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四人行

    如果不是脸上有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归不归自己都以为刚才是在做梦。被百无求扶起来之后,老家伙分别的看了三个人一眼,随后捂着火辣辣的腮帮子嘿嘿一笑,歪着脑袋对着吴勉三个‘人’,用一种高深莫测的语气说道:“老人家我也是为了你们几个才被人打晕的,刚刚你们在下面是不是遇到什么可怕的人了?百无求我的儿,你在下面遇到了一个叫做百疆的同族。他不管三七二十一见面就打你,你爹爹我说的对吗?”
    百无求愣了一下,眼睛瞪着归不归,半晌之后才张大了嘴巴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怎么这知道的?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刚刚下去就看见一个大妖。人家的能耐一看就比我高,当时我还想和这大妖盤盤道,谁知道他奶奶的它二话不说看见我就打。我别说还手了,就连求饶它都打。这孙子最后才说它叫百疆的,不过老家伙,这个百疆揍我的时候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见周围有外人,你是怎么知道……”
    说到这里,百无求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把将归不归的衣服前襟揪住,瞪着一双牛眼对着它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说,你是不是躲在一旁看哈哈笑了?看你儿子我挨打,你就高兴是吧?要不你是怎么知道百疆揍我的?”
    “傻儿子,没有老人家我,现在它还在揍你呢。先把手撒开,我们爷儿俩有什么话慢慢说。”好容易劝着百无求送了手,归不归缓过来这口气之后,这才继续开口说道:“傻儿子,你仔细想想,那个叫百疆的怎么就放了你?是不是突然间它就不动手了,然后等你睁眼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它了,是不是?”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眼睛盯着百无求脸上的表情。见它默认了之后,便继续开口说道:“那就是你爹爹我,豁出去老命把百疆引走了。要不然的话现在要找个筐下去,把你一块一块的拼起来。”
    百无求品了品归不归的话,又回忆了当时的场景,这个老家伙说的似乎还真有些道理。当下他臊眉搭眼的给自己的‘亲生父亲’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嘴里说道:“没事你下去干嘛?你也这么大的岁数了,就算百疆不动你还能再活几年?我皮糙肉厚的让它打几下也就打了,打累了百疆自然也就不打了。你说你瞎掺和什么?它下手重点真打死了你,我又打不过它,不能替你报仇,最多也就是背后骂它两句。老家伙你自己说,这么就死了值不值?”
    “刚才的话,你爹爹我就当好话听。儿子,记住了,你爹我活了这么久,不是因为你孝顺,是你爹我的命大!”归不归咬着牙对着这个二愣子说完之后,又对着小任叁说道:“看见你们家老头儿了吧?燕哀侯留在这里一丝魂魄,就为了在这里等着你,要见你最后一面。不过有些话他当着你的面不好说,让老人家我转述一下。他让你以后要听老人家我的话,怎么说我老人家活了这么久了,什么都见过了,也不会害你一个小孩子。还有,别动不动就叫老人家我老不死的,燕哀侯说了,当初你是怎么对待他的,以后就要怎么对待我老人家。”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小任叁一咧嘴,“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哭了半晌之后,才抽噎着对着老家伙说道:“嗯,人参记住了,老头儿的话人参一定照办。老不死的,老头儿还说什么了?你再给人参说说。”
    “没了,就这么多……”任叁的后半句话让归不归的话都憋了回去。当下他将目光又对着吴勉,不过只是一扫而过。
    老家伙的这个举动让这个白发男人冷笑了一声,随后说道:“怎么,不打算对我说点什么吗?比如说我在下面怎么样了,看见了谁,你又是怎么把我救出来的。”
    老家伙干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吴勉说道:“那什么,老人家我在下面没看见你。被百疆一巴掌打晕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要不是你们把我老人家救上来,现在我可能还在下面趴着呢。”
    归不归的话在吴勉这里漏洞百出,不过守着百无求也不好再问什么。看着白发男人不追究自己的话,老家伙的心这才放下。叫来自己的‘亲生儿子’,向他打听自己晕倒之后,又是怎么被他们抬出来的。
    当时百无求闭着眼护住了要害,正趴在地上在被百疆压着打。突然间,自己身上被打的感觉消失,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见打他的百疆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在百无求纳闷的时候,吴勉抱着还在抽泣的小任叁向着他这边走了过来。
    看到百无求无恙之后,吴勉便让他跟着自己,先不管藏在这里的宝贝,将哭成一团的小任叁送上去再说。三个‘人’走了没有多久,就见老家伙归不归趴在地上。百无求扛着他一起回到了上面。
    “那么说下面的宝贝你们没有拿上来?”百无求说完之后,归不归便皱起了眉头。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看天色已经到了亥时。虽然刚才在自己的心境当中,对徐福的神识好像并没有惧怕的感觉。不过现在可能要再次下去遇到大方师,想起来这个归不归的心里便开始别扭起来。
    不过刚刚四个‘人’已经都下去过了,现在说自己这次不下去连百无求这个愣头青都会心生疑惑。当下归不归只能硬着头皮,听着那边吴勉开口说道:“既然刚才都下去过,那么就不用客气了,现在我们再下一次。老家伙,刚才我们几个经历的,这次应该不会再见了吧?”
    “那老人家我上哪知道去?”归不归打了个哈哈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就算这里面有什么阵法的,也是燕哀侯摆的。都是自己家人,看在老人家我的面子上,他不会对你们怎么样。”
    “那就最好了”吴勉用眼白看了一眼正在冲他讪笑的老家伙之后,对着已经止住了悲声的小任叁说道:“下面的禁制对你有限制,你跟着我下去。老家伙,你跟着你儿子下去,咱们到下面汇合。”
    最后一句话说完的时候,吴勉已经抱着小任叁顺着深坑再次跳了下去。看着他们俩下去之后,百无求背起了归不归,在下去之前突然对着他说道:“老家伙,你认识那个打我的百疆吗?知道在哪里能找到它?”
    这句话让归不归的心里咯噔一下,不过他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看了一眼自己的‘亲生儿子’之后,说道:“以前好像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怎么,傻儿子你想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他打了你就白打了吗?”百无求的牛眼一瞪,随后继续说道:“打我也就打了,打你可不行。我们做儿子的看见爹被人揍了,就白揍了吗?再等个一年半载的,等到你那什么了,我这里没有了牵挂就找他报仇去。打赢了最好,打不过它咱们爷俩就一起轮回,下辈子咱们当哥们儿处……”
    说完之后,也不等归不归回应,自己背着这个老家伙,纵身再次跳进了深坑里面。等到百无求双脚落地之后,归不归从他的后背上滑了下来。随后四个‘人’一起向着黑漆漆的里面走了进去。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