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脾气

    就这样,三个人一直在这里待了三天。百里熙看在了席应真马上就要到来的份上,主动将控制这宅子一样法器的机关告知了吴勉。省的像上次一样,那位老术士到来的时候,他在忙别的事情。没有第一时间开始上面的机关,再慢待了这位自己曾经的师尊。
    这几天归不归都会打开那件水银法器,仔仔细细的盯着温泉附近的一举一动。不过就算这只老狐狸,也没有看出来上面有不对的地方。
    一直到了第三天的头上,几个人正围在水银法器周围说话的时候。就减已经水银面当中突然凭空出现了几个人影,这几个人看着都很眼熟,为首的一个正是三天前已经下山,从此之后就没有见他再上来的火山。
    火山现身之后,有些无奈的冲着其他的几个方士说了几句什么。随后几个人再次转身向着山下走去,看着几个人无精打采的样子,应该已经彻底的放弃了在这里发现吴勉、归不归出现的希望。
    看着他们一路上山之后,百里熙看了归不归一眼,有些不情愿的说道:“还真的被你蒙中了,不过现在他们已经走了。你是不是也该出去透透气了,你留下来一个地址,让吴勉和任叁留在这里等候应真先生就好。等到应真先生到了,他们可以到山下去找你嘛。”
    听到百里熙只要一有机会就要轰自己下山,当下归不归苦笑了一声,随后指着水银盆中火山几个人的影像,说道:“老家伙,火山你也是见过的。如果你是他的话,会这么一步一步的走着下山吗?他师尊在等着他,依着火山的脾气,会让他师尊干等着吗?不用遁术,这一步一步的走下去这是给谁看呢?火山只是第二波障眼法,在和你打个赌,广仁不准备三波不算完。”
    虽然明知道归不归说的有些道理,不过这几天天天看见这个老家伙在自己眼前转悠。这位炼器第一人实在是忍无可忍了,现在看到暗藏着的火山已经下山了,便说什么也不让归不归继续在他这里待着了。
    虽然这位当世炼器第一人本来已经默认了,归不归留在他这里等着席应真的到来。不过真的和这个老家伙同住在同一个屋檐底下之后,每次看见归不归在自己的面前晃悠,他便想起来多年前两个人的恩恩怨怨。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归不归别扭,当下正好借着火山等人下山的机会,要将老家伙赶出去。
    归不归争辩了几句,百里熙依然是铁了心的没有丝毫还口的余地。老家伙索性豁出去打算赖在这里,动手的话炼器第一人不是他的对手。加上这里是百里熙的家,不适合在这里动用法器。不等到自己确认安全之后,就算是天塌地陷都别想让他从这里出去。
    不过归不归的脸皮厚,他和一起的吴勉却有些挂不住了。这个白发男人本来就生性刻薄,他让别人下不来台可以。但是有人在吴勉耳边说上一两句类似的话,他就感到格外的扎心。百里熙说的要轰走归不归的话,在吴勉听来,多多少少都有一点在影射自己。
    百里熙从心里只想将归不归轰走,几年前吴勉帮他大战问天楼主的时候,他已经对着白发男人的印象不错。加上席应真亲口所说的,他把小任叁当作儿子来看待,这位炼器第一人心里还盼望着他们俩能在自己这里住到席应真回来。
    就在百里熙还在继续往外撵归不归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吴勉突然说道:“在这里待得够久,我们也应该出去走走了。老家伙,我们走吧,不打扰百里熙先生了。”
    这句话说完,不止是百里熙,就连归不归都是一愣。老家伙心里话:百里熙没说要轰你啊,再说老人家我也没打算要走啊,还指着你和小任叁继续赖在这里。你这一闹,我老人家还在怎么呆在这里?
    百里熙错愕了一下之后,冲着吴勉解释道:“吴勉先生,你和任叁还可以住在这里的。我只是不欢迎归不归这个老混蛋而已,看在应真先生的份上,你和任叁都是我的客人。不要误会,刚才我的话没有冒犯你的意思。”
    如果不提看在应真先生的份上这句话还好点,这句话一说出来,吴勉心高气傲的劲头又冒了出来。当下冷笑了一声之后,不冷不热的说道:“不麻烦那位应真先生了,看见他的时候就说我们在这里住的很好,就算出去的时候真中了广仁的埋伏,也是我们自己找的。”
    说完之后,吴勉转身向着屋子外面走去。他身后的小任叁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跟在吴勉的身后。大有一副你去哪里我也跟着去的架势,反倒是一直被百里熙往外轰的归不归在后面一个劲的劝着吴勉:“你别多心,刚才老家伙的话都是冲着我说的……外面九成九有广仁的埋伏,弄不好就是广仁本人等在外面……”
    而这里的主人百里熙则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他没想到没把归不归轰走,反倒是把这个白发男人惹怒了。刚才我那话真不是对你说的好吗?现在他是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现在的吴勉是铁了心的要出去,当下,他按动了开启上面入口的机关。片刻之后,等到头顶上的入口大门打开之后,吴勉身子一窜,直接从下面跳了上去。
    就在吴勉站到外面地面上的一瞬间,空气里面响起来一阵熟悉的笑声。随后大方师广仁从空气里面凭空的走了出来,笑声过后,他对着吴勉说道:“本来已经还要再等几天的,三天之后如果你们还不出来的话,我差不多就要放弃这里了。想不到这么快你们就出来了,归不归先生和那个人参精灵呢?他们怎么还不上来。”
    “广仁,如果老人家我说本来已经看穿了你的计策,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你信吗?”说话的时候,一脸晦气的归不归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了广仁之后,老家伙重重的叹了口气,对着一脸无所谓的吴勉说道:“我老人家这辈子就没怎么憋屈过,明明看到陷阱了,已经准备绕过去了,结果还是被人给推进来了。冤死我得……”
    归不归上一刻还在一脸憋屈的唠唠叨叨,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身子一晃已经在眼前消失。就在广仁全神贯注的在防备着老家伙突然出现给他一下子的时候,他面前的吴勉手里面已经出现了一支白色的棒子,挥舞着这棒子对着大方师扑了过来。
    他们两个人在同一时间动作,就好像事先排练好了多少次一样。本来吴勉的这一棒对广仁没有什么杀伤力,不过大方师担心缠斗的时候,被突然冒出来的归不归捡了便宜。当下广仁向后退了一步,先拉开和吴勉的距离再说。
    就在广仁向后迈腿的时候,他的脚踝突然一紧。好在大方师这个时候全身戒备,当下身子突然腾空而起,将紧紧抓着他脚踝的小任叁从地面拔了出来。
    离地以后,小任叁大叫了一声。随后立即松手身子垂直的掉落下来,沾到地面之后立即钻了下去。广仁本来打算动手将和他一起飘在空中的小任叁擒获,不过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突然眼前人影一晃,刚刚已经消失的归不归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