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混沌

    看到了燕哀侯的一瞬间,席应真和小任叁二人惊诧的程度无以复加。小家伙看清了那个人的相貌之后,犹豫了半天是不是应该扑过去。不过看着现在的燕哀侯癫狂的样子,小家伙还是选择躲在了老术士的身后。
    “你为什么要骗我!”‘燕哀侯’好像将席应真认成了别人,对着他大声吼道:“当初你不是这么说的!不应该这是怎样的!”
    眼看着对面的‘燕哀侯’还在发狂一样的吼叫着,老术士终于看出来了端倪。他将向后退了一步,眼睛盯着面前这人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是老方士,不过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老方士……”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背后的矿洞入口处突然发出一阵异响。小任叁回头的时候。便看到一身血污的吴勉和归不归从那里露了头。两边的人看到对方之后都是一愣,老家伙看到了席应真那边被融化的洞口之后,顿时明白了老术士和小任叁是怎么到的这里。当时回头冲着身边的白发男人说道:“怎么样?老人家我就说他们走的另外一条路吧?本来跟着走一遍就好……”
    吴勉翻着眼皮看了看归不归。用他那特有的语调说道:“那你可以回头再走一边,我在这里等着,看你从洞里走出来的样子。”
    一天没有彻底解开身体的封印。归不归便一天不敢得罪吴勉。不过老家伙心里还是憋屈,他们俩这一路走过来,竟然耗费了他的将近一半的术法。本来按着归不归的判断,选的是席应真和任叁走的那条岔路。不过吴勉说那条路看着不顺眼,一定要走另外的这条路。这一路走来,消息机关就没有断过。眼看着要走到这里的时候,还遇到了两个被作为傀儡的大妖。那种傀儡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最后还是废了两颗储天珠里面的术法,才算是侥幸的赶到了这里。
    “你们俩藏的好,术士爷爷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你们。”看到了吴勉和归不归出现之后,席应真冷冷的哼了一声,随后让躲在他身后的小任叁去他们二人那边。眼前这个‘席应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以防万一之下,还是将小任叁跟着吴勉两个人的好。
    当小任叁跑过去之后,对着吴勉和归不归二人说道:“你们自己说,把人参扔给老头儿之后,自己去哪里逍遥快活了?”
    “逍遥快活?”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归不归和吴勉脚前脚后的从暗门跳下来之后。吴勉下来之后便被归不归拉到了一边,随后听了老家伙的意见,两个人便挂靠在两个巨大的钟乳石笋上面。他们都屏住了自己气息,从席应真和小任叁下来走远之后,两个人便一直在后面远远的跟随。
    后来看到席应真带着任叁跳进了坑道,两个人也在后面跟随。直到后面跟错了方向。两个人可以说是豁出命去,才走到这里的。
    这个时候,吴勉和归不归已经开始向着席应真那边靠了过去。看到了对面那个癫狂版的燕哀侯之后,他们两个人也是异常的吃惊。面前的这人身上散发的正是燕哀侯的气息,面容也和首任大方师一摸一样。不过把这个疯子和燕哀侯又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吴勉接触到的典籍当中,没有类似这样事情的记载。不过身边的归不归怎么说也多吃了几百年的咸盐。没过多久,老家伙便看出来了门道。他对着面前的席应真说道:“术士爷爷,这个就是燕哀侯留下来混沌吧?以前都是听说的。想不到我也有能见到混沌的这一天。”
    关于混沌的记载,在方士的典籍中有很多种解释。当初开天辟地之时的污浊之气也可以说是混沌,只是不知道怎么能和面前这‘燕哀侯’扯上关系。
    “难得老家伙你还能认出来”席应真说话的时候,眼睛还在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燕哀侯’。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别说是你了,就连术士爷爷我刚刚看到都不敢认。不过混沌就是混沌,虽然相貌和气息都一样。但还是没有办法和老方士的魂魄相比的。”
    听到两个老家伙一直都是在自说自话,一直没有解释什么是混沌的意思。当下吴勉忍不住对着他们两个人说道:“你们俩说的那么开心,是不是说出来让我也高兴一下?”
    “混沌就是修士在渡劫之后留下的产物”归不归不敢得罪吴勉。当下开口向他解释道:“说是混沌就是凡人成仙之后留下的魂魄糟粕,成仙和天地初开的时候差不多。都是清气上升为仙,浊气下沉成为了混沌。只不过凡人成仙之后留下的混沌,片刻之后便会烟消云散。就算渡劫失败了,混沌也会跟着魂魄一起消失。像这样的混沌能存活这么长时间的,本体的魂魄都没有了,混沌还能留在世上的,老人家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到。”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距离席应真身后五六丈的位置。还想要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却被席应真叫停:“你们俩就站在那里吧,看着我的儿……”
    说到这里的时候,混沌突然一声低吼打断了老术士的话。等到这一嗓子喊完。席应真才重新的说道:“正常来说,这馄饨在老方士渡劫失败的时候,已经应该消失了。就算他挺过了那一劫。老方士魂飞魄散的时候,他也应该跟着一起消失的。能连续躲过两次大劫。这个混沌还真是不能小看……”
    说到这里的时候,席应真对着还在不停吼叫的混沌说道:“是谁把你关在这里的?是另外一个你吗?他走之前对你说了什么了?”
    听到面前这个老头子说到另外一个自己的时候。混沌的身子突然猛烈的颤抖了一下。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事情,跪在地上身子卷缩成了一团,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他骗我……为什么要骗我……我就是他。为什么把我分离出来……还要关在这里……为什么要骗我……”
    虽然明知道八成问不出来什么答案,不过老术士还是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说道:“老家伙,你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柔声对着燕哀侯模样的混沌说道:“他是怎么骗你的?你对这个白胡子老头说。我们一起帮你。只要你都说出来,就把另外一个你抓起来,我们帮你一起凑他好不好?”
    “他就是我。不能动他。”听了老家伙的话之后,混沌多少恢复了点正常。顿了一下之后,他冲着归不归傻笑了一声。随后说道:“这样,你们帮我把另外一个我抓起来。然后把他关在这里,当初他把我关了多久。我就在把他关多久,一刻也不能少。”
    看到混沌恢复了点正常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好,你说他怎么骗的你。说完了我们就是抓另外一个你自己。”
    混沌还是有些神志不清,他啰哩啰嗦的说了一大堆。归不归重新将他的话理顺之后,得到了这样一个故事:
    当初燕哀侯渡劫失败之后肉身粉碎,魂魄也一分为二变成了两个。混沌本来就是燕哀侯的魂魄糟粕,也算是一种恶的象征。本来燕哀侯想要直接解决掉他的,不过看着另外一个自己就是下不了手。作为恶的混沌在燕哀侯渡劫失败半年后的一天,这个混沌终于给本体魂魄惹下了大祸。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