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说话的人

    吴勉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绕过席应真,算着混沌身上铁链子的长度,在这个矿洞里面转悠了起来。老家伙东看看西望望,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归不归的这个动作让席应真和吴勉都反应了过来,当下,几个人也顾不上去研究混沌应该怎么处置。眼睛都盯着归不归的动作,看他倒地想干什么。
    不过让吴勉失望的是,归不归围着混沌转了一圈。最后还是两手空空的换到了他的身旁。白发男人看了老家伙一眼。随后开口说道:“要不是你空手回来,我还以为燕哀侯把大方师的招牌埋在了这里,被老家伙你找到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吴勉说道:“一个大方师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当年徐福哭着喊着求老人家我,都没有答应他。本来私下都是论哥们的。凭什么要我老人家要自己接他的衣钵?当初都没干,这一百来年做惯了闲云野鹤,就更加不会做这个大方师了。”
    老家伙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一本正经。加上他正经起来道骨仙风的好人样,任谁看上去老家伙都不像是在说假话。
    “如果不是认识你也有几十年,老家伙你说的话差点我就信了。”吴勉用眼白看了看归不归之后。回头看着有些萎靡了的混沌一眼,随后对着席应真继续了刚才的话题:“这个混沌要怎么办?要不看在当初和燕哀侯的情分上,你帮着老方士把这件事解决了吧。当初他打了你一巴掌,现在就当这巴掌还了。”
    白发男人说话的时候,席应真的眼睛正盯着蹲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团的混沌。老术士心里也在嘀咕这个理论上说也是燕哀侯的人应该怎么处理。正常来说,这样的混沌绝对不可以留在世上。不过能处理的话,当初燕哀侯自己就处理了,也不用把这个麻烦留到现在。而且席应真隐隐感觉到这件事情里面,还有什么是他没有想通的。但是那件事是什么,他又说不上来。
    看到老术士没有动手的意思,吴勉的眉头皱了起来。这里面最不合适动手的人就是他。怎么说混沌和燕哀侯都属于同一个魂魄。燕哀侯又算是这个白发男人的老师兄,严格说起来,吴勉如果解决了混沌,多少还有一点同门相争的嫌疑。更何况就算混沌的术法被禁锢住了,能不能被吴勉解决也是一个大问题……
    三个人当中最适合解决这件事的人就是归不归了,不过这个老家伙比泥鳅还滑。让他费术法、气力去解决混沌,凭着他的脾气秉性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和吴勉想的一样,应到了白发男人的话之后。老家伙溜溜达达的向远处走过去,自己先避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看到两个老家伙都将脸扭到了一边,吴勉目空一切之心暴涨了起来。他冷笑了一声,对着空气好像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看来那位老师兄的麻烦。还是要我来解决。也不知道当初他是不是算好了有这么一天,才代师收了我这么一个师弟……”
    说话的时候,吴勉的掌心一吐。那支如意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这个法器弥补了他和混沌之间术法的差距,用这支白色棒子动手的话,就算是混沌也挨不了几下。
    眼看着吴勉就要走过去动手的时候,已经走远了的归不归突然回头,对着这个白发男人开口说道:“且慢动手,还有件事老人家我一直没有弄明白。你们二位谁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那位首任大方师会融他的混沌存活的那么久?如果说当时因为这个混沌就是他自己另一面的话,还可以理解。不过等到他发现自己大限降至之后还不动手这个就说不过去了吧?”
    几句话将已经走到了席应真身边的吴勉叫住,最后归不归又继续说道:“燕哀侯这次不是轮回转世,而且化为虚无,彻底的从世间消失。他本人都这样了,为什么还不带着这个混沌一起走?这还不算。还要给混沌安排这么一个场所养老,这个有点说不出去了吧?”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老术士瞬间明白自己之前一直没有想明白的事情是什么了。就是这个混沌本身,老方士为什么要留他活到现在?不过被归不归说出来之后,这件事却越想越不明白了。老方士留下自己的混沌倒地想干什么?
    席应真自己想的脑仁都疼,想了半天还是没有结果,最后只能把这个难题交给了那个比他要聪明的人:“老家伙,你说,老方士把他的混沌留下来,是什么意思?”
    “要是知道的话,我也不用想的头疼了。”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老术士继续说道:“刚才我还以为燕哀侯用他的混沌看守什么东西。不过刚才您老人家已经看到了,我转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既然不是守护什么东西,那我可就看不出来什么东西了。”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小任叁已经显得极端不耐烦起来。不管这么样,有了当初的那个阴影,守着这个混沌都让他很是不舒服。看着这几个人都没有离开的意思。小家伙扯着席应真的裤子,对着他说道:“老头儿,这里有什么好看的。陪着人参上去吧。人参知道燕哀侯那老头而藏酒的地方,咱们把那里的美酒打开,常常咸淡怎么样?”
    按着席应真的本意。他也想看看燕哀侯倒地留下混沌是什么意思。不过老术士又受不了小任叁可怜巴巴的要求,而且老术士已经天下术法第一人,就算是燕哀侯真的留下来什么东西。他八成也不会放在眼里。
    当下,老术士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将小任叁抱了起来。随后向着外面通道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对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术士爷爷给你们俩一个忠告,不要妄想去操控这个混沌。说的再好听他也是燕哀侯的魂魄糟粕,要么你们俩把他留在这里,让其自生自灭。要么直接给他一个痛快,也算是提老方士解决了一个他解决不了的大麻烦。”
    听了席应真的话之后,“您这是高估我们俩了,凭着我们俩这点微末伎俩,怎敢收留这么一个庞然大物。”
    “不是最好”这四个字说完之后,席应真已经抱着小任叁离开了这里。看着这一老一少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矿道当中之后,吴勉才回头冲着老家伙冷笑了一声,说道:“好了,他们俩连影子的看不见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听了吴勉的话之后,归不归愣了一下。随后对着这个白发男人说道:“说什么?他们俩走了,老人家我要说什么?”看着老家伙还在装疯卖傻,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看见你对任叁使眼色了……”
    这时候,归不归才嘿嘿一笑,随后对着吴勉说道:“还真是有几句话要说,不过你也别误会,说话的人真不是老人家我。”看着周围除了自己和老家伙之外,再没有第三个人,白发男人微微的怔了一下,随后对着老家伙说道:“不是你,还能是谁来说?”
    “是我……”吴勉的话刚刚说完,不远处突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我就知道这一切都瞒不过归不归这个小娃娃。”
    顺着发出声音的位置看过去,只有混沌孤零零的蹲在那里……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