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影子

    席应真心里也在好奇这地宫里面还能藏着什么东西,这里是燕哀侯的隐世之所,老术士实在想不到,当世还有什么人配首任大方师这样守在身边。
    不过像要开门看到里面是什么,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必须要解决。刚刚只是路过,小家伙的反应便那么大,真的让他知道这三个人要进去看看,还指不定要闹到什么地步。吴勉和归不归也到罢了,老术士可受不了这个娃娃又哭又闹的。
    最后还是之前席应真的法子。趁着小家伙不注意的时候,老术士再次对他用了昏睡的术法,不过将小任叁放在哪里老术士都不放心,当下还是他亲自抱着这个小家伙(在老术士看来,这世上没有什么他一八章解决不了的事情),带齐了归不归和吴勉,三个人一起回到了那条通道的入口处。
    探头看了一眼通道里面之后,老家伙拉着吴勉主动将最前面的位置让了出来。笑眯眯的对着燕哀侯说道:“由您老人家在,就没有我们俩走在前面的份。您别客气。我们俩在后面跟着就好。”
    “每次老家伙你都这么孝顺就好了”席应真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当下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抱着还在昏睡的小任叁。大踏步的向着通道里面走过去。本来吴勉还想从席应真的怀里,将小家伙抱回来。不过老术士没理会这茬,看了一眼已经伸过手来的吴勉,有带着一丝狂妄的语气说道:“给你术士爷爷我还不放心,我倒想看看,这世上还有什么能从我的手里将这娃娃抢过去的。”
    说话的时候,老术士已经迎着通道里面的两扇大门走了过去。片刻之后,他已经在站在了大门口。上下打量了一翻两扇大门之后,席应真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当下,他侧着身子站在大门前,伸出来空着的一只手按在右边那扇大门上。随着老术士用力,大门一点一点的打开。露出来里面一团漆黑的景象。
    在黑乎乎的房间里面,站立着百十来个一摸一样的陶制兵俑。但看这兵俑,还会以为这里是几百年前,那个诸侯王的墓葬。
    直到大门完全被打开,越没有看到里面有什么有一双血污之手的怪人。老术士也是艺高人胆大,只是看了一眼之后。便没事人一样的走了进去。后面的归不归和吴勉见到之后,也跟着走了进去。
    “老家伙,你看出来什么了吗”席应真在这里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大门前,对着正在探头到处乱看的归不归继续说道:“一点异常的气息都感觉不到,是不是这个小家伙记岔了?他把别的地方发生地事情记在这里了?”
    “没记岔。就是这里。”还没等归不归说话,进来之后便在大门附近转悠的吴勉开口说道:“这里关过人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只不过燕哀侯将这个痕迹抹掉了,可惜,抹的不是那么彻底……”
    吴勉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和席应真已经凑了过来。顺着那个白发男人的目光看过去,就见两扇大门的门框上,有三四道深浅不一的划痕,最深的一道划痕几乎将大门划透。这还不算,在外面看着两扇大门还没有什么,不过走进来之后。从里面来看这两扇大门有说不出来的别扭。
    不过依着吴勉的性子,也只能说这么多了。用眼白看了一眼已经走到他身边的归不归之后,说道:“继续,后面的事情你来说。”
    归不归早就习惯了吴勉的脾气,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大门的划伤之后。马上就明白出了什么事情:“两扇门都是理石,修补这些痕迹挺不容易的。我们那位首任大方师索性从里面将这两扇大门厚厚的抹掉了一层。”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随后他指着门上的划痕,继续说道:“当初这上面应该是刻着咒文什么的,现在已经都被抹掉了。大门里面这几道痕迹太深,如果全部抹掉的话就不剩下什么了。反正不知道里面藏过人的,也不会往这里来想。”
    听了老家伙的话之后,席应真在看过去还真的就是那么回事。看着老术士一本正经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看到没有,如果把这个划痕完全抹掉的话,这扇门也别要了。也真的难为我们那位首任大方师了,他当初可是一国的国君,什么时候做过这样的粗活?
    看到了大门里面的划痕真如吴勉说的一样,席应真这才回过身来,在这一百多兵俑堆里传来传去,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在里面穿梭了一阵之后,席应真一无所获的走了回来。看着吴勉和归不归二人说道:”那么现在关着的人呢?那些陶人术士爷爷我都看过了,里面都是空的,老方士没有把那个人藏在里面。“
    ”关着的也不一定就是人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开口说道:”当初燕哀侯带着我们来过这里,除非他把关在这里的人或者什么东西杀了或者放了。否则的话,就算考虑到小任叁会不会再回来住几天。我们那位首任大方师也不会轻易的把它换个地方藏起来。“
    席应真听老家伙说的有些绕口,当下皱着眉头对归不归说道:”那么说,吓唬我们家儿子的那个家伙还在这里了?哪呢?“
    归不归笑嘻嘻的点了点头,对着席应真说道:”只要没死,应该还在这里。“
    老术士归不归故弄玄虚的样子颇不以为然,哼了一声之后,说道:”跟术士爷爷猜谜语吗?以为你不是我就找不到?睁大你的眼睛看着……“
    说话的时候,席应真脚下的影子突然快速的向外扩张开。只是呼吸之间的功夫,他的影子已经铺在了整个房间里面。房间里面本来就暗。现在被影子平铺开之后,完全就是伸手不见五指。也就是这是这三个人的目力超凡,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也能视物。
    这样的术法属于术士一脉。吴勉别说见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就连归不归看到之后都有些错愕,不过老家伙毕竟多吃了几百年的咸盐。片刻之后,还是认出来了这术法的来历,当下忍不住自言自语的说道:”敢情术士爷爷不止会扇巴掌,以前还以为这镜中影是老家伙们编着骗小孩子的,原来还真有这样的术法……“
    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拍席应真的马屁,不过好歹老家伙也算知道这术法的出处。当下吴勉凑到了归不归的身边,低声对着他说道:”镜中影……不打算再说点什么吗?“
    ”后面的话都到嗓子眼了,你过不过来,都要说的。“冲着吴勉呲牙一笑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镜中影是控影之法,传说中是商灭周兴之时,一个商朝的宫廷修士创造的。当时周朝的军士屠戮鹿台,一个宫廷修士脚下的人影暴涨。一瞬间便遮云蔽日,大白天整个鹿台都变成了漆黑的一片。当时的周军凡是被影子遮盖住的,都变成了这修士的傀儡。而且他的影子好像没有边界一样,先是鹿台然后是大半个朝歌都在他的人影笼罩之下。随后这种术法惊动了天外天的神仙,怕这修士的影子覆盖整个凡间,断了他们的香火,才用天雷劈死了整个修士。“
    吴勉听了之后,讥笑了一声,看着归不归说道:”下次说故事的时候,把天帝也说进去,有名有姓的才有人信。“
    这句话刚刚说完,就听见一阵爆响,房间里面那一百多个兵俑同时炸成了粉末……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