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几百年的囚禁

    地宫深处有一处矿脉,当初在这里地宫打造之前,便已经有人在这里开矿。燕哀侯在矿脉与地宫之间加了禁制,除非有大修士扛着锄头在里面开矿,否则不会有人发现铁矿上面还有这么一座宫殿。
    不过没过多久,燕哀侯无意中发现混沌开始捉弄下面挖矿的矿工。开始。他并没有多想,只是以为混沌闲的无聊,在和这些矿工玩笑。而且让这些人有些畏惧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当下,燕哀侯只是吩咐了混沌别闹的太过分,其他的话也没有多说。
    一日,燕哀侯正在地宫整理他渡劫之前留下来的一些典籍。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悸,这样的感觉自从肉身被灭之后从来没有出现过。心悸过后竟然有一种伴随着杀戮的狂喜,这种感觉燕哀侯从来没有经历过。凭白无故出现这种感觉,原因只有一个,事情不是出在他的身上……
    燕哀侯很快便找到了原因出在哪里,那个和他曾经同属于一个魂魄的混沌……
    没过多久。他在矿场里面找到了正在杀人为乐的混沌。当时,最后一名矿工已经在混沌的手上断了气。看到了自己的本体魂魄感到,混沌只是满不在乎的笑了一下。在他看来。弄死几个蝼蚁一般的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大不了,顶多稍后挨主体魂魄的一顿训斥。反正这些人都已经死光了,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了。
    看到所有人都被混沌杀死之后,燕哀侯强忍住了怒气。他先用术法将大半的矿场塌陷,随后作为惩罚让混沌将所有死难的矿工都集中到了一起。防止这些尸体腐烂之后形成瘴气,燕哀侯又在存放尸体的位置,留下了几十束御香花作为防腐之用。
    将这些都做完之后,混沌便以为对自己的惩罚就此结束。而燕哀侯也给了他这个错觉,首任大方师不动声色的将混沌带回到了上面的地宫当中。当初二人如何相处没有一点改变,只是几天之后,燕哀侯通知混沌,他察看了古籍。找到了一个可以再生肉身的法子。像他们两个这样只是以魂魄的形式存在,毕竟不是办法。有了肉身之后二人都可以再次渡劫成仙,不用等着有朝一日受那魂飞魄散之苦。
    混沌听到这里也是大喜,不过他的主体魂魄需要时日才参详古籍当中的记载。当下,燕哀侯将这个地宫让给了混沌,临走之时吩咐混沌切不可再造杀戮。否则对日后重塑肉身无益。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燕哀侯自己带着几本典籍和一些炼器的工具去了矿场。
    两个月之后,燕哀侯回到了地宫之内。他将混沌叫到了一间偏殿之中,告诉他重塑肉身的事情已经基本参透明白,现在需要在他身上做一下验证。混沌和燕哀侯本来就是一个魂魄分离出来的两种形态,对他的主体魂魄没有丝毫的提防之心。
    当下混沌任由燕哀侯用安息香将自己迷晕。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混沌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脚和脖子分别被五条精铁打造的锁链拴住。锁链上面都描刻着专门压制魂魄的咒文。被这种铁链束缚住之后,自己的本事完全发挥不出来,而自己的主体魂魄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时候混沌才反应过来自己上了当,当下他拼命的大喊大叫。不过不管他怎么吼叫,外面的燕哀侯都没有任何反应。混沌就这样被关在偏殿当中几百年,他的主体魂魄没有再次出现过。渐渐的。这个魂魄开始变得有些不正常起来。如果用人来比喻的话,这个人已经疯了……
    也不知道被管了几百年,突然有一日,偏殿的大门被一个人参精灵打开了一条缝隙。已经疯癫了的混沌顿时便将小家伙抓了起来,眼看着就要把这个小东西塞进偏殿的时候。那个害他不浅的燕哀侯到了,从混沌的手里将人参精灵抢了回去。随后也不管他的吼叫,再次将偏殿的大门管好。随后,混沌又被关了百十来年。
    那次之后,混沌唯一一个还算清醒的念头就是有朝一日出去之后,将燕哀侯撕成碎片。哪怕是和他同归于尽,就在几年之前,那扇大门终于再次被人打开。那个将他折磨疯了的魂魄出现在混沌的面前……
    见到了自己的仇人之后,混沌不顾一切的向着燕哀侯扑了过来。不过由于身上的铁链限制,他对自己的主体魂魄造不成一点杀伤力。当下,他只能不停的对着燕哀侯大声吼叫:“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当初不是这样的……”
    而燕哀侯表情木然的拖着拴住他的锁链,将混沌一点一点的拖到了这里。这一路上不管混沌怎么对他大吼大叫,燕哀侯都没有打算理会他。到了这个矿洞之后,混沌才发现这里早就做好了迎接他的准备。外面的通道已经被他的主体魂魄布满了机关。还有两个还是大方师时期的大妖傀儡守在矿洞外面。看样子防着有朝一日混沌挣脱了锁链,那个时候极度疲惫的他已经不可能是两只大妖的对手,被撕碎也是早晚的事情。
    将混沌身上的锁链固定好之后。燕哀侯便准备离开这里。这时,混沌抓住了最后的机会,对着他的主体魂魄吼道:“你就算让我魂飞魄散也好,起码告诉我为什么!你就是我,为什么要把自己关起来!”
    听到魂飞魄散四个字的时候,燕哀侯的身体微微怔了一下。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回头对着混沌说道:“你的杀戮之心太盛,本来我应该亲手将你魂飞魄散的。不过就是因为你刚才的那句话,我就是你……那么做我又下不了手。只能把你囚禁起来。你我曾经都是人,现在说起来比你杀戮的那些人都不如。起码他们还可以去投胎转世,一世一世的传承下去。我们呢?只是在等着魂飞魄散的那一天……”
    “就为了那几只蝼蚁?你就这么对待我?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这么对待你自己!”听到了燕哀侯的解释之后,混沌的疯魔之症发作,不顾一切的向着自己的主体魂魄扑了过去。
    不过由于那几条锁链,燕哀侯轻轻松松便躲开了他的攻击。临离开这里之时。混沌的主体魂魄最后对着他说道:“过不了多久我就会魂飞魄散,你的魂魄这些多年虽然一直都被禁锢着,不过早晚也会有那么一天,你会随我而去……”
    说完之后,燕哀侯再不理会混沌。他自己转身离开了这里,几年之后。混沌便是在这里遇到了吴勉、席应真这些人。
    幸好混沌没有肉体,要不经过了这几百年,也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不过就是这样,他说的话还是经过了归不归的反复分析,才还原成了这个最终版本。
    混沌说完了之后,小任叁还是有些地方听不明白。当下他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凭什么这个混沌能活这么久?我们人参家的那个老头儿说没就没了?还真是好人不偿命吗?”
    “那是因为这个魂魄一直被禁锢,他几乎没有什么消耗。魂飞魄散的速度自然会延迟很久。”没等归不归回答,老术士先一步说了出来。这样在小任叁面前显摆的事情,他自然不想让归不归来说。
    老术士的话刚刚说完,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吴勉终于开口说道:“这个混沌要怎么处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