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好奇心

    将大门重新管好之后,燕哀侯少有的盯着还在发抖的小任叁说道:“这是唯一的一次,再有下次的话,我不会救你。记住,不进去你还是人参,进去之后就什么都不是了……”
    刚才被那只满是血污的怪手抓住的一瞬间,小任叁便感觉到自己好像是遇到了蛇到底青蛙一样。身子僵直的连动都不会动,脑袋里面一直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在狂叫着:“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让我一个人来承受……说好的……不是这样的……”
    任叁从来没有这么恐惧过,当时他连哭的勇气都没有。除了在地上不停的颤抖之外,其余的他什么都做不了。最后还是燕哀侯将他抱到了其他的地方,就这样,小任叁竟然被吓的失语了三天。从这天之后,小家伙便坐下了病。再不敢一个人从这里经过,但凡首任大方师需要这附近的什么东西,都是他自己过来取。
    听完了小任叁的诉说之后,吴勉和归不归对了一下眼神。随后老家伙对着小任叁说道:“你就没问问里面到底是什么吗?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不打听清楚里面是什么,这就不是你的性格啊。”
    “那次的事情人参想都不敢再想,哪里还有胆子去问?”小任叁现在回想起来当初的遭遇,心里面都是一哆嗦。当下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归不归身后的那条通道,仿佛里面有什么专吃人参的妖魔会马上冲出来似的。
    看到从小任叁的嘴里没有问出来什么,当下,归不归不死心,还要继续问出来什么的时候。却被身后的老术士拦住:“管他里面是什么东西,一会术士爷爷就进去。连我的儿都敢吓,还把术士爷爷我放在眼里吗?”
    “你别去!”听到席应真要进去给他报仇,小任叁马上扯着嗓子拦住了老术士。他紧张兮兮的看着老术士,顿了一下之后,小家伙继续说道:“老头儿,你要是在里面有个三长两短的,可让人参怎么办?燕哀侯那个老头儿不在了。你要是再出个什么事情,以后有人欺负人参,谁能来给人参做主……别进去,你进去了,我们人参以后可指望谁……”
    说到这了这里的时候,小任叁的话里已经带出来了哭腔。看着席应真都跟着直擦眼泪,对着归不归说道:“看见了吗?这个小家伙还是跟我有感情的,这次就给我的儿面子。先放过里面的东西,不过这事不算完……”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老术士用术法将自己的话传到了大门之内。本来以为会在门内引起来什么反应,不过声音传进去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反应。当下席应真自己也皱起了眉头,这位当世术法第一人都想不到里面会是什么。
    本来席应真、归不归和吴勉都有进去一探究竟的心思,不过小任叁又哭又闹的拦着他们。老术士舍不得小任叁,当下替吴勉和归不归做主。他们三个人都不进去,小任叁这次作罢。
    当下,小任叁当起了半个地主,带着席应真在地宫里面到处转悠。趁着这一老一少走远,吴勉对着归不归低声说道:“老家伙,当初那个地方,我们俩都进去过,我记得里面都是兵俑,你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整个地宫都不对,哪止那么一个房间。”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左右不过是燕哀侯关的一个什么人,看着像是得罪了首任大方师。罪不致死,放出去又舍不得。这才把他关在这里的,上次我们进去的时候,那个人不是被囚死了,就是被燕哀侯放……”
    “你说的话,自己信吗?”没等老家伙说完,吴勉已经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看了一眼还在冲他呲牙的归不归,他继续说道:“得罪大方师应该给关在这里的那个人,现在正在和小任叁走在前面。除了他之外,我想不到还有人有这个资格。别和我说是问天楼主,他没有资格自己住一个单间。”
    “哈哈……”捂着嘴笑了几声之后,归不归再次对着吴勉说道:“有资格在这里混一个单间的,老人家我都想不到会是谁。其实也不用想那么多,其实法子很简单,想知道门里面是谁吗?很简单,推开门看一眼……”
    听到了老家伙的话之后,吴勉看了走出去很远的席应真和小任叁一眼,嘴里慢悠悠的说道:“前面那个老术士呢?你打算怎么瞒过他?”
    “为什么要瞒他?这么大的事情,老人家我压根就没想过瞒他。”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一旦里面真有什么收拾不了的局面,就靠他了。”
    吴勉知道老家伙想用席应真座挡箭牌,不过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也绕不过去。他斜着眼睛看了看归不归,只说了一句话:“如果里面发现了什么宝贝呢?”
    “那就说是燕哀侯留给小任叁的”这个问题,归不归在就想到,当下几乎脱口而出。冲着吴勉挤眉弄眼的笑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他们俩也在一起待了几百年,燕哀侯给小任叁留点东西不过分吧?你也看到这个老家伙拿任叁当亲生的,别说这里藏着的宝贝了。就算是小任叁要老术士的私货,他都不会犹豫。”
    看着归不归一副老子什么都想好了的样子,吴勉慢悠悠的说道:“那请人的事情,你也当仁不让了吧。我就在附近转悠,进去的时候,记得叫上我。”说完之后,吴勉已经转身向回走去。留下来脸色有些发苦的归不归。
    老家回本来打算他和吴勉一期去请那位老术士的,不过他想仗着的是吴勉的面子。当初这个白发男人扇了席应真一个嘴巴,老术士一直想找回来。这次用这个嘴巴当作诱饵请席应真出马,他八成会答应,反正最后成不成疼的也不是自己。想的本来挺好,不过现在这个白头发好像看破了自己的心计。
    吴勉不搭理他,老家伙只有自己想办法了。当下,他快步走到了前面那一老一少的身后,对着小任叁笑眯眯的说道:“小家伙,吴勉刚刚在大殿那边找到了一坛陈酿。刚才还问老人家我,要不要给你留半碗……”
    “半碗够谁喝的!哪?大殿是吗?”小任叁本来被燕哀侯的消亡和刚才的恐怖回忆弄的有点失神,现在从老家伙的嘴里听到吴勉找到了一坛陈酿。当下小家伙的大眼睛便瞪了起来,马上向着大殿的方向跑了过去。
    看到小任叁的身影消失之后,归不归正要陪着笑脸,请这个老术士回去查看的时候。没曾想老家伙先一步对着他说道:“跟术士爷爷回去看看吧,看看倒是是什么东西,敢吓唬我的儿。不把那个玩意儿揪出,爷爷这个术士就不做了!跟着你们去当方士。”
    “您这是要吓死广仁啊”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脸上突然多了一丝犹豫的神情,随后他扭扭捏捏的对着席应真说道:“术士爷爷,不是我不想去。您也知道,上次给我续上的那点术法,早就在皇宫内乱的时候消耗的差不多。您手头宽裕的话,这件事结束,您老人家多少再给我续点。”
    “差不多了?”席应真上下打量了归不归一眼之后,便说:“你以为术士爷爷的眼瞎了?你的术法不冒出来就不错了,还续?”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