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壁画当中的机关

    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吓了吴勉和归不归一跳,就在这爆炸声响起来的同时,已经铺在整个房间里面的影子瞬间缩回到了席应真的脚下。老术士小心翼翼的看了抱在怀里的小任叁一眼,见到刚才的爆炸声并没有惊扰到这个小家伙之后。席应真才抬头看了归不归一眼,开口说道:“术士爷爷给你一个机会,把吓唬我们家儿子的家伙找出来……”
    席应真说这话的时候,自己也在憋气,刚才他的影子渗入到了房间里面所有缝隙当中。本来以为这样就能发现类似密室之类所在的痕迹,没有想到就是这样都没有发现房间当中还有密室的迹象。
    看着满地兵俑爆炸之后的碎块。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席应真说道:“都这样了您还给机会,真是疼我……”说话的时候,绕过了满地的碎屑,手扶着墙壁在房间里面绕开了圈。
    围着房间转了两圈之后,老家伙还是没有一点发现。就在他打算再走一圈的时候,老术士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别折腾了,看来躲在这里面吓唬我们家儿子的家伙已经被老方士处理掉了。他那样的身份,一定会在魂飞魄散之前。把该处理的东西都处理掉的。”
    席应真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再次围着这房间开始第三圈。老家伙一边走一边笑眯眯的对着老术士说道:“兵俑您老人家已经检查完了,也不差这四面墙了。兴许这一趟的运气好。真发现什么也不一定……”
    这一圈走完之后,归不归并没有回到吴勉的身边,而是走到了满是兵俑碎屑的房间中心。站在这里原地转了一圈之后,突然看着吴勉对面的那堵墙笑了一声。随后再次走到了那面墙下,先是将耳朵贴在墙上,伸手敲了敲墙壁。
    看着归不归好像看到了什么,当下,吴勉和席应真两个人也凑了过来。老术士学着归不归的样子,将耳朵贴在墙上听了半晌之后。重新站好有些疑惑的对着还在敲墙地老家伙说道:“还听什么?实心的……”
    “我可没说墙后面有什么”归不归冲着席应真呲牙一笑之后,手里还是一下一下的敲打着墙壁。这个时候,吴勉已经发现了老家伙敲打墙壁的力度时大时小,他好像在根据墙壁的震动来随时变化自己敲击的力度。
    这时候的吴勉好像明白了什么。当下他走到了房间的中心,刚才归不归站的位置。从这里再看老家伙敲击的墙壁,第一眼他也没有看出来什么。不过当吴勉转头看向左右其他两面的墙壁时,终于看到了一点端倪……
    刚才老家伙扶着墙走了那三圈的时候,已经将对面三面墙擦干净很大的一块出来。归不归敲击的这面墙壁,颜色比左右两面相邻的墙面要深了一点。在墙壁面前还显不出来。不过站在远处一对比,经纬立即分明。之前他和归不归被燕哀侯带着来过这里一次,只不过那个时候,整个屋子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兵俑。被一百多的兵俑挡住了视线,别说吴勉了,就连归不归这只老狐狸都没有发现那面墙有什么不对的对方。
    这个时候。归不归的手上加了力道。随着他每一下的敲击,还有剥落的墙皮掉落下来。这一层墙皮掉下来的位置,露出来和旁边两面墙壁一摸一样的颜色。
    随着掉落下来的墙皮越来越多,竟然露出来一副藏在这层墙皮里面的壁画。看到这里的时候,吴勉心里已经开始吃惊,知道这面墙暗藏玄机已经不容易。现在竟然连藏在墙皮后面的壁画都能算出来,这个老家伙是怎么做到的?
    同样吃惊的还是老术士席应真,直到壁画露出来之后,他才明白刚才的问题是出在哪里了。整面墙壁都重新的涂了一遍,厚厚的墙皮盖住了里面可能是机关的缝隙,这就难怪为什么自己的影术查遍了整个房间。都没有找到机关的线索。
    壁画露出来大半之后,归不归终于停止了敲击墙壁。他使用腾空术飘在半空中,用手小心翼翼的将还没有掉下来的墙皮剥离。等到整面壁画都显露出来之后,归不归才轻飘飘的落到了地上。
    开始吴勉还以为墙壁上的壁画是画上去的,不过等到整面的壁画都显露出来之后,他才看出来壁画是刻在墙壁上的,然后在刻出来的痕迹上加了好像鲜血一样红的油彩。
    “归不归,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席应真看到那面墙壁上的变化之后,很是差异的看着面前的老家伙。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要不是知道老方士这一手差不多是防着你的,术士爷爷我都以为墙上的机关就是你做的。”
    “我也就是运气好”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他一边抬头看着整副壁画。一边继续对着老术士说道:“怎么说大家以前都是混方士的,方士门里面的东西都是他传下来的。真的要设个什么机关,万变不离其宗还是那些。”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换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这个屋子里面本来是关着什么‘人’的,就算那‘人’不在了。依着我们首任大方师的性子,平白无故的把这里当作库房用,那百十来个兵俑,多少有点画蛇添足了。既然您老人家都把兵俑炸干净,那我就只有从别的地方找了……”
    听到是自己刚才炸了兵俑,才成全了这个老家伙之后。席应真有些不甘心的撇了撇嘴,随后说道:“下次在看出来什么早点说,就像现在这样,墙上这画是机关吧?别让术士爷爷我开口。你先把机关打开。咱们看看老方士忙乎了这些,为了藏什么东西?”
    席应真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一直在抬头盯着头顶上的图画。上面画着(刻着)一副风景画,一片连绵不绝的高山上面,有一只好像仙鹤一样的仙鸟在高山上空盘旋着。
    归不归对壁画的画风并不敢兴趣,当下他小心翼翼的用指甲挑了一点描进雕刻痕迹里面的‘油彩’。凑到鼻子下面闻了一下,随后皱着眉头回身对着席应真和吴勉说道:“是血,这么长的时间,血迹的颜色都没变。还存有血腥之气。应该是妖血没错了,这么大的一副壁画,最少也要两只妖怪来放血。”
    确定了是妖血无疑之后。归不归再次腾空而起。在半空中一点一点的看着面前的壁画,他只看雕刻的痕迹,过了半晌才将整副的壁画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这一遍归不归找出来几个可疑的地方,随后又重新的看了一遍那几处可疑之处。可惜这一遍看完之后,却让这几处位置摆脱了嫌疑。
    随后,老家伙向后退了五六丈远,从远处再次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壁画。看了半晌之后,他好像终于看出来了什么门道。当下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回到了壁画之前。伸出来手指对着那只正在高山上面盘旋的仙鸟点了下去……
    就在归不归点中那只仙鸟的一瞬间,整个房间里面突然响起来一声鸟叫的长鸣。随着这声鸟叫,从群山壁画当中传来一阵“嘎叭嘎叭”的声音,随后壁画中的群山当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缝隙。这道缝隙开始慢慢的分来,片刻之后,整面墙壁向着两边分开,露出来里面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