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两段往事

    听说了一百多年前被徐福剿灭的问天楼再度复出之后,燕哀侯以为是姬牢又重新出现了。当下他便同意了广人的请求,藏在他的身体里面到了长安城,他希望可以和姬牢详谈一次,让这个昔日的弟子及早收手。
    不过没有想到最后只是,长安城里面的问天楼只是一场闹剧。虽然让徐福的兄弟自食其果,不过他最想见到的姬牢却始终没有出现。再后来,真正的问天楼终于出现,燕哀侯也曾经三次离开了地宫。去探访姬牢的下落。都被他曾经的大弟子刻意躲开,三次他都是无功而返。
    这个时候,燕哀侯已经发现了自己的魂飞魄散之照。趁着最后的机会。这位首任大方师让归莱归区兄弟俩,将自己的现状传到了姬牢可能出现的地方。几年前,吴勉、归不归和广仁给问天楼设套的那次。几乎将大半的问天楼党羽或杀或捕。唯独缺了一个最不应该缺少的问天楼主之一,当时候,他正在这个和昔日的师尊叙旧。
    知道姬牢出去之后。必定会和吴勉、广仁等人有一场恶战。燕哀侯没有办法避免,不过他还是花了心思让这场恶战向后延迟了几年。为了准备迎接姬牢,燕哀侯在地宫里面摆在一个巨大的阵法。他自己作为阵胆。只要阵胆建在,阵法当中的所有人都不可以离开这里。
    凭着这个阵法,燕哀侯留了姬牢几年。最后还是这个曾经的弟子送他走完了最后一程,燕哀侯魂飞魄散之后,姬牢还在地宫里面转了几圈。他也见到了藏在这里的混沌,只不过处于纪念自己的师尊,姬牢并没有下手把混沌解决掉。
    听了燕哀侯神识的话之后,吴勉和归不归都沉默了起来。虽然再次听到了这位首任大方师的话,还是有一种他尚在人世的错觉。不过两个人心里都明白,这样的神识不会存在太多的世间。当初徐福也在吴勉身上留下过一丝神识,不过存在的时间也没有太长。
    看着吴勉和归不归一言不发的样子,燕哀侯的神识笑了一下。随后看着这一老一少说道:“还有什么要问的吗?你们都是知道的。现在说话的只是神识,坚持不了多久的。”
    吴勉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燕哀侯说道:“还是说说问天楼主吧,他们兄弟两个人哪一个才是你的弟子姬牢?”
    “兄弟两个人……”燕哀侯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如果说的是我弟子的话,是在这里住了几年的那个人。不过如果你说的是哪一个是姬牢的话。那么我告诉你,两个人都是姬牢。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俩和我、混沌是一样的。他们俩也是在一个人身上的两个魂魄。”
    姬牢之所以成为了燕哀侯的弟子,还是因为另外的一件事情。姬牢从出生之后开始,便行为怪异。尤其是在会说话之后,小姬牢经常和自己和自己说话。而且说话的声音虽然是用一个人的。不过语气却是两个人。其中一个沉稳一点,另外一个轻佻。
    当时,姬牢家人都以为这个小孩子是中了邪。于是便请了燕国有名的一个修士来查看了姬牢。想不到查看了之后,得知姬牢是世间少有的一身二魂,他一个人的身体却有两个魂魄。这个是天生的,修士没有办法处理,不过他还是推荐了当时的燕国国君--燕哀侯。
    看到了姬牢的这个情形之后,燕哀侯也很是吃惊。这样的事情在典籍中曾经出现过。不过一般的修士都没有什么办法。一身二魂的孩子长大之后,基本上都是被认定了疯癫之症。下场也可想而知……
    说来也巧,当时燕哀侯的侍卫生下一子。可惜孩子生下来之后没有魂魄。只空有一个婴儿的身体,不知何故身体里面竟然没有了混批。这样的孩子本来活不过几日,不过燕哀侯听说了之后。立即命人将这孩子带过来,随后连夜给姬牢身体里面的两个魂魄做了分离。分出来的魂魄放进那个婴儿的身体之内,由于姬牢的魂魄已经长大,安置在一个婴孩的身上还是有些危险。当下燕哀侯守着这个婴儿三天三夜。才算让这个婴孩和魂魄融为了一体。
    像由魂生,这个婴孩长大和另外一个姬牢一摸一样。孩子的爹妈本来要给他再娶一个名字,不过被燕哀侯拦住。这两个魂魄本来就在一个身体里面。公用一个名字也没有什么。而且燕哀侯觉得自己和被他亲手分离出来的魂魄有缘,便收了这个小家伙为徒。两个孩子分开之后,就算公用一个名字也没有什么。
    被分离出来的姬牢做了燕哀侯的弟子之后,本来也要把另外一个自己也拉过来拜燕哀侯为师。不过他的师尊说和另外一个姬牢没有师徒之缘,当下也让他断了这份念想。
    虽然燕哀侯没有收另外一个自己为徒,不过姬牢还是趁着回家省亲的功夫,将师尊交给自己的术法一点不剩的都交给了另外一个自己。两个人一样的聪慧,加上燕哀侯的弟子姬牢没有丝毫藏私,学会了术法之后两人竟然也在伯仲之间。
    多年之后,燕哀侯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也没有发现另外一个姬牢用他传授的方术做什么恶事,当下只装做不知道这件事,默认了姬牢私传方术之事。方士门中没有那条门规。规定自己不能传法给自己的。
    多年之后,已经反出方士宗门的姬牢也遇到了和他当年差不多的事情。当时他按着燕哀侯当年的方法,也分离出来了一对婴儿。这就是当年在淮南王府当中。差点要了吴勉性命的那对双胞胎。
    听着燕哀侯的神识讲述完了两位问天楼主的事情之后,归不归在一旁忍不住说道:“您是准备成仙的,不过姬牢兄弟俩活到了现在,应该和成仙得道无关吧?他们俩那一头的白发,看着可是挺眼熟的……”说到这里,老家伙嘿嘿的笑了几声,似乎他已经猜到了什么,不过要等着燕哀侯的证实。“
    ”不用故弄玄虚了,你猜得没错。他们俩能活到现在也是拖了那长生不老药的福了。“看着吴勉脸上的怀疑之色,燕哀侯的神识继续说道:”长生不老药的丹方本来就是姬牢第一个提出来的,只不过那药性太过刚烈。世上能承受药力者凤毛麟角,丹药炼成之后,找不到有胆子施药的人。最后,两个姬牢竟然一起吞食了丹药。虽然经过了抽髓换骨一样的痛苦,不过他们两个人竟然真的脱胎换骨,成就了长生不老之身。“
    说到这里的时候,燕哀侯的神识好像是想起来当初那件事。有些苦涩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也就是他们两个姬牢了,旁人见到真的练出来长生不老药之后,都过去抢食。我还记得清楚,那一炉炼成了三十三枚长生不老药,结果除了他们俩之外,剩余服食丹药的人都暴毙而亡。
    后来姬牢又炼制出来几炉丹药,不过和第一次一样,谁吃了这种丹药都没有挺过去。暴亡了近百人后,这丹药再没有人敢碰。后来还是徐福改进了丹方,才将服药之后暴亡的人数降了下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燕哀侯的神识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你们想知道的,我已经告诉你们了,现在你们也该帮我一个忙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