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相互试探

    现在的黄龙涧当中,大部分的火势都已经被熄灭,空气当中都是一股焦糊的味道。趁着众方士都在救火的档口,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三人混进了方士居住的房子里。摸出来三件方士的衣服换上,然后归不归就地取材,将他们三个人变成了另外的一副模样。归不归将吴勉、百无求二人装扮成两个之前见过的小方士模样。他自己也是豁出去了,易容成为了自己的小徒孙--田永铭的模样。
    之前吴勉利用术法变化成了火山的样子,不过如果遇到修为比他高的方士,一眼便能看穿他的术法。现在被归不归重打造了一番之后,就算和广仁面对面,大方师也未必能看出来破绽。
    等到焕然一新三个人扛着水桶之类的救火器具冲出来的时候。黄龙涧里面的火势基本上已经扑灭。方士们都聚集在一起,相互的清点人数查看有没有伤亡的情况。
    吴勉三个人扛着水桶为了黄龙涧转了一圈,看到虽然大部分的方士都在忙着救火。不过这些方士的修为相对较低,真正修为高深的方士都守在几座四角楼旁,任凭远处的火势冲天,这些方士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
    三个人转了一圈之后,藏身在一处火势被扑灭的房子里。这里的房盖已经被烧掉大半,还在不停的冒着黑烟,任谁见到也不会怀疑这里会藏着人。
    “我就不明白了。刚才那么好的机会不逃,还要留在这里干吗?”缓过来这口气之后,蹲在地上的百无求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家伙,现在我就动脑子给你看,出口那边已经回不去了。这里都是方士,最晚一两天我们就会被被他们发现,到时候咱们爷俩就真的要同归于尽了。”
    “辛亏你这是动过脑子了”归不归看着正在朝自己瞪眼睛的‘亲生儿子’,学着吴勉的样子讥讽地笑了一声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那你再受累想想,我们已经在火山的面前露过脸了。真要是出去的话,这屎盆子就是扣在身上一辈子了。到时候真的就是天涯海角的被方士们追杀了,广仁、火山他们正愁没有借口整治我们。现在逃都不要什么借口了,就算徐福那个老家伙钓完鱼回来,也没什么好说的。”
    百无求还是没有想通,当下依旧瞪着眼睛对着自己的‘亲爹’说道:“那么藏在这里,那些方士就把我们忘了?反正也是要被追杀的,为什么不多远一点?”
    “因为真正放火的那个人也在这里”这时候。吴勉替归不归说道:“既然我们出不去,那个人也应该还留在这里。只要把那个人挖出来,就可以用他来交换燕哀侯后人的地址。”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又将目光对准了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对着老家伙继续说道:“这个是你督造的,连暗道都造出来了,那么什么地方还能藏人,应该也瞒不了你吧?”
    听了吴勉的话之后,归不归苦笑了一声。说道:“二百年前你问这个,老人家我还能画个地图,把能藏人的所在一处一处给指出来。不过现在这里完全变了样子,好好的一处黄龙涧,竟然弄的和思过阁一摸一样。广仁那孩子也是无聊,那么喜欢思过。他自己怎么不去那里带上十年八年的。”
    “那么说还是要我们自己去找了”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藏人什么的老家伙你最拿手了,找出来个把人。应该难不倒你吧?”
    “那你真是太给老人家我面子了。”听了吴勉的话之后,老家伙苦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先熬过这一阵再说吧,不出我老人家所料的话。广仁那里马上就有大动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广仁就算是挖地三尺,也会把我们挖出来的。不过弄不好也是件好事,说不定那个扣屎盆子的运气比我们差,先一步把他挖出来也不好说。”
    “要是那些方士先发现我们呢?”在二愣子的字典里面,找不到顺着人说话这一说。当下直截了当的一盆冷水泼在归不归的脸上:“老家伙,本来你们就和那个叫做广仁的有旧怨吧?到时候他们新账老账一起算,你烧他们的房子。他们把你点了天灯。别说,我看着都很公平啊……”
    “闭嘴!早知道你不会说人话,生下来的时候。我就应该先把你的舌头剪下来的。”归不归骂了一句之后,没等百无求还嘴,他已经转头对着吴勉说道:“我们三个人的目标太大。真被这个二愣子说中了的话,一露馅就是三个人一起露。这样,咱们散开。各自找各自的藏身之地。三天之后,还是在这里集合,到时候再想办法把那个扣屎盆子的挖出来。要是谁的运气不好被广仁找到了,咬死了就说其他的人已经顺着暗道逃了。只要剩下的两个人能找到那个扣屎盆的,就能把关着的人赎出来。”
    归不归说完之后,百无求见缝插针的来了一句:“要是我们三个都被广仁抓起来了呢?老家伙,这个不是不可能啊。”
    归不归实在受不了这个二愣子儿子,咬着牙对它说道“那老人家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各自分开躲藏的时候,大方师广仁正和火山从那座废弃的囚室里面走出来。归不归暗藏的通道还是没有躲过大方师的眼睛,当下,广仁一连派出去了三个门人弟子,从风流眼中出去,去查看吴勉、归不归三人是不是已经从这里逃遁出去。
    不久之后,回来的方士查看结果并没有发现刚刚有人从风流眼逃离的迹象。那就是说明这几个人还留在黄龙涧中,广仁一连颁下几道法旨,让看守各个要道的方士打起十二分精神,开启所有的人法阵,三天之内任何人不得进出黄龙涧,一定要把吴勉、归不归等人找出来。
    将归不归留下来的暗道封住之后,大方师师徒二人才从这废弃的囚室里面出来。防着里面还有别的通道,从这里出来之后。火山在广仁的默许之下,一把火将身后这座废弃的囚室烧着。叫过来附近的一个小方士,让他亲眼看着这里面完全烧毁之后,向他禀告。
    回到了大方师的住所之前,广仁先去了关押其中一位问天楼主的四角楼。看着那个被铁锁链固定在墙上的人,大方师慢悠悠的说道:“刚才吓到你了,不过不用担心,外面的火势已经被熄灭了,我不会让这里的客人被火伤到的。”
    “不会被火伤到的意思,就是说再大火烧过来之前,我们这些人已经被你们送去轮回了,是吧……”说话的问天楼主是当初在寿春城外被广仁、吴勉设计抓到的那位,一阵怪笑之后,他继续对着大方师说道:“大方师,刚才你只是说了火势被熄灭了,可没说纵火之人怎么样了,难不成你们还没有抓住他吗?那大方师你就太难看了。”
    “抓住他是早晚的事情,我并不心急。”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盯着姬牢的眼睛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没有决定应该如何处置这个人,是留他和楼主你一样在这里这里做客呢?还是直接送他去轮回呢?不知道楼主可不可以给一点意见?”
    看着这位楼主没有回答,广仁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怪异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他盯着姬牢的眼睛说道:“看来这件事我想错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