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拖油瓶

    随着这一声嚎叫,被席应真抱在怀里的小任叁突然睁开了眼睛。小家伙满脸惊恐的看着席应真,反应过来抱着他的是老术士之后。小任叁颤着声音说道:“老头儿,刚才我做梦了。梦见老不死的这次真的死了,就是被那个要抓我的妖怪弄死的,大卸八块下水流了一地。老不死的人呢?我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听了小任叁的话之后,吴勉瞬间打开了暗门。随后看也不看直接从顺着那个深不见底的窟窿跳了进去,小家伙被吴勉的这个举动吓了一跳。随即迷迷糊糊看着也有些愣神的席应真说道:“他这是怎么了?听到老不死被大卸八块高兴的?不对啊,老头,这里是哪?怎么看着眼熟,好像就是老不死的被大卸八块的地方……”
    这个时候,席应真的脸上也微微的变了一下。虽然归不归的生死他并不放在欣赏,不过也不想这么一个人物因为自己而稀里糊涂的丢掉性命。当下,老术士犹豫了一下之后,指着自己过来的大门,对着小任叁说道:“娃儿,你顺着这两扇门出去,一直走就能走出去。别怕,这条路老头儿替你清出来了。你先出去等着,老头儿下去把那两个愣头青带上来。”
    “这里就是那扇门里面吧?”看到老术士默不作声,算是默认了之后,小任叁直接从席应真的怀里跳了下来。怯生生的带着哭腔说道:“人参说了不让你们来,你们这几头犟驴偏要来。完了,刚才人参做的梦是预兆……”
    还没等小任叁说完,席应真的脸色已经沉了下去。当下他将小家伙再次抱了起来,随后向着暗门里面那个深不见底的窟窿纵身跳了下去。本来老术士还想着要小任叁自己回到地宫里面,不过他实在是不放心这个哭哭闹闹的人参精灵。最后还是抱着这个小家伙一起跳了下去,这倒不是席应真豁出去了。这个老术士心里明白,在陆地上能把他怎么样的人,真的已经没有了。
    当下,在小任叁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之中席应真落了地。稳稳的站住之后,他怀里的小家伙才算明白过来。当下小任叁战战兢兢的从他身上滑了下来,小家伙拽着老术士的裤腿,哆哆嗦嗦的说道:“老头儿,你说那俩还活着吗?他俩可千万别出事。你别看吴勉两句话里面有两句半是噎人的,不过他对人参挺好。每次那个老不死的要欺负人参的时候,都是他给人参做主。
    还有那个老不死的,他除了嘴贱之外之外也没什么坏心眼。还有那个酿酒的手艺,以前忘了让他把这个手艺传下来。这个手艺没传下来之后,老不死的可千万不能死啊……”
    “娃儿,他们俩没死,都好好的活着呢。”席应真受不了小任叁这哭哭啼啼的语调,哄了他一句之后,这位老术士继续开口说道:“你看看这里,一点血迹和使用术法拼斗的痕迹都没有。两个人应该是一跳下来就躲起来了,你放心,两个人比猴子都灵。这个时候指不定藏在哪里,等着术士爷爷给他们擦干净了屁股之后再出来。”
    小任叁听了老术士的话之后,眨巴眨巴他的大眼睛。席应真说的还有几分道理,既然周围没有血迹也没有打斗的痕迹,那么那个不要脸得老不死的还不一定拉着吴勉躲到哪里去了。小家伙都能想到这里被席应真清理干净之后,老不死的归不归嬉皮笑脸拉着吴勉从躲藏得地方走出来,对着席应真说的第一句话:术士爷爷,这怎么话说的?我们俩在这里转了一圈,什么都没有找到。结果您老人家得运气好,都被您老人家解决掉了。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喊我一声,这样的力气活还是我们来干得好。
    想到这里,小任叁多少安心了一点。不过心里还是对之前抓住他那只怪手的主任很是惊恐,当下,小家伙轻轻的拽着席应真的裤脚。跟着这个老术士慢慢的向着面前的道路走过去。
    现在两个人的所在之地,和头顶上的地宫天壤之别。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溶洞,头顶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还滴着水滴的钟乳石笋。有几个石笋眼看着就要垂直到地面。远处隐隐有流水的声音,有水流就有出路。当下这一老一少两个人,顺着水声走了过去。
    整个地宫下面都是冈石岩,小任叁的土遁之法不能穿破冈石岩层。只能拽着老术士的裤脚,慢慢的向着前面走去。
    由于带着一个拖油瓶,席应真走的小心翼翼,生怕有什么怪物凭空出现,再伤到他这块心头肉。两个人走了百十来丈远之后,终于出离了那块钟乳石群,面前出现了一条地下河道。
    地下河足足有七八丈宽,很难想象在地下会有这么宽阔的河流。这一路走来的途中,席应真已经开始探查周围的气息。不过非但没有感觉到这里有什么异常的气息,就连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凭着老术士的本事,竟然都察觉不到他们二人的气息。这样的情况只有两个,他们俩不是死了,就是闭住了各自的气息,藏在远处的某个角落里。
    吴勉、归不归两个人跳下来的时间并不长,按理来说,两个人都不大可能已经穿过了这条河流。席应真看了周围一眼,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就在他拉着小任叁准备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那个小家伙的一声惊叫,随后就见两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在河对岸一晃而过。
    两个人影的速度快的惊人,虽然没有看到人影的正脸。不过从背影来看,极像是吴勉和归不归二人。看着两个人的动作,好像是在追捕什么人。
    如果不是担心身边的小任叁,看到人影的同时,席应真已经瞬间到了两个人的身边。现在老术士只能带着小家伙渡河,到对岸去查看那两个人的下落了。
    席应真走到河边之后,将小任叁扛在肩头,最后迈步走在了水面之上。凭着老术士陆上术法第一人的称号,踩着水面走到对岸去,他连鞋底都不会沾水。
    片刻之后,席应真扛着小任叁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河水中间。就在他迈步继续往前走的时候,老术士突然冷笑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敢来惊扰术士爷爷的孤魂野鬼,也有几百年不见了。不过你想再死一次的话,术士爷爷就成全你们。”
    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老术士突然抬脚在水面种跺了一下。随后就见以席应真为中心,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水纹。水纹瞬间变成波浪。快速的向着四外大了出去,但凡是这道波浪经过的位置,都有数个被震晕的水鬼直挺挺的飘在水面上。等到那一圈波浪彻底消失之后,浮在水面上的水鬼密密麻麻少说也有百十来个。
    看着藏在河水里面的水鬼几乎都漂起来之后,席应真冷笑了一声,随后三两步便到了对岸。当下,老术士继续扛着还在哆嗦个不停的小任叁,向着刚才两个一晃而过的人影方向走去。
    走到两个人影消失的位置,席应真带着小任叁来来回回的走了几趟。老术士一直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两个人面前几丈的位置,突然又响起来一阵野兽的嘶吼之声…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