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风流眼

    之前三个猎户从上山开始起,便一直都在这两个方士的监视之下。他们是如何捕猎采草药以及埋下兽夹,所有的一举一动都是在两个隐身方士眼前完成的。现在中年方士一瘸一拐的回来,一看就是不小心误踩了捕兽夹伤到的。
    当下,小方士从藏身的地点走出来,快步过去查看中年方士腿上的伤势。不过就在他走到跟前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随后身子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知。
    小方士倒地的一刹那,吴勉和百无求凭空出现在他的身边。这时候,那个受伤的中年方士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变成了那个一脸褶皱的归不归。
    “这个小家伙不会被你弄死了吧?”看着直挺挺躺在地上的小方士,归不归回头冲着自己亲生儿子说道:“老人家我怎么和你说的?现在这时候千万不能有人命。本来已经被人家扣了一身的屎了,再闹出人命的话,那跳进大河里也洗不清了。”
    “老家伙。你没了术法眼睛也瞎了吗?”百无瞪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他中了我的妖术,现在正做梦和你演的方士撕巴呢。我就闹不懂了。两个小方士至于这么麻烦吗?直接打晕之后扔草丛里面不完了?”
    “那谁都知道这山上上来外人了。”老家伙摆起来他当爹的谱来,对着百无求数落道:“没事你也动动脑子,这不是让你堵着门骂大街,现在我们是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把里面搅得越乱越好……”
    吴勉早已经习惯了这爷俩的沟通方式,当下,这个白头发的男人靠在一棵大树旁,好像看戏一样的看着归不归和他的‘亲生儿子’拌嘴。
    老家伙说的唾沫星子横飞的时候,任叁的小脑袋从他的脚边露了出来。看着这一对爷俩说道:“有你们这样的吗?让人参在里面等半天,你们爷俩在这里吵架玩。老不死的,你说的风月眼那边没人,不过你们再这么磨蹭下去的话,就不好说了。”
    小任叁的话终于让归不归想起来正事,当下,由老家伙先是指使百无求将两个方士藏好。避免被野兽所伤,随后带着吴勉三个人向着山中腹地走去。他一边走一边对着身后的几个人介绍起来这做降龙山来……
    这做降龙山就是后世所称的死火山,山顶内陷是一个巨大的盆地。当初徐福就是看中这里得天独厚的环境之后,才选在这里建造一个囚禁之地的。
    山顶的盆地便是当初归不归亲自督造的黄龙涧,由于地势所限,只有一条可容纳一人行走的小路通往黄龙涧中。整个黄龙涧都下了本钱摆了一个巨大的禁制。在里面的山庄任何人都不可以使用五行遁法。所以当初广仁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没有内鬼,外人会混进来放跑徐禄。
    而当初归不归留下了后门是一个流沙眼,山顶有一处所在是方圆百余丈的流沙之地。一般人只要双脚陷进去便必死无疑。不过里面有一个可以容纳一人进出的薄沙之地,当初归不归就是将连通黄龙涧的后面设在了这里。
    外面看着这里和流沙之地没有丝毫的不同,不过只要大着胆子跳进去,瞬间之后便可到达黄龙涧里面的一处所在。不过不知道内情的人,绝对不会有人有这样的胆子。老家伙设计完这个暗道之后,还将这里起了一个名字叫做风流眼。
    当初整座山的布局都是出自归不归的手。除了山腰处两个方士实在避不开之外,老家伙带着吴勉三个人躲开了山上其他所有暗哨监视的所在。不过这样一来多少要绕点路程,四个人一直走了将近三个时辰,才到了归不归所说的流沙之地。
    不过到了这里之后,归不归有些傻眼。他当初当作记号留在流沙之地外围的几块巨石已经被人挪开,有这几块巨石计算角度,归不归才能算出来自己留出来的暗门在哪里。
    现在巨石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的,连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当下,归不归背着手围着流沙之地转开了圈。想凭着自己二三百年前的记忆,想起来风流眼的所在位置。
    不过那么久之前的事情,岂是老家伙说想就能想起来的?看着归不归走了小半个时辰都没有什么结果。百无求第一个不耐烦的说道:“老家伙,还能想起来吗?想不起来咱们就从正门杀进去,我就看不惯你这偷偷摸摸的样子。在外面别说你是我老子啊。我丢不起这个人。”
    “你以为我想认你吗?”归不归回头瞅了百无求一眼,刚刚想要化为悲愤状,然后诉说自己当初是怎么一把屎一把尿将百无求拉长大的时候。突然看着这妖物所站的位置恍惚了一下。虽然对着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吴勉说道:“你站在那里,对,就是那棵树右边的位置。再往左边一点点,好,停。可以了,小玩意儿。你去他们俩中间,不是那里,偏我们家傻儿子三步。一、二、三,好!就是那里了。”
    吴勉和小任叁知道归不归是想起来他作为几个标记物的位置,这一大一小倒是没有和老家伙矫情。当下按着归不归的指派站到了各自的位置。看到结果人都已经站好之后,归不归参考着三个人的角度,指着流沙之地的中心。对吴勉他们三个人说道:“就是那里了,看到了吗?就是个沙窝的位置。就那里跳下去,就是一闭眼的功夫,再睁眼就到了黄龙涧了。”
    说到这里,老家伙突然嘿嘿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三个人继续说道:“好了。老人家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记住了,进去之后别让人看见你们的脸,放两把火把声势闹的大点就赶紧出来。然后你们还要趁乱去方士宗门把东西顺出来。”
    “你又把自己摘出来了?”吴勉冷冷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暗道是你留的,里面也都是你看着建造起来的。不打算回去看看里面的变化吗?”
    “要是老人家我还有一丁点术法,现在说什么也要进去看两眼,看看这里被广仁那个小兔崽子糟蹋成什么样子了。”归不归几句场面话说完之后,马上又变了一副嘴脸。冲着吴勉讪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我老人家一点术法都没有了。就算回去也是给你们几个人添累赘。还不如在这里等你们……”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觉到有人从背后抱住了自己。等他反应过来这是百无求把他抱起来的时候,老家伙的双脚已经离地。这时。听到那个‘亲生儿子’在自己的耳边说道:“老家伙,一起下去吧,这里荒山野岭的。把你留在这里,儿子我还怕你被豺狼虎豹什么的吃了。下面有我看着你,就算真什么大事,大不了咱爷俩死在一起。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是那句话,黄泉路上你等着我,下辈子咱们当哥们儿处。”
    说完之后,百无求的脚尖一点地,抱着老家伙一起跳了起来。这家伙倒地是妖物,身子窜起来之后跳出去十几丈远,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归不归所指的风流眼位置。
    归不归长大了嘴巴,还没等叫出声来,身子已经坠入到了流沙当中,嘴里面瞬间被灌进了满嘴的沙子。不过只是这一瞬的功夫,随后两个人便穿过了流沙,四只脚稳稳的站到了地面上。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