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等待

    片刻之后,百里熙抱了个酒坛走了进来。说是一坛前朝陈酿,其实只有半坛酒。百里熙生性不喜饮酒,这还是上次席应真在找他的时候,老术士自己带了一坛子酒准备自斟自饮的。听这位术士爷爷话里的意思,这坛子酒是当年始皇帝统一天下的时候,准备祭天的上好美酒。当时老术士闲着无聊,打算去找主持祭天之人的晦气。不过看到那人是当时的大方师徐福之后,席应真自知在徐福的手上讨不了什么便宜。不过贼不走空,走的时候顺走了这一谈祭天的美酒。
    喝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外面还有一个喜欢饮酒的儿子,当下老术士也舍不得喝了,封存了剩下的半坛美酒,是说有朝一日将小任叁带来给百里熙看看,也让他尝尝这前朝美酒。
    想不到最后是这个小任叁自己找上门来,不过就在百里熙让沙弥去取酒具的时候,他那水银法器当中又出现了几个新的人影,为首的一人正是火山的师尊大方师广仁。
    看到了这个冤家到了头顶上之后,小任叁也顾不上喝酒了。小脸煞白的盯着水影法器,生怕广仁看出来什么破绽。怎么说他也是方士一门的大方师,谁知道他们方士一门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破解了这个法器。
    看着小任叁紧张兮兮的样子,百里熙微微一笑,随后说道:“不用担心,只要我不故意显露,广仁不可能找到这里的。而且这件法器坚固异常,就算这些方士真的走运发现了,也不是他们破解了的。”
    这时候,站在小任叁身边的归不归一脸不以为然的笑了一下。这个笑声让百里熙心里有些恼怒,瞪了这个老家伙一眼之后,他继续对着小任叁说道:“当初应真先生初次来到这里,当时我正在炼制法器,没有听到先生的招唤。应真先生的脾气你们也是知道的,等了半晌之后有些心燥,便想要在这法器的上面开个洞,他老人家自己进来。凭着应真先生的术法,整整六个时辰都没有破解了我的法器。比起应真先生,这位大方师又如何?”
    这几句话说完,小任叁的脸色才总算好了一点。不过这时候他也没有心思喝酒,意思着喝了一杯之后,便放下了酒杯,眼睛紧紧的盯着水银法器里面的那几个人影。
    广仁到了之后,和火山围着这里转了一圈。虽然听不到两个人说些什么。左右不过是跟着吴勉的那只铁猴子脚印到了这里便找不到了,吴勉他们可能就隐藏在附近的某个洞穴里面。
    不过正如百里熙说的一样,几十个方士过筛子一样的将这里找了个遍,也没有发现有吴勉几个人藏身的踪迹。而且这里是一片开阔地,哪里有什么洞穴之类的藏深点?只不过广仁和火山两个人不死心,还在不停的窃窃私语。只可惜百里熙留在上面的风耳还没有炼制成功,只听了火山的那几句话之后,便成了摆设。
    几十个方士在温泉周围忙乎了两三个时辰,除了之前的铁猴子脚印之外,在没有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就连吴勉他们头顶上的温泉,也有方士脱光了衣服下去探查过。当处百里熙炼制这件大法器的时候,能想到的已经都想到了。温泉底部也加了伪装,如果不是他亲自点破,还真的不可能有人会发现温泉里面的机关。
    折腾了几个时辰之后,广仁和火山终于放弃了这里。当那些小方士探查了最后一遍之后,火山对着他们说了几句话。小方士们对着广仁的方向施礼之后,便开始向着山下走去。广仁和火山跟着后面,临走之时还有些不甘心的向着温泉的方向看了最后一眼。
    百里熙在整个山上埋下了千余枚山眼,吴勉这几个人盯着那只水银法器。眼睁睁的看着广仁众人一直走到了山下,消失在了官道之后。小任叁才长长的除了口气,随后自己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一口灌下去以后算是压了惊。
    同样送了一口气的还有百里熙,刚才虽然他的话说的漂亮,不过广仁毕竟是方士门中的大方师。方士一门传承将近千年,谁又能知道他手里有没有什么徐福留下来专门破法器的宝贝。现在看着这些人离开,自己的心才算落到了肚子里。
    不过归不归和吴勉两个人的眼睛还在盯在已经没有了景象的水银法器上面,两个人虽然都没有说话,不过看上去这件事还远远的没有结束。
    “现在这些方士已经都走了,那么你们呢?打算什么时候从我这里离开?”百里熙和归不归有些底火,现在广仁、火山这些人已经走了,他一刻也不想在看着这个老家伙了。
    “你还真的相信这些人已经走了吗?”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说你,老家伙,你在这里待得太久了。不知道外面的险恶,我老人家和你打个赌。刚才那个只是障眼法,他们人下山了不假,不过这个时候已经隐住身形悄悄的回来了。就藏在上面的温泉周围,怎么说老人家我也认识了广仁几百年,又是看着火山长大的。他们俩放个屁,我老人家就能知道他们昨晚吃的是什么。”
    百里熙对老家伙的话半信半疑,犹豫了片刻之后,他再次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么你打算在我这里耗多久?你不是凭着一句话广仁、火山没走,就想在这里耗上百十来年吧?归不归,你总要给个期限吧?”
    老家伙讪笑了一声,舔了舔嘴唇之后,说道:“我们过来之前,派人给你们应真先生带话了。过不了两天他就会过来和我们汇合,他只要一到,老家伙你就算是想留我们,都留不住了。”
    “应真先生要过来?还就是这两天?”一提到席应真要来,百里熙对归不归的话有信服了几分。当下他自己在原地转了一圈,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也是,约好的时间也快到了,他老人家这时顺手来取那件法器的。那我要准备一下了。他老人家的房间也要收拾收拾了……”
    说话的时候,百里熙不再理会吴勉他们几个人,他自己已经走出了这个房间,向着自己炼制法器的另外一个房间走了过去。
    等到这位炼器第一人走远之后,吴勉扭脸看了了一眼归不归之后,说道:“你就等着再过十天半个月,他看不见老术士之后轰我们吧。”
    “那这半个月还是安全的。”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学着百里熙的样子,伸手在铜盆底部的某个部位按动了一下,随后铜盆里面的水银又开始颤抖起来。片刻之后铜盆里面又映出来上面温泉那边的景象……
    温泉周围还是一片静悄悄的样子,看不出来一点有人在埋伏的迹象。小任叁凑过去看了一眼之后,说道:“老不死的,你说广仁真的会闲得没事做,藏在上面什么地方吗?”
    归不归冲着小任叁嘿嘿的一笑,说道:“看吧,盯着这个铜盆过两天就知道了。”
    随后,三个人便赖在了百里熙得法器当中。百里熙都是练过辟谷的,本来他是不需要准备什么吃食的。不过他为了迎接席应真,这里还真的囤着一些风干的肉食和谷物。为了这个,炼器第一人还大材小用,炼制了一个特意存放食物的法器。虽然这些食物存放在这里有些时间了,不过都没有半点腐败走味。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