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一个接一个

    关于太阳法器的事情,就连归不归知道的都不是很多。关于当初周天子命燕哀侯炼制这件法器就有众多的说法,不过由于法器最终没有献上去,到最后也没有一个正式的结论。
    而且方士一门已经销毁了所有有关炼制太阳的典籍,看来除了历代大方师可能有过口传之外,外人很难知道当初为什么周天子想要炼制那么一件法器。如果千里之外的广仁知道了这件法器重新出现之后。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动作。
    由于第二天还要继续上山探宝,四个人吃喝了没有多久便去休息。第二天一早,吴勉几个人便从客栈出来,由于归不归没有术法,还是由百无求将他背到了山顶。不过这次吴勉和小任叁没有跟在他们俩身后,两个人利用各自手段,片刻之后,便到了昨天所在的位置。
    虽然百无求的脚力惊人,不过还是过了半晌。四个人才在山顶聚齐。重新在这里探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新的线索。当下四个人在山顶这里绕了一下,到了昨天小任叁发现地下有禁制的所在。
    这里是一个凸起的山包。站在山包上面可以一览整个高山的景象。只不过四个人都没有这个心情,几个人站在山包上商量应该怎么进到宝藏之内。由于禁制的缘故,小任叁并不能使用遁地之法下去。就在归不归盘算着是不是应该辛苦他那‘亲生儿子’回到山下。置办一些挖掘工具上来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开始趴在地面上徒手在地面上挖了起来。
    百无求不愧是妖物,行事作风生猛。除了性子有些楞之外,论起动手的能力,就连吴勉都自愧不如。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地面上已经被他挖出来了个深达数丈的深坑。归不归打算叫这妖物上来休息一下的时候,突然听到百无求在深坑里面喊道:“通了!老家伙,真的被你说中了。这下面有古怪!你们等着,我先下去看看……”
    这几句话还没有说完,百无求已经消失在了深坑里面。他消失的坑底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窟窿,站在上面的老家伙心里竟然惦记起来这个便宜儿子,对着下面的黑窟窿喊道:“傻儿子,你自己小心一点!小心里面有机关。有什么看不懂的地方别硬闯,先回来再说……”
    还没等归不归说完,窟窿里面传来了百无求破锣一样的声音:“老家伙!骂谁傻呢?你才是傻,你们全家都傻……”
    这句把自己绕进去的话说完,足足过了两个时辰都没有见到百无求从下面出现。归不归当中趴在坑边喊了自己的便宜儿子几次,都没有等到回答。怎么说这几天百无求都是认了归不归当爹的。老家伙心里多多少少也对这个便宜儿子有了一点感情。
    “你说燕哀侯不会在下面准备了什么要命的机关吧?怎么说也是首任大方师,也不好意思下手那么狠吧。”归不归这话是对着吴勉说的,百无求下去之后便好像泥牛入海一样。再没有半点声息传上来。
    “你下去看一眼不就知道了吗?”吴勉似笑非笑的看了老家伙一眼,随后走到了深坑旁边探头向着下面看了看,正想要再说几句酸话的时候,突然从下面的窟窿里面穿出来一声巨响。与此同时,一股浓烟从洗面冒了出来。
    吴勉向后退了几步避开了浓烟,这浓烟来得去去的也快。片刻之后,本来还像密云压顶一样的浓烟突然消散的干干净净,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任谁也不会相信刚才的那个场景。
    等到浓烟完全消散之后。吴勉回到了深坑上面,再次向下面看了一眼之后。回头对着归不归和任叁说道:“你们俩在这里等着,除非我叫你们。否则不要下去……”
    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吴勉已经向前一步,随后他整个人垂直跳到了深坑里面。等到归不归和小任叁赶过去的时候,吴勉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下面的黑暗当中。
    趴在坑边喊了几声没有答应之后。小任叁突然学着刚才吴勉的样子,对着归不归说道:“你自己在这里等着,除非我叫你……”
    “你就别吓唬我了。”归不归一把拽着了小任叁头上的小辫。这个是人参精灵的死穴。主要揪住了这个小辫,小任叁就使不了遁地之法。看着还想要和他掰扯的小家伙,归不归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们这都是在欺负老人家我没了术法。再说了,下面都是禁制,没有了遁地之法你还能干什么?他们俩下去已经够麻烦的。你就被跟着添乱了。”
    好容易将小任叁劝住之后,归不归看着下面黑洞洞的窟窿又皱了皱眉头。现在自己能依靠的两个人都在下面,如果现在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的话,就算来了一支野狼也够自己喝一壶的。现在身边有个小任叁,起码心里多少还有踏实一点,就一点……“
    好在早上出门的时候,归不归要了一些煮熟了的风干肉带在身上当作干粮。还装了一大皮囊的酒水,虽然不是什么美酒佳肴,不过有了这点吃喝,多少能让小任叁老实一点,吃喝完之前不会再有下去找吴勉的心思。
    这一老一少一直等了大半天,都不见下面有什么动静。看着再过两个时辰天就要黑下来,远处时不时便传来一两声野兽的嚎叫声。这个时候归不归终于忍耐不住了,犹豫了半天之后,老家伙带着小任叁一起在附近摘了一些够坚韧的野藤。随后,老家伙将十几根野藤系在一起,将一块酒坛大小的石块系在最下面。
    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归不归慢慢的向石块顺着坑口放了下去。差不多放了四分之三野藤的时候,老家伙突然感觉到向下的力量突然松弛了了下来。知道这是野藤落地之后,归不归这才小心翼翼的顺着野藤滑了下去。
    老家伙下去两丈之后,才喊话让小任叁跟着他一起滑了下来。没用多久,两个人先后到了黑窟窿下来。这里一团漆黑完全没有一点光亮,耗光了术法的归不归在这里什么都看不见。他只能听从目力多少还能起到作用的小任叁指点,一边摸索着一边向前行进。
    老家伙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在叫喊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的名字。不过走出去了几十丈,始终不见有人回应。
    ”老人家我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什么我没经过见过?这里最多也就是二百来丈。我们走一圈就不信遇不到吴勉和那个傻儿子。“归不归一边给自己解宽心,一边继续先前走着。
    这时,再往前走的时候。归不归慢慢感觉到了前面的一阵凉意。随后一个针尖大小的亮点在他眼前显现,虽然只是一晃而过,不过老家伙看的真切,有了光亮就离出口不远了。当下他紧紧的拽着小任叁,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这个小家伙再跑了。
    ”老家伙。你把心放在肚子里。也不想想我和老头儿什么关系。“看着归不归紧张兮兮的样子,小任叁撇了撇嘴,随后继续说道:”他把你们都坑了,也不会坑……“
    小任叁这话说得早了一点,最后几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小家伙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后一股巨大的力量瞬间将小任叁从归不归的手里抢夺了过去。老家伙甚至都没有明白过来,这黑暗当中就剩他自己一个人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