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乱葬

    老术士对突如其来的吼叫声准备不足,他条件反射的将小任叁护在了身后。眼睛紧紧盯着发出吼叫声的位置,以席应真这样的道行,竟然都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异常的东西。
    不过一声嘶吼之后,这里便再次恢复了寂静。席应真本来打算凑过去看一眼,就算真的是妖王现身,凭着他的术法也有带着小任叁全身而退的本事。
    不过小任叁那边不干了,小家伙死死的揪住他的裤脚,说什么都不让老术士过去:“老头儿,人参知道你有本事。不过万里要是有个一呢?你们几个都是不死之身,我们人参可不是啊。你过去的时候,又什么妖怪再把人参抓走了。等你在看见人参的时候,可能就剩一碗汤了。老头儿,你可不能抛下人参不管啊……”
    看着任叁眼泪婆娑的样子,席应真的心肠顿时软了下来。当下将小家伙抱了起来,正想说几句安慰话的时候,他脚下的地面突然塌陷,老术士冷冷的笑了一声,随后他的身子腾空而起,漂浮在半空当中。眼睛紧紧的盯着还在颤抖个不停的地面。
    刚才发出嚎叫之声的地面突然塌陷,露出来里面一个散发着寒气的地穴。片刻之后,从坍塌的地穴当中传出来有人在呻吟的声音。呻吟当中又带着哭声,当中又掺杂着自言自语说话的声音。听着好像是一个极度失意的人在不停的诉说着他前半生的不幸……
    一直等到地面的抖动彻底停止之后,席应真才抱着小任叁稳稳的落到了地上。老术士将小家伙放了下来,让他藏在自己的身后。随后席应真站在塌陷的地穴旁边,对着里面那个喃喃自语的声音说道“装神弄鬼的朋友,术士席应真在此。不打算上来见一面吗?”
    老术士的话刚刚说完,下面的声音突然暴躁了起来。喃喃低沉的呻吟之声瞬间变成了野兽一般的怒吼,和刚才那一声嘶吼一摸一样。
    “这就算是邀请我下去,是吧?”说话的时候,席应真回身抱起来小任叁。他的身体突然现出来一层淡黄色的光芒,这光芒好像盔甲一样,将他和小任叁紧紧的笼罩在里面。
    光芒出现的同时,老术士对着地穴路面甩了甩手,他的掌心窜出来一个鸡蛋大小,散发着蓝色光芒的火球顺着地穴口被丢了进去。这火球被丢进去的一瞬间。地穴里面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随后一阵浓浓的烟雾伴随着一阵惨叫之声,从地穴里面冒了出来。
    就在冒出来的烟雾正浓的时候,抱着小任叁的席应真顺着地穴口跳了下去。这一老一小落地之后,由于四外都被浓烈的烟雾遮挡住了视线。两个人完全看不到四周的景象,不过还是能清晰的听到那野兽一般的嘶吼声在远处响起来。
    由于被席应真身上淡黄色的光芒笼罩住,小任叁并没有被周围烟雾呛到的感觉。不过小家伙还是被远处的吼叫声吓得不住在发抖,看着自己的心头肉这么害怕。老术士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当下,席应真对着烟雾最浓烈的地方,一口气喷了出去。
    他喷出来的这口气好像是旋风一样,将地穴里面的烟雾顺着上面的入口抽离了出去。他们周围的烟雾开始慢慢变淡,周围的静物也开始越来越清晰起来。这个时候,老术士才发现是自己刚刚丢下来的火球落在了一盆不知道什么油脂里面。这浓烟正是油脂燃烧之后散发出来的,当下,席应真挥舞衣袖熄灭了火球,那浓烈都有了质感的雾气才算是从根源消除。这个时候,这一老一少才有心思仔细看看他们俩的所在位置。
    这里面好像是一个被废弃的矿坑,席应真和小任叁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到处都是乱石和泥沙的通道。这里面还有明显被人开采过的痕迹,老术士捡起来地上的一块石头。仔细看了一眼之后,将这块石头递给了被他抱着的小任叁,说道“娃儿,见识一下,这个就是铁矿石。市面上的那些铁器都是它打造出来的。”
    小任叁除了美酒美食之外,对别的都不怎么感兴趣。加上他还在极度的惊恐当中,看了一眼之后,便将手里的石块丢到。随后,在席应真的耳边说道:“老头儿,别管什么铁矿铜矿了。去找吴勉和那个老不死的,找着那俩犟驴之后,咱们就回去。人参可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太怕人了……”
    “有老头儿在,娃儿你不用怕。咱们现在就去找那两头犟驴。”安慰了小任叁两句之后,席应真向着面前还在不断发出嚎叫声的位置走了过去。那个不停嘶吼的声音明显感到了有一个强大的修士在向他靠近,随着老术士和小任叁的靠近,嚎叫的声音也开始越来越惨烈、密集。
    席应真一路走过去,大概走了一百丈之后,面前的坑道突然出现了一个分叉路口。本来老术士还想顺着那声音走过去,不过没有想到的是,两个分岔路都有那嘶吼的声音传出来。
    站在路口听了半天之后,席应真也没有听出来那个声音到底从哪里传出来的。最后,老术士冷笑了一声之后,抱着小任叁向着左边的一条岔路走了进去。
    两个人似乎是走对了路,进到岔路之后,随着不断的前进,前面野兽的嘶吼声听的也是越来越清晰。似乎只要是从这里走出去,便能看到一只叫声不停的野兽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怪物。
    继续往前走了五六十丈之后,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亮点。看样子这段路的尽头光源,走到尽头之后,那边不是有什么火把之类的光源,就是直接从这矿道走了出去。
    随着光亮的出现,空气当中也出现了一缕淡淡的香气。小任叁是人参的精灵,对这香气要比席应真敏感的多。当下,小家伙使劲的抽了抽鼻子,随后对着席应真说道:“老头儿,你闻到这股香气了吗?闻着像是花香,不过这地底下,怎么可能还有这样的花香?”
    听了小任叁的话之后,席应真才反应过来空气中有这样一缕香气。不过仔细的辨别了一下香气之后,老术士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对着小任叁继续说道:“这可不是什么花香……”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术士停下了脚步。看他的样子是在犹豫是不是要继续往前走,不过片刻之后,席应真还是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继续向着前面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对着小任叁说道:“娃儿,一会不管看到什么都别害怕。老头儿教你个乖,这股香气是为了掩盖其他味道的。”
    小任叁本来就非常机灵,听到了老术士的话之后,马上便明白他直的是什么。当下小家伙也不在说话,有些惊恐的看着那个越走越近的光亮。
    犹豫担心这段路会有突然窜出来的怪物,老术士并没有术法加快步伐。走了半晌之后,终于走到了这段岔路的尽头。但他们俩走出来的一瞬间,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小任叁差点将肚子里存的东西一股脑的都吐了出来。
    这里哪里是什么出口,分明就是乱葬岗。这里横七竖八的扔了百事来具尸体,尸臭的味道被浓烈的香气掩盖住。不过怪异的是,这些人已经死了很多年,不过身上的皮肉却没有腐烂,还是保持着刚刚死亡的模样。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