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两个异类

    ‘徐福’继续带着归不归向着前面走过去,没过多久便看到地面上时不时的冒出来一个小脑袋,不过转瞬之后这个小脑袋又钻进了地下。正是小任叁在不停的上上下下。
    看了几眼之后,归不归对着身边的‘徐福’说道:“你让这个小玩意儿停一下,老人家我有点眼晕。”
    ‘徐福’笑了一下,还是对着小任叁虚点了一下,随后小家伙的半截身子露了出来,好像再找什么东西一样,带着哭腔说道:“老头儿,你哪去了?你不管人参了吗?他们说你魂飞魄散了,他们都是瞎说的。你出来啊,别吓唬人参了……”
    ‘徐福’看了一眼小任叁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这个小家伙是个重情义的,最怕的人也是它最离不开的人。可惜了,只是个人参娃娃。如果这个小家伙是人的话,我都想收他做个小徒弟。”
    ‘徐福’正说话的时候,他们俩的面前突然有人影晃动。归不归费了好大的劲才看出来,晃动的人影是快速移动中的吴勉。就见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漫无目标的乱走着,完全看不出来他的目地是什么。
    “不是说心里最害怕的人吗?为什么老人家我看不出来他哪里害怕了?”归不归本来是抱着看吴勉洋相的心思,不过看着他只是漫无目地的乱窜。老家伙的脸上写满了失望。不过接下来‘徐福’的话让他更加接受不了。
    “阵法找不出来他怕的人,但一时半会又停不了,吴勉只能在他的心境里面自己去找怕的人。不过这个样子就算跑断了腿也不找不到他怕的人。”‘徐福’有些无奈了看了还在快速奔跑的吴勉一眼,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就算是我的本体也从来见过。别说见了,就连想都没有想过。”
    这几句话话刚刚说完,本来还在奔跑着的吴勉突然停下了脚步。这个动作让‘徐福’眼前一亮,自打这个男人开始寻找自己害怕的人,大方师的这丝神识便一直在观察他。本来都快要放弃希望了,现在吴勉的这个动作又让‘徐福’看到了一丝光亮。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又让‘徐福’无语了,就见吴勉虽然不在奔跑,不过只是稍微的停顿了一下之后,便开始溜溜达达的四处闲逛起来。吴勉走的及其随意没有目地性,走走停停之间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随性。
    归不归虽然猜到了这是怎么回事,不过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对着‘徐福’说道:“他这又是什么意思?老人家我还是看不出来他哪里害怕了。还是说这小子怕起来就是这个德行?”
    “他放弃了去找自己怕的人,老家伙,别那么看我,当初设计阵法的时候,我都没有想到这世上还会有这样的人。”‘徐福’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身边的归不归说道:“好了,没戏看了。本来还以为他多少会怕我……”
    说话的时候,‘徐福’已经转身向着他们刚才带着的房间走过去。不过他走了没有两步,身后的归不归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徐福’的背影说道:“照大方师你说的,外人只要一进来阵法就会自动启动,那么我最怕的那个人呢?怎么没出来?”
    “谁说没出来的?”‘徐福’转过来身子对着归不归淡笑了一下之后,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这不就在这里吗?只不过每个人表达害怕的方式不一样,老家伙你见到怕的人和事物,会想办法轻视、淡化他。虽然认识你这么久了,不过还是让我有一点吃惊。你和吴勉都算是异类了,一个没有怕的人,另外一个见到了怕的人也不怕。早知道有你们这样的存在,当初我也不用费尽心思琢磨这个阵法了。”
    “就知道老人家我也在阵法里面,不过能再次看见你也是件好事情。”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突然想到了一件要紧的事情。随后对着‘徐福’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怎么说也被你囚了一百多年,该出的也出了。你也看见了,我老人家身上没有一丝术法,随便跑出来一只野狗我都没有办法。大方师你慈悲慈悲吧,破解了我身上的封印。”
    “那可不行”‘徐福’看着一脸可怜相的归不归,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我们俩从小就认识,老家伙你什么样的人,我比你爹妈都了解。今天我破解了你的封印,明天你就敢到方士宗门前去找广仁的麻烦,我可不认为这一任的大方师是你的对手。”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顿了一下,看了表情从可怜到无奈的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和你说过的,破解封印的办法就在给吴勉的地图里面。陪着他慢慢去找,一定有你找到的那一天。”
    “那么哪一个地图总可以说一下吧?”听到了还有一丝希望之后,归不归便马上对着‘徐福’继续说道:“没有了术法多走两步路老人家我都喘的慌,让我省省力总可以吧。”
    徐福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说出来就不好玩了,再说也没有几个地图了。老家伙你运气好的话,没有多久你就可以解开封印了。”
    说完之后,徐福继续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你拿走这里的东西,燕哀侯嘱托我的事情也就算是完成了。这么多年了,我也可以和本体汇合。不过有件事要提醒你们,燕哀侯的孩子当初伤了魂魄,虽然经过了几次转世,伤势基本上已经复原。不过还是要小心不可以让她再次受伤,我在她的魂魄上打下了印记,有缘的话,你们再遇到她后世的投胎,记得照料一下。”
    “这个还用你说?老人家我见到了一定会关照她的,不过你要保佑在这之前我老人家能找回自己的术法。”一提到自己的术法,老家伙的心里便百爪挠心。要不是他也了解‘徐福’,知道这位前任大方师不可能现在就将自己的封印解除,当下已经死皮赖脸的缠着他了。
    看着‘徐福’越走越远,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对着面前的背影说道:“还有件事,那个太阳怎么办?当初你把他留在对面干嘛?怎么不一起带过来。”
    “太阳是转移法阵的阵媒,你见过那个法阵的阵媒会在法阵里面吗?”‘徐福’有些无奈的回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就把它埋在地下吧,稍后我会在太阳的上面摆一个相冲的法阵,不会让这里赤旱的。当年燕哀侯炼制这个法器就是一个笑话,想不到最后还是我派上了用场。”
    说到这里,‘徐福’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突然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对着他说道:“老家伙,你还欠我这个……”说话的时候,‘徐福’突然抬起巴掌,对着远处的归不归拍了一下。
    “啪!”的一声,老家伙的嘴巴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当下打的他眼前一黑,再睁眼的时候,看到了自己已经回到了山顶上,吴勉正在盯着他,索见到归不归醒过来之后,说道:“谁让你下去浪的?”
    归不归揉了揉眼睛,正要说话的时候,后面百无求和小任叁看到他醒了过来,也都围拢了过来。妖物瞪着眼睛,手指老家伙有些肿胀的嘴巴说道:“老家伙,谁扇你嘴巴了,说,我给你报仇去。”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