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席应真的耳光

    归不归回过头来的时候,见到那个老术士坐在一只大酒坛上面。这时候的席应真脸上看不到他往日那种游戏人间的洒脱已经全然不见,看着对面老家伙转回身的一瞬间,眼神当中还有一丝惊讶的时候。老术士哼了一声,开口说道:“术士爷爷出现在这里很奇怪吗?”
    “您老人家不出现在这里,那才叫奇怪呢。”归不归冲着老术士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早就猜到您和我们那位首任大方师有私交,刚刚还和他们小喽啰说来着,弄不好这几天会有顶尖的大修士过来拜望。这话还没凉,您老人家就到了。”
    “要不是被你骗的次数太多,刚才这话术士爷爷我就信了。”说话的时候,席应真从酒坛上面跳了下来。随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走,带术士爷爷去老方士平时待得地方转转,当年他说过要招待我来做客的。想不到直到这个老方士不在了,术士爷爷我才有功夫过来。”
    听到席应真要去地宫,当下归不归略微的迟疑了一下。老家伙之前一直在怀疑地宫里面还藏着燕哀侯的宝贝,只是一直瞒着他和吴勉,外面的那些方士和后面要来的大方师弄不好就是为了那宝贝来的。知道地宫瞒不住这个老家伙,索性还是装作大方一点的好。这个老术士真的看好了什么要抢要夺的,他和吴勉两个人也只能干瞪眼。
    不过好在席应真也不是铁板一块,在带路去地宫之前,归不归先将还在呼呼大睡的小任叁背在了身后。如果到时候老术士真的找到燕哀侯私藏的什么宝贝,直接就说是首任大方师留给小任叁的。怎么说他们俩也一期待了几百年,这点情分还是有的。加上席应真只看小任叁顺眼,这个小家伙的东西,他总是不好意思去抢的。
    归不归背着小任叁走在前面,一边走着一边陪着笑脸对身后的老术士说道:“知道燕哀侯没了,任叁这小家伙闹了好几天。现在这么老实,是老人家您使的手段吧?”
    “你们也是废物,这娃娃哭的嗓子都不脆了,你们就不知道想点办法?”在老术士的眼里,小任叁要比吴勉和归不归重要的多。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已经带着他到了地宫的入口。
    探头看了一眼深不见底的楼梯之后,老术士再次开口说道:“到底是一方的诸侯王,手笔就是大。当初老方士和术士爷爷说他住在一座地下宫殿里面,那个时候还以为就是一个大坟头。看着大小,还真的是一座地下宫殿。”
    再次听到这个老术士说到自己当年和燕哀侯的关系,这让归不归的好奇之心大盛。回头看了一眼席应真之后,老家伙开了一个头,迎着老术士将后面的话说出来:“老人家您和我们燕哀侯相识多年了吧?之前也听那位首任大方师提起过您,说能有您这样一个知己,也是他的一件幸事。”
    “知己?”听到了这两个字之后,老术士突然哈哈一阵大笑,随后对着已经走下楼梯的归不归说道:“那他没说一个嘴巴把术士爷爷打醒的事情吗?”跟着归不归一直往下走去,走了十几节楼梯,觉得有些无聊。当下顺着归不归的话头,见他和燕哀侯相识的经过说了出来。
    席应真和燕哀侯相识也有几百年了,年头长的老术士自己都忘了具体的时间。只记得那是自己刚刚出师,一连横扫了几家修道门派。自以为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时候。
    一天路过齐国的一座城镇的时候,老术士看到一个完全实体化的魂魄,大白天的站在一处大户人家门口门前。席应真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还有这样的魂魄,凭着他的修为,看到魂魄的一瞬间,竟然也恍惚了一下。第一眼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在看过去,才敢肯定面前这个是魂魄无疑。
    大白天能出现的魂魄也不稀奇,不过能让老术士打眼的就不是一般的事情了。当下老术士也不顾不得自己的事情,他隐住身形之后藏身在角落里面。看着这个魂魄到底像要干什么。
    这魂魄似乎也没有发现他,一直占了差不多两个时辰之后,这户人家里面突然隐隐传出来一阵婴儿啼哭的声音。听到了哭声之后,魂魄这才算松了口气,随后转身向着另外的方向走过去。
    原来这个魂魄是送亲人去投胎的,这样的事情虽然不多见,不过也不是没有。看到这里的时候,躲在暗处的席应真觉得自己这两个时辰有些冤枉。当下跟在魂魄的后面,一直走到了无人之处才将前面的魂魄叫住。
    本来席应真只是向稍微教训一下这个魂魄,出了自己傻等了两个时辰的闷气。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怎么样,对面的魂魄先对着他动手了。老术士当时只觉得眼前一花,魂魄竟然一巴掌将他扇的翻了个跟头。
    虽然是自己小看了这个魂魄,没有防备之下才被打了一个耳光,不过这也看出来面前的魂魄来历不凡。自打出世以来,大术士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当下他豁出去了,使出来全力对着魂魄扑了上去。
    想不到全力之下,吸引真还是吃了亏,被打的差点去和这个魂魄作伴。不过打人的魂魄见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除了席应真这号人物也是暗暗吃惊。就算现任大方师遇到这名术士,都不一定能在他身上讨得便宜。
    当下,魂魄主动先收了手,打听了席应真的来历。不过这个术士对自己的师承并不想多说,为了消除术士的疑虑,魂魄先自己介绍了自己,他就是方士一门的第一任大方师。不过后面的话是顺着方士门中流传下来的那个版本说的。他是大方师成仙之后留在世上的一缕仙魄,燕哀侯对席应真的来历很感兴趣,虽然他一直没说,不过首任大方师也没有勉强。临走之时,还给了席应真一个地址,让这个小术士到他的地宫中做客。
    就是那一次,将初出茅庐席应真的嚣张气焰打了回去。知道打自己的是方士门中首任大方师的仙魄,老术士也没觉得吃亏。只是觉得自己技艺未成,当下遍访天下名山大川,重新精炼了术法。不为别的,就为了有朝一日杀上方士宗门。那魂魄是神仙的仙魄,他不敢报复。不过这口气又出不来,当下只能去找方士们的晦气。也就是因为这个,最后竟然间接的成全了一个叫做徐福的方士。
    老术士说完之后,归不归才算是明白了他和燕哀侯的恩恩怨怨。后面的事情老家伙也参与其中,归不归当初想的不错,老术士一直藏身在京城当中,无意当中听说了皇宫里面发生的巨变。也听说那位正牌的问天楼主被广仁擒获,他当初在假问天楼里面混过。当下也想见识一下真问天楼主的样子。
    吴勉和归不归离开京城的当天晚上,他便潜入到了方士府邸。当时正赶上广仁在询问问天楼主,从他们二人的话里,老术士这才知道刚才教训过他的并不是什么仙魄,而且这位首任大方师的魂魄已经烟消云散。想起来当年和燕哀侯的种种遭遇,席应真这才决定到地宫里面,看看那位首任大方师住了几百年的地方。
    席应真说完的时候,恰好走到了地宫之中……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