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轮回中的复生

    经过了八重天劫,燕哀侯好是好端端的站在原地。只要咬着牙拼过第九重天劫,便可以羽化成仙。不过就在第九重天劫袭来的前一刻,他那位顾人慌慌张张抱着燕哀侯的女儿从地宫中跑了出来。
    燕哀侯就见女儿脸色惨白,远远见到了自己之后,便伸出了双手。嘴里咿咿呀呀的好像要说些什么,虽然听不到她说的是什么,不过这话里面有几个字听的格外真切:“爹爹……爹爹……”就是这两个字,已经很是让这位首任大方师吃惊不小了。这是大限将至之时的回光返照之像……
    这二年以来,女儿已经不认得自己了。不止是这样,平时连一些简单的事情,类似吃喝拉撒的都要自己来帮她。自己下定决心飞升,很大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看出来自己的女儿大限降至。虽然知道女儿这就算解脱了,但也是经受不起生离死别的痛苦。这才将自己的亲生骨肉交给了那位顾人,有他送女儿最后一程,燕哀侯也算是放心。
    想不到在自己飞升的紧要关头,女儿竟然也到了大限。这时天上第九重天迟迟不肯落下来,燕哀侯正打足了十二分精神,小心翼翼防备。被女儿的突然出现打乱了心神,当下天空的乌云当中,已经是多道紫色的雷电在乌云当中时隐时现,好像在等待一个什么机会。
    这个时候,燕哀侯的女儿开始在顾人的怀抱里面挣扎。伸出双手对着自己父亲的方向,好像她已经知道了自己大限降至,像要在最后和时刻让父亲抱抱自己。而那位顾人也是满脸的纠结,他也知道现在是燕哀侯的飞升的紧要关头。但是这姑娘突然有了回光返照之像,这口气泄了便是油尽灯枯。到时候就算燕哀侯成仙,也见不到自己女儿的最后一面了。犹豫再三之后,才下定决心抱着这姑娘出来,让她父亲看上最后一眼。
    自己马上就要飞升,但是女儿也要在这个时候结束生命。一瞬间,燕哀侯的心中开始恍惚起来。随后,竟然不由自主的向着女儿那边走了过去。
    当时,燕哀侯头顶上的乌云已经密集的让人透不过气来。整个云团红的就好像鲜血一样,云团中心的紫色雷电已经隐隐冒出了头,随时随地都能向着燕哀侯劈下来。
    看到了燕哀侯的样子之后,顾人不停的向他大喊,指着首任大方师头顶上的云团,提醒他最后一重天劫还没有完。而这个时候的燕哀侯眼里只有那个伸出双手来,祈求自己的父亲能给她人生最后一个拥抱的女儿。
    就在燕哀侯一步一步向着自己女儿走过来的时候,这个姑娘的身体突然僵了一下。随后无力的趴在了他那位顾人的身上,燕哀侯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身上的生气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就差十几丈的距离之时,首任大方师的女儿终于没等继续撑下去……
    那姑娘生命终结的时候,一道巨大的、紫色天劫之雷从云团里面对着已经失神的燕哀侯倾泻了下来。当时的首任大方师眼里只有自己刚刚失去了生命的女儿,对这道天劫之雷没有任何的防备。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之后,燕哀侯的身体直接被这道天劫之雷打成了虚无。本来渡劫失败之后,魂魄强一点的会再如轮回。而魂魄弱的当时便跟着身体一起化为了虚无,用这个衡量标准的话,燕哀侯魂魄强大的有些过分了。
    虽然身体被最后一道天劫之雷毁掉,不过燕哀侯的魂魄好像肉身一样站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他的那位顾人满脸惊恐的神色,不停对着他这个首任大方师的魂魄喊叫着什么。但是这个魂魄却连一个字都听不见了……
    最后一道天劫之雷打下来之后,这次渡劫飞升便正式结束。不是是不是成功,都不会再有第十道天劫之雷劈下来了。趁着这个时候,那位顾人抱着姑娘的尸体,将那个只剩下魂魄的首任大方师引导了地下宫殿之内。
    这次渡劫失败,只是让燕哀侯毁掉了肉身。他的魂魄一直守在自己女儿的尸体旁,这一魂一尸待了一天一夜。最后还是那位顾人过来反复劝说,尸体现世太久会有损坏。这才终于说动了燕哀侯的魂魄,拖他将女儿的尸体送到她母亲的坟前,另立坟墓安葬。他自己的魂魄则躲在这地宫当中,不在和外人相见。
    不过顾人心中恼恨方士一门众人,没有当初的那次事故,也不会有现在的事情发生,当下并没有听从燕哀侯的安排。他给尸体做了防腐处理之后,便带着这位首任大方师燕哀侯女儿的尸体到了方士宗门。
    燕哀侯的这位顾人也和现任大方师的关系不错。当下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把这具尸体交到了大方师的手上。说明了燕哀侯渡劫失败,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没有肉身的魂魄。两件事情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当初炼丹是炸毁,伤到了首任大方师女儿引发起来的。
    最后,那位顾人假传了圣旨,说首任大方师燕哀侯的口谕。要求方士一门将他的你女儿厚葬,事情本来就是在方士一门当中引起的。现在‘首任大方师’竟然让他们来厚葬,这样他自然是求之不得。起码对首任大方师不起的心能稍微的缓解一点。
    大方师一边安排门下弟子寻一块风水宝地来安葬首任大方师的千金,一边在方士门中散播首任大方师燕哀侯已经羽化成仙的消息。最后,真正知道首任大方师没有羽化成仙,只是变成了一个孤零零魂魄的,只有当初燕哀侯的顾人,以及之后的历任大方师而已。
    犹豫燕哀侯变了魂魄,当初看护他女儿魂魄复原的重任便交给了他的顾人。
    那位顾人瞒着燕哀侯,将这件事也托付给了方士一门。经过推算之后,大方师算出来那姑娘的魂魄投胎到了什么地方。随后每一任大方师都要排出去亲信弟子,暗中看护这轮回多次的魂魄。怎么也要确保她不会幼年夭折,这样才有慢慢滋养魂魄的效果。这样的事情,当初徐福和广仁,还有现任大方师的首徒火山都曾经做过。
    后来还是徐福作为大方师的时候,通过别的渠道,才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缘由。
    听到广仁说完之后,吴勉和归不归都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这样的事情。就连那个泪眼婆娑的小任叁都止住了悲声,他都没有想到陪着自己在地宫里面住了那么多年的老头儿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听到广仁说到这里有了收口的意思之后,小任叁还有感兴趣的事情没有打听明白。当下开口对着广仁说道:“那个小姑娘的魂魄后来怎么样了?已经复原了吗?”
    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这个小任叁说道:“算起来,她已经轮回了十九次了。在上任大方师时期,她的魂魄便已经恢复到了正常。不过这件事已经成了历代大方师的规矩,就算恢复到了正常,后世也要继续的看护她。”
    听到广仁说到这里之后,吴勉突然从鼻孔里面发出了一个声音。随后对着现任大方师说道:“那么说来,当初在地宫你初见燕哀侯的时候,就知道他不是什么一丝仙魄。大方师,戏演的不错,你不去唱花旦真是屈了你这天赋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没等大方师回答。就见远处周珂的父亲在百十来名禁军的簇拥之下,走了过来。他手力捧着一封圣旨。看来今天这事终于有了结论。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