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嘴硬

    听到了这个老方士的话之后,吴勉突然冷笑了一声,说道:“让我猜猜看,你们大方师的怀疑对象,是我和你们家师祖。经过了火山和他的查看,就是我们俩把徐福的弟弟放出来的。是吧?”
    田永铭讪笑了一声之后,悻悻地回答道:“还有任叁先生,我师祖不归先生买通的总管,然后任叁先生利用地遁之法进入了囚禁之地。打开禁制之后放老人家您和吴勉先生进去,私放了徐禄之后,等到广义、广悌二位师叔祖赶过来的时候。你们两位在暗中偷袭他们。徐禄趁乱从囚禁之地逃走。”
    田永铭说话的时候,百无求便一直都在皱着眉头。好不容易等到这个老方士说完之后,它马上插嘴说道:“这里面怎么没有我?劳驾你再想想,这里面提没提到我,哥们儿我叫百无求。是不是我捅开钥匙把那个叫徐禄的放出来……”
    “你以为这什么好事吗?别人躲都躲不及,你还上赶子往上冲。”没等百无求说完,归不归已经脱鞋,一鞋底打在了这妖物的后脑勺上。一边打一边继续骂道:“你不走脑子的胡说八道,一旦人家也不走脑的听怎么办?广仁听到的话这罪名就算是做实了。到时候因为你一个二愣子的话被方士天涯海角的追杀,老人家我冤不冤?”
    “看来广仁是铁了心要把这个屎盆子扣在我们三个人的头上了。”吴勉没有理会归不归爷俩的胡闹,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田永铭继续说道:“还分析的这么面面俱到,如果不是出事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和你们大方师在一起,我都以为这件事是我们做的了。”
    “事发的时候,您几位和大方师在一起?这个倒是没人说过。”现在吴勉的名声已经盖过了归不归,加上他和广字辈几个人同样的白发外形。老方士心里更加不敢得罪这个白发男人。顿了一下之后,他陪着笑脸继续说道:“这里面总是有些误会的,和大方师解释清楚应该也就没事了。”
    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不再理会这个老方士。这个时候,归不归没有追上百无求。当下重新穿好了鞋之后,重新的坐在了自己徒孙的面前。没事人一样的对着田永铭说道:“永铭啊,出了这么大的事,大方师应该在宗门坐镇。那么谁会出来对付我们?广悌和大方师不对付,除了宗门大事之外,广仁也是指使不动他。广义和墙头草。要是老人家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广义和火山两个人出来找我们的麻烦,是吧?”
    “和老人家您料想的一摸一样。”田永铭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徒孙我是昨天出的宗门。火山师叔和广义师叔祖先徒孙一步离开的宗门。不过他们要是去往辽东,谁也想不到您老人家几位已经到了广陵城。”
    “不说这些了,说得越多老人家我们越没有活路。”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田永铭继续说道:“有点小事要麻烦你一下,帮老人家我去查点东西,首任大方师燕哀侯你知道吧?宗门里面应该有一本名册是他后人转世轮回的详细纪录。不需要你把它拿出来,只要看看燕哀侯这一世后人的转世地点和姓名就好。”
    “真不是徒孙我不帮忙”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老方士立马哭丧着脸继续说道:“最近实在是不怎么方便,本来徒孙我就是被派到出事的那个所在。只不过出来的时候请了两天的假,来广陵城看看几位故交。也是徒孙的运气不……那什么太好,才在这里遇到您老人家的。宗门的规矩您是知道的,如果弟子无辜而返,就是触犯了门规。”
    说到这里的时候,田永铭擦了一把冷汗。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老人家您可能不知道,现在宗门里面所有有关首任大方师燕哀侯的典籍都被找出来,封存在大方师寝室的经阁当中。由火山师叔亲自看管。没有大方师的法旨,谁都不能到经阁当中私窥。否则以反叛师门论处……”
    “那么说,想要燕哀侯后人转世的消息。只有亲自去问大方师了,是吧?”归不归一边说话,眼珠一边在他的眼眶里面乱转。看的田永铭心里直发毛,当初他听过自己的师尊说起过这位师祖。他师尊的原话是:“只要你师祖转眼珠,三天之内一个有人要倒大霉,这个万试万灵……”
    “好了,老人家我也不难为你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自己的徒孙说道:“燕哀侯后人的事情,老人家我自己去查。大方师派给你的差事也不能误了,赶你的路去吧。”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还没等田永铭庆幸,这个老家伙又继续说道:“怎们爷俩隔了几百年再见也是有缘,你把要去的地址告诉老人家我。等到有空的时候。我们过去看看你。”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田永铭脸上的表情顿时苦了起来。那个关押修士的地点他哪有胆子告诉自己这位师祖?不过现在这个老祖宗的话已经出口了,不说的话现在这一关他就过不了。
    就在老方士发愁的时候,就见老家伙用手指蘸了酒水在桌子上写了几个地名。他一边写嘴里一边说道:“我老人家也知道这件事麻烦你了,不说就不说吧,老人家我也有别的办法知道。”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故意将‘不说’两个字说的极重。他眼睛看着自己在桌面上写的四五个地名,嘴里慢悠悠的说道:“知道你还有大事要忙,走吧,咱们爷俩儿再见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
    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归不归的话意里面还带出了淡淡的忧愁。听的田永铭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站起身来,对着归不归施了一个大礼。由于动作太大,他宽大的袖袍在桌子上有意无意的抹了一下,施礼之后,归不归的这位徒孙转身,头也不回的向着酒肆外面走了出去。
    归不归也没有理会田永铭,他的眼睛看着酒桌上唯一留下来的一个地址--黄龙涧。嘿嘿的笑了一下之后,老家伙身手将这几个用酒水写出来的字抹去。随后抬头冲着坐在对面的吴勉说道:“我老人家这个徒孙没有别的优点,和老人家我一样,就是嘴硬。不说就是不说。”
    “对啊,真的和你一摸一样。”吴勉用带着嘲讽的语气说了一句之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家伙。这次你打的什么鬼主意?说吧,想把谁偷出来换燕哀侯后人的下落?现在算算值钱的也就那俩一摸一样的人了。”
    “老人家我胆子没有那么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当初黄龙涧和其他几个地点都是被徐福那个老家伙选出来的。不过他可不是为了关押那个人的。当初是想把不好招惹的妖兽封印在里面,因为放在宗门太危险,才选了这几个地方作为后备的。你说,如果那些妖兽都从那里跑了出来。广仁他们还有心思惦记我们俩吗……”
    后面的话,吴勉替他说了出来:“到时候他会从宗门抽调人手过来,到时候趁着方士宗门空虚,你就有下手的机会了。你想得不错,不过还有一件事你想到没有,那个黄龙涧我们怎么进去?”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