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藏匿

    挨了铁猴子的一闷棍之后,广仁在半空中身子只是向下坠了坠,随后马上又恢复正常,重新漂浮到了刚才的位置。这个时候,两柄短剑一前一后的围绕在大方师的周围。虽然是在半空中,不过有了这两柄短剑的护卫。吴勉和归不归几乎已经没有了可以下手的机会。
    不过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就在刚才广仁解决了沙弥的档口,吴勉和归不归二人不知道藏在了哪里。好在广仁防着二人逃遁,事先已经布下了禁制。现在这两个人并没有逃走,只是隐匿住了身形伺机而动。
    有了两柄短剑护体,广仁之前那一丝不安都荡然无存。大方师慢悠悠的看着身下的土地,淡淡的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你们还要藏多久?隐匿之术不是没有破绽,你们熬的过去吗?清月。你们几个人从这里躲开。”
    说话的时候,大方师的手心里面出现了一个火球。看到手下几个弟子露出身形之后向着温泉外面的方向狂奔,心里算着这几个弟子已经躲到了安全的位置之后。将手里的火球猛的向下甩了出去。
    火球落到地面上的一瞬间,火苗好像水银一样的快速铺开。只是片刻功夫,温泉附近的大半地面都在一片火海当中。就这样火势还在向着其他的位置转移。用不了一时半刻,温泉周围便都在火势的范围之内了。
    扔下火球之后,广仁的眼睛便一眨不眨的盯着地面上的变化。他们三个人的术法同根同源,相互都知道根底。隐身藏匿之法又几种,不过能瞒得过大方师眼睛的藏匿之法,隐身之后便不能再有丝毫动作。否则术法即破。
    现在就算两个人凭着自己长生不老的体制,能咬牙挨过火烤。身体多多少少也会有一点变化,只要略微的变化这术法就算是破了。大方师唯一顾忌的归不归,刚刚交手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他的术法所剩无多。没有了这个威胁,剩下的吴勉和人参娃娃在他眼里完全不是对手。
    不过半晌之后,地面上的景物除了被火烧变形之外再没有任何变化。看的在半空中的大方师直皱眉头,他想不通那两个人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现身。当下他看着温泉里面那个还没有合上的通道口。难不成那两个人趁着自己刚才挨了铁猴子一棍的时候,又重新逃回去了?不过既然已经又逃了,为什么还将通道口显露在外面?
    就在归不归疑惑不解的时候,通道里面传来一个有些无奈的声音:“大方师,那两个人并不在我的法器当中。我与你们方士一门素无瓜葛,如若不信。可派人前来探查。”
    吴勉三个人从他那里冲出去之后,百里熙便一直盯着那水银法器。他是看到了吴勉、归不归藏在哪里的,不过现在看到广仁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这边。当下他索性先一步开口。顺便也将大方师的注意力继续吸引过来。
    广仁听到说话的声音之后,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后马上想起来声音的主人是谁。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大方师对着通道口的位置说道:“是百里熙先生吗?多年未见,传闻你早已经仙游了。想不到百里先生会在这里清修,既然先生已经开口,想必他们二人的确不在贵府当中。请先生稍等,我找到归、吴二位之后,再与先生详谈。”
    这几句话说完之后,广仁对着地面上的大火吹了口气,本来好像烧不灭的大火瞬间熄灭。大方师盯着冒着阵阵青烟的地面,想要在上面发现点什么的时候。眼前突然人影一晃,他那个红头发的弟子火山突然内出现在了下面。
    当初广仁和火山定好的计策,大方师在上面等到那三个人,动手之后便将他们赶到火山众方士埋伏好的位置。广仁的术法虽然通玄,不过也没有将三人生擒的把握。当初徐福临走之时,到底给了吴勉什么东西,他也很是好奇,一定要将吴勉生擒,从他的嘴里撬出来那个秘密。
    不过广仁没有给火山信号,他怎么敢自作主张前来?当下大方师沉下了脸。还没等他说话,火山已经主动开口说道:“师尊,宗门传来消息。那个地方发生异乱。广义、广悌二位已经弹压,里面已经有人逃出……”
    “什么!你再说一遍!”听到了这个之后,广仁瞬间从半空中落到了火山的面前。盯着自己的大弟子说道:“谁逃了?有无伤亡?”紧急之下,广仁已经来不及避讳。
    看着自己的师尊脸色大变的样子,火山诚惶诚恐的后退了一步。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广义、广悌两位师叔均有伤势,两人门下弟子伤亡十余人。那位徐禄逃走,已经有各门之下数十位弟子在追捕。我已经让众师弟先行一步,回到宗门……”
    “门下弟子加在一起,就是徐禄的对手了吗!”广仁深吸了口气之后,对着火山说道:“传下我的法旨,召回所有追捕徐禄的弟子。从宗门当中挑选百人去接替那里的同门,广义、广悌二人等到我回去之后,另有指派。”
    说完之后,大方师回头愤愤的看了这里最后一眼,说道:“归吴两位,宗门中出了急事要我回去处理。你们二位都是方士一门出身,不会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吧。今日之事本就是个误会,日后再遇二位先生。一定要解释清楚。”
    说完之后,广仁又对着藏在温泉下面的百里熙说了几句客气话。随后火山一起走出了禁制的范围,随后两个人利用了五行遁法。瞬间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看着这师徒二人消失了半晌之后,百里熙的声音才再次响了起来:“你们俩现身吧,他们师徒俩已经离开了。不用在躲着藏着了……”
    百里熙说完好一阵之后。依旧没有看到他们二人的反应。只是小任叁从已经被烤焦了的土地中钻了出来,擦了擦额头上面的白毛汗之后,说道:“不是我们人参挑事啊,刚才广仁放的火可是对着你们俩来的。你们是不知道啊,下面都被烤成一层硬壳了。他说的好听都是误会,你们见过谁误会起来放火烧人吗?我们你们俩藏哪了?怎么还不露头?老不死的。说句话,让人参知道你还没有被烧死。”
    就算小任叁说话,也不见那两个人有什么反应。就在这个小家伙疑惑的时候,空气里面有穿出来百里熙的声音:“你们俩在天上飘着就不累吗?都说了广仁师徒俩已经走了,你们还在顾忌什么?”
    这句话说出来,就在刚刚广仁飘在空中的上方,吴勉和归不归同时显出身形。就在广仁被铁猴子一闷棍打在头上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趁着这个时候使用腾空之法窜到了广仁的头顶上,随后瞬间藏匿住了自己的身形。他们两个人的速度太快,加上下面几个方士的注意力都在自己师尊的身上,也都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人已经到了广仁的上面。
    吴勉和归不归都是背对着太阳藏匿的身形,就算广仁怀疑到他们已经上天,要顺着太阳看过去,也很难发现这两个人。
    两个人现身之后都停留在半空中,没有下来的意思。百里熙从水银法器当中看到之后,说道:“广仁都走了,还不下来吗?”
    归不归听到之后,苦笑了一声,说道:“本来就以为你是嘴快,想不到脑子还不灵。谁告诉你广仁爷俩已经走了的?”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