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古怪的祭拜

    听到归老大也撑不了多久的时候,归不归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磨磨唧唧的小喽啰。当下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归家老大的住处,扒开了堵在里面的众喽啰之后,看到自己这个后世子孙已经气若游丝,老家伙对着外面大叫了一声:“任叁,有尿吗?莱一泡救命……”
    当时小任叁和吴勉正赶到地宫下面,听不到归不归喊他。小家伙很是不情愿的过去,脱裤子掏出来自己的小家什,对着归来大的脑袋直接尿了出来。近年上山入伙的喽啰不知道这个撒尿小童的来历,见到这么作践大寨主。当下就要拔刀去砍这一老一小两个疯子。
    好在里面有山上的老人,见到不好马上按住了这几个愣头青。就在这个时候,已经几天没睁眼的归老大竟然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了小任叁之后,当下侧头躲过了小任叁的尿之后,嘴里喊道:“够了!任叁爷爷,省一点去救我们家老二……”
    “是他自己说够了啊”听到归老大的话之后,小任叁马上提上了自己的裤子。随后飞快的向着地宫那边跑了下去,归不归担心地宫里面有问天楼主的陷阱,当下指使铁猴子沙弥跟过去。
    “大师父,留住任叁爷爷。我门老二还要他去救……”看到了小任叁跑出去之后,归莱挣扎着坐了起来,看到了身边的归不归之后,急急忙忙的让他去叫小任叁回来。
    归莱是在归区死之前便陷入了昏迷,他还以为老二和自己一样被打成了重伤而已。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任叁就是去救老二了,你先躺下。老二的伤势比你要轻,等到他的伤好了,我让老二来看你。躺好了别动,刚才那一泡人参尿是续命不是治病……”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叫过来一个识字的喽啰。当着众人的面开了一副药方,好在现在山上今时不同往日。归家兄弟俩跟着燕哀侯学了一点炼制丹药的皮毛,差不多将城里的药铺都搬了过来。归不归开出药方之后不久,已经有喽啰开始忙乎起来煎药的事情了。一份汤药喝下去,才算是保住了归老大的性命。归不归在方子里面下了助眠的药物,归老大的身子本来就虚弱,这一碗汤药喝下去之后,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到归莱的性命保住之后,归不归这才算是送了口气。当下他把山上所有的喽啰都派了下去,只要有方士模样打扮的人要上山,不管他们用什么方法都要拦住这些人,同时想办法派人通知他。
    老家伙都安排完毕之后,看到归老大再没有什么大碍,这才一个人向着地宫里面走了过去。
    这时候,地宫里面的禁制已经解除。只是这里禁了多年,归家哥俩出事之后,众喽啰没有寨主的命令,也不敢私自下去。归不归刚刚走了一半的时候,便隐隐听到了下面小任叁嚎啕大哭的声音。
    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一路向下。刚刚走到了地宫里面之后,看到这里已经见不到当初富丽堂皇的样子。才几年没有下来,这里已经到处都是一副灰败的样子。
    归不归和燕哀侯本来就是同门,他知道这位首任大方师已经将这座地宫和自己连为了一体。现在地宫里面破败成了这个样子,正说明燕哀侯的魂魄已经烟消云散了。
    归不归转了一圈,最后在当初的那座大殿里面。看到了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他们俩正站在一个阵法的前面。吴勉一言不发的盯着面前的阵法,而小任叁还在不停的抽泣。看到了老家伙从后面赶过来之后,小家伙忍不住有大哭了起来。
    归不归走到近前的时候,本来还想劝慰小任叁几句,不过看到了地上的阵法之后,老家伙的注意力完全被这个阵法吸引过去了。
    看了一眼凑过来的归不归之后,吴勉指着阵法说道:“这种阵法我没有见过,不过看里面的阵胆,应该是固魂养魄的吧?”
    “不止那么简单,这里的事情比老人家我想象的有意思。”归不归的脸上流露出来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这个阵法是固魂养魄的没错,不过启用阵法要一个不大好消化的前提。需要另外一个人用自己的魂魄作为代价,来滋养阵法里面魂魄不全的人。说是滋养,其实也只是暂缓魂魄消亡的过程而已。”
    听到这里的时候,吴勉怔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还在怪笑的归不归之后,他再次说道:“整个地宫当中只有两个人,启用阵法来滋养燕哀侯魂魄的那个人,只有一个问天楼主了,是吧?他们俩好到舍弃自己的魂魄,来救另外一个人的程度了?”
    “刚才老人家我说了,这里的事情比想象的有意思。”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围着阵法转了一圈,随后说道:“看来燕哀侯和那位问天楼主也不简单,最后这几年,一直把楼主囚在这里。看着囚了自己多年这人的魂魄不行了,这位楼主竟然用自己的魂魄,去换自己仇人魂魄的周全。这事还真是不好理解……”
    说完之后,归不归又在大殿之中,漫无目地的随便转悠了起来。转到了一个角落里之后,发现了在地上的一堆麻纸烧完剩下的灰烬。拨开灰烬之后,发现了藏在下面的一个小小咒文。
    “过来看看这里,还有更有意思的东西。”当下,归不归转头冲着吴勉、小任叁的位置招了招手。将二人叫到身边的之后,指着藏在灰烬下面的咒文说道:“这个更有意思了,是送魂魄的往生咒。不过燕哀侯的魂魄已经魂飞魄散了。这样的往生咒更像是一种祭拜,起码也给自己一点安慰。你猜猜,这个往生咒是谁做的?”
    除了那位问天楼主之外,这地宫里面还能有谁?吴勉懒得回答这样的白痴问题。两个人带上了小任叁和沙弥,在这地宫里面走了一圈,看看能不能再找到什么有趣的东西。
    一路走下去,两个人甚至都找到了之前藏匿在这里的宝贝。都再没有看到什么异常的事务,归不归将藏在这里的宝贝都包在几个包袱里面。挂在了铁猴子的脖子上,既然燕哀侯已经不在了,这么这样的东西还是自己看着的好。
    看着在地宫里面再找不到什么异常的东西之后,两个人劝着小任叁止住了悲声,随后带着他从地宫里面走了出来。眼看着要走出来的时候,归不归眼尖,突然发现在最后一节台阶上,出来一双手掌印,掌印后面还有两个模模糊糊的印记。
    这印记是新的,应该留下也没有多久。刚才三个人匆匆忙忙的下去,都没有发现这个痕迹,现在回到上面。三个人都没有什么话。这才发现了这几个印记,当下归不归在傍边按着手印的姿势比划了一下。做出来的动作竟然是回身对着地宫里面跪拜……
    就在三个人在议论的时候,一个小喽啰突然探头探脚的走了过来。有些慌张的对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二位老神仙,山下面有十几个方士打扮的人正在上山。现在有几个兄弟已经在下面拦住了,他们让我上来请示二位老神仙,我们应该如何处置?”
    吴勉和归不归相互看了一眼之后,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们不到他们也不到,还需要有人给他们探路……”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