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暗门之下

    归不归每喷出去一口鲜血,对面鬼脸的颜色便淡了一分。聻本来就是近乎透明的,等到老家伙十几口鲜血喷出来之后,一声尖历的声音响了起来,听着好像是屠户在牛羊的脖子上隔了最后一刀。冷不丁听到的时候让人不寒而栗。
    这一声尖叫之后,归不归面前的鬼脸好像化了的油脂一般。滴滴答答的融化了一地,这个时候,脸色惨白的归不归才擦了擦嘴角的血水。回头对着席应真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泽团可理了趴?”
    老术士没有听清归不归说的什么,当下瞪着眼睛对老家伙说道:“说人话,别想用你们家乡话骂街!”
    归不归气的一跺脚,舌尖疼的他心里一抽一抽的。缓了半天之后,他舌尖的伤口复原,才一字一句的对着席应真说道:“这算可以了吧?”
    老术士这才听明白归不归说的是什么,看着已经化成一滩血水的鬼脸聻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你说说你自己,一句话都说不清楚。好了,继续往前走吧。别说术士爷爷没提醒你们俩,这个聻只是刚刚开始,老方士在这里安排了一道小菜。烤全羊这样的大菜还在后面……”
    说话的时候,席应真抱着小任叁绕过了满地的血水之后,继续往前走去。不过这次老术士再向前走的时候,明显的加了小心。
    看着席应真走出去了几丈之后,吴勉对着脸色还有些纠结的归不归说道:“刚才的就是聻?不是说人死之后变鬼,鬼亡之后成聻吗?鬼还是人形,再变成聻就成怪物了?”
    “聻也是人形,不过是它自己变化之后,又被老术士定住了身形,变不回去了而已。”归不归舌尖的伤势虽然已经痊愈,不过想起来刚才舌尖咬伤之后的疼痛。老家伙心里还是一抽一抽的,看着席应真走远了之后,它又继续低声对着吴勉说道:“不过刚才也是有惊无险,要不是你那个火球。弄不好这个老术士还要多多少少的手忙脚乱一下,吃亏虽然不至于,吓一跳是免不了的。可惜了……”
    最后三个字士归不归脱口而出脱口而出的,这三个字出口的一刹那,老家伙猛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直到看见前面那个老术士似乎没有听到之后,归不归才算是送了口气。
    继续往前又走了百十来丈之后,他们三个人终于走到了尽头。除了刚才的那只聻之外,再没有遇到别的什么妖魔鬼怪。尽头又是一个两扇石头大门,远远的看见了石头大门之后。老家伙便一缩脖子,随后蹑手蹑脚的藏在角落理。
    几乎就在老家伙藏好之后的同时,席应真突然回头说道:“老家伙,术士爷爷再给你两条路——你自己选了第三条路……”说到一半的时候,老术士已经发现了归不归没了踪影。身后只有一个吴勉,老术士也没打算从这个白发男人的嘴里问出来归不归的下落。
    讥笑着哼了一声之后,老术士再次回身面对着两扇大门。随后,席应真没有丝毫的犹豫,抬腿便向着紧闭的大门那边走了过去。就在老术士抬腿的一瞬间,两扇理石大门猛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开。席应真的步伐没有丝毫的停顿,两扇大门打开的同时,他已经走到了门内。
    这个时候,归不归从藏身的地方冒了出来。远远的对着席应真说道:“术士爷爷,您老人家也真是太客气了。这样都粗活您说句话就行,怎么您还自己开门了。下次咱们不许这个客气啊。”
    假模假样客气的时候,老家伙看到席应真进去之后,没有任何异常的事情发生。当下他的胆子才算是大了起来,随后和吴勉一起快步跟着席应真走进了门内。
    大门里面好像是一个待客的房间,这里面有一张草席铺在地上。草席两侧摆着饮酒的器具,看着应该是燕哀侯陪着什么人在这席地而坐,饮酒聊天的。
    席应真过来查看了铺在地上的草席,看了一眼没有发现什么怪事和机关之后。老术士将怀里抱着的小任叁,小心翼翼的放到了草席之上,嘴里说道:“到底是方士的头,对自己就是大方。一般人家有个一根两根的万春草都要当作祥瑞进贡给天子,你用这个编席子,就算是当初酒池肉林里面的纣王,都没有这个手笔。方士还真是有钱,怎么当年我就没想去当方士呢……”
    万春草是世间少见的一种吉物,这种草长成之后便终年翠绿。虽然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效用,不过自古以来但凡出现过万年草,都是进贡给诸侯王。不过每次也只是听说某地某人进贡万年草一颗两颗,几百年来进贡的万年草加在一起,都未必比这卷席子要多。
    草席旁边的酒器也是难得一件的精美之物,整套酒器都是用无暇美玉打造而成。只不过两只酒爵的玉质一块温透,另外一块极寒,用这样的酒器饮酒能同时品尝到一温一凉两种极致。席应真看着还在熟睡的小任叁,随后脱下来自己的大衣,将整组的酒器都包裹在了里面。
    老术士正忙着将酒具顺走的时候,吴勉和归不归已经围着这个房间转了一圈。除了小任叁躺在上面的草席之外,房间里面还有一个温玉打造的卧榻。卧榻的不远处摆放着一张小小的棋卓,上面胡乱的散落着几十颗黑白玉石打造的棋子。
    “老家伙,这里又算是什么?不是说里面会有怪物吗?照现在看过来,看着可不像。”将藏着酒器的包袱放在小任叁的身边之后,席应真对着背着手在这里转悠的归不归继续说道:“还是说这里藏着什么宝贝,老方士找了人来看守。那个看守没事的时候吓唬吓唬我们家孩子,老方士那边有空了,再下来和这个人叙谈叙谈。”
    “这个还真的不好说”归不归回头冲着席应真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想知道这里是什么也简单,继续往下走。看到那个家伙之后,便什么都知道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他人已经走到了席应真和还在熟睡的小任叁身边。随后将小任叁和装着酒器的包裹从万年草席上面挪了下来,随后,老家伙一脚将这个大了点的草席踢开。露出来藏在席子下面的一个暗门……
    “这里面的摆设不是石头就是玉的,不尴不尬的弄这么一张席子摆在这里。”看到了正如自己所料的那样,暗门就藏在这张席子地下之后。归不归臭显摆的老毛病又犯了。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已经开始斜眼看他的席应真说道:“我就说燕哀侯的品味不会这么差,他是首任大方师,吃过见过的主儿,又不是什么两三个人的小门小派。眼光不可能那么——术士爷爷,我可没说您……”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席应真古怪的笑了一声,随后将小任叁抱在自己的怀里。随后让老激活将他顺走的酒器带上,看着归不归一切都办妥之后,席应真指着地面的暗门说道:“老家伙,这次你先下去,提术士爷爷打个前站。”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知道又是自己的嘴巴惹了祸。不过有老术士压住阵脚,加上自己还有一大半的术法,应该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当下只能硬着头皮,打开了地面上的暗门。露出来里面一个深不见底的窟窿。
    探头看了一眼窟窿里面之后,归不归苦着脸对席应真说道:“术士爷爷,还麻烦您……”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老术士已经怪笑了一声,说道:“没问题,术士爷爷我帮你下去。”这句话还没有说完,老术士已经一脚将归不归从暗门踹了下去。随着老家活的一声惨叫。席应真已经将暗门管好,对着下面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说得对,两三个人的小门小派就是没见过市面。”
    最后一个字落地的时候,俺们下面传来了一声野兽一般的嚎叫……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