒背双手,微笑着对半空中的另外一个自己。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还要说自己就是皇帝吗?开天辟地到现在。你也算是第一个会飞在天上的皇帝了。”
    武帝说话的时候,身在半空中的假皇帝没有理会。他转过身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身后手握长剑的广孝。冷冷的对着他说道:“为什么?”
    “因为大方师给了我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广孝淡淡的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方士一门建立至今已有千年,中间经历了数位大方师。风风雨雨的过了这么多年。不是你一个问天楼就能把它搞垮的……”
    “本来我打算请你来做二楼的主事之人,不过现在看起来,二楼主事人的位置。没有人比玄明更合适的了。今天的事,有些难看了……”说话的时候,假皇帝飘飘悠悠的落到了地上。就在他的脚落到地上的一瞬间。这位和武帝一摸一样的人相貌瞬间发生了变化。再次落地之后已经变成了那位问天楼主的模样……
    归不归心里早就猜到了这人八成就是问天楼主,不过这个人的相貌之后,老家伙还是微微的叹了口气。随后,老家伙回头看了一眼吴勉和小任叁。发觉吴勉正在看他的时候,归不归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随后微微的摇了摇头。
    他们三个当中。最没有城府的便是小任叁。这个小家伙可不傻,看到了两个人的反应之后,心里已经明白了什么。当场强忍着心里的悲楚之情。对着那位问天楼主说道:“你被老头儿关在地宫里,是怎么出来的?是不是趁着老头儿不注意跑出来的,还是您那个倒霉兄弟从方士宗门跑出来了。顺手又把你放出来的。一定就是这样!是不是?是吧……”
    看着小任叁慌慌张张的样子,问天楼主也叹了口气,随后说道:“既然你已经猜到了,就不用装傻了。你明白的,首任大方师燕哀侯留在世上的着一缕魂魄已经烟消云散了。如果不是这样,我又怎么可能从他的地宫里面出来……”
    没等到问天楼主说完。小任叁已经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的吴勉和归不归也是黯然神伤,就在这个时候,地面的军士人群当中已经开始呱噪了起来。已经有禁军将领抽出了自己的佩剑。指着那个幻成武帝的问天楼主,喊道:“就是这个乱臣贼子,让我等险些酿下万死难恕的大祸。军士们!给着我冲上前去。将这乱臣贼子剁成肉泥!已恕我等的罪过”
    将军喊话的时候,不停有人将他的话传了下去,这句话喊完之后,小五万人齐刷刷的应答一声:“诺!”
    刚才那位真皇帝亲口说的,要让他们腰斩。这几句话还历历在目,为了活命,这几个将军也是要拼了。这几个人身先士卒挥舞着手里的佩剑向着问天楼主冲了过来,不过问天楼主丝毫没有将着凡夫俗子放在眼里,当下,转身向着武帝的位置扑了过来……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