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发自内心的恐惧

    这个时候,归不归的心里开始后悔当初没有从燕哀侯的嘴里打听一下这里是个什么情况,当时仗着自己多少还有点术法,并没有将这个地方放在眼里,现在下来之后,老家伙甚至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小任叁便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而且归不归连这里面的阵法都没有看出来,当初他进了方士门中的时候,仗着是大方师徐福的弟子,将门中有关阵法机关之类的典籍看了个遍,自认为天下没有能难得住他的机关针法,现在到好,连什么机关阵法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小任叁已经从他的身边消失了。
    由于周围都是一片黑暗,归不归也不敢在大喊大叫了,只能一步一步蹭着向对面发出光亮的位置走过去,虽然老家伙走的极慢,不过也是距离对面的光亮点越来越近,走了百八十步之后,远处的亮点已经好像一个拳头般大小,不过还是看不清那边到底是什么地方。
    当下,就在归不归继续往前走的时候,他的脚下突然一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顺着一个起起伏伏的陡路摔了下来,当下老家伙感觉到自己好像是在一个陷坑里面,好在这里面没有插着什么竹签子之类的零碎,就在归不归心里庆幸这是一个净坑的时候,他的眼前突然一亮,周围黑漆漆的景象瞬间明亮了起来。
    并不见有什么明火,归不归自己也没有恢复一丝半点的术法,现在突然能在黑暗当中视物,他本人都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不过这样总比什么都看不到的强,这个时候,他也看到了自己身在一个通道当中,身后是排可以回到上面的楼梯,自己就是一脚踩空才摔落下来的。
    通道的尽头是一个门虚掩着的房间,就在归不归心里疑惑里面是什么的时候,房间里面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既然到了门口了,为什么不进来坐坐,老家伙,你不是连进来的胆子都没有了吧。”
    这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归不归的心便紧缩了一下,老家伙眯缝着眼睛向着虚掩的门那边看了一眼,顿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听声音还真是熟悉,不过老人家我有件事情不明白,你不是在海上钓鱼吗,什么时候偷偷摸摸道回来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开始向着那道大门的位置走过去,走到了门口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推开了房门,就见房间里面空空荡荡的,只有一个身穿白衣的中年男人坐在一张坐垫之下,这人正是秦末便已经已经东渡出海,去寻访仙山的前任大方师徐福。
    二人见面之后同时的笑了一下,徐福先开口说道:“就算你这老家伙的心眼再多,也想不到我会再这里吧。”
    “老人家我还以为燕哀侯会分出来一丝魂魄守住这里,想不到大方师你会替他看着这里,”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也没客气,直接拉过来一张蒲团随后坐在了徐福的对面,冲着他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可惜你也不是真的,刚才一进门的时候,我老人家还真的恍惚了一下,如果当初大方师你不是在秦皇宫地下,也这样的出现过一次,老人家我还真的以为眼前的就是大方师徐福本人,而不是什么神识、魂魄的,”一眼看出来面前并非徐福本人之后,归不归也不像之前在秦皇宫里面那样,对徐福这么拘谨了。
    “我也没有指望能瞒得住你,”‘徐福’并不在意归不归的态度,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是有点好奇,你现在没有了术法,身边也没有强援,凭着你的性格,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带着一个人参娃娃孤身犯险的,本来做好了在下山途中将你栏回来的打算,到现在我都不能理解,有什么值得老家伙你孤身犯险的。”
    “你以为老人家我愿意下来,这是不下来不行了,”归不归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声,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下来,运气好的话遇到了吴勉和百无求,我老人家还有一线生机,不下来的话,眼前可能保住平安了,不过最多挨不住两年,老人年我就要下去轮回了,动手的还有可能就是你那个宝贝徒弟广仁……”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跑了题,将他和现任大方师的恩恩怨怨都对徐福的神识说了出来。
    不过眼前的这个‘徐福’没有露出来什么意外的表情,他脸上是和广仁一个款式的微笑,一直等到归不归说完,他才淡笑着说道:“老家伙你说的没错,不过我只是一个神识而已,你要找的人还在海上钓鱼,要诉苦的话坐船去海上找他。”
    听了‘徐福’的话之后,归不归有些没趣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那说点别的,大方师你的神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以为我在燕哀侯的地宫里面放点东西那么东西吗,”‘徐福’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初首任大方师让我在他那里存放东西也是有条件的,也算是交换吧,他替我看着那几样东西,而我必须分出来意思神识来守护这个地方,直到他指派的取宝之人到来,想不到我们两代大方师竟然都选中了同样的一个人。”
    替到了那个白发男人,归不归这才说起了正事:“既然说到吴勉了,他们几个人呢,大方师你不会下手没有轻重,把他们几个人怎么样了吧。”
    听到归不归提到了吴勉,当下‘徐福’从坐垫上面站了起来,冲着面前的老家伙说道:“那个人小家伙还真是有点意思,走,一起看看去……”
    说完之后,‘徐福’带着归不归走出了这个房间,穿过通道之后,走到了上面那一层,一边走一边对着身后的老家伙介绍起来吴勉三个人出了什么事情。
    当初徐福接了这个‘活’之后,便分出来自己的一丝神识守在这个藏宝之地,只不过当初燕哀侯亲自在这里摆下的阵法已经过时,里面摆的术法在方士一门当中经常当作讲授弟子的范本来用,只要在方士一门当中混过两年的修士,都会破解此类的阵法机关。
    当下徐福的神识将这里重新的改造了一翻,除了可以转换地点之外,他还在这里加了几个出海之前刚刚研究出来的阵法,只要有人闯入到这里来的,阵法便会自动启动,会将闯入者心里制造出来一个幻象,让他和自己心里最怕的那个人进行生死相搏。
    这种阵法是在归不归被囚禁之后才研究出来的,故而就连这个老家伙都没有听说过。
    将阵法的事情说完之后,‘徐福’已经带着归不归到了一处宽阔的所在,就见老家伙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亲生儿子正双手捂头在地上打滚,看他嘴蠢不断的上下抖动,好像在说着什么,但却一个字都听不到。
    ‘徐福’对着正在打滚的百无求虚点了一下,随后那个破锣嗓子震耳欲聋的响了起来:“我都说了不认识你,还打我,你报个名字出来,老子让我们家亲戚找你报仇……别打了,我记住了……你叫百疆……我记住了,都说记住了你怎么还打……”
    看着百无求这样都没有恢复记忆,老家伙这才放下了心,不过这个时候,他又开始好奇起来,那个白头发的吴勉心里最怕那人会是谁。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