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作饵

    还没等田永铭反应过来,里面那人已经一把将他抓了进来。他刚刚想要反抗的时候,就见那个一摸一样的自己在脸上摸了一把,随后田永铭那位最不想看见的师祖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看到了归不归的同时,田永铭便是一身的冷汗。他第一个反应是回身查看身后有没有人跟过来,确定了没人之后。他才快速的关上了房门,冲着还在冲着自己嘿嘿直笑的归不归说道:“外面那把火还真是您老人家放的?师祖,您老人家真是惹下大祸了。为了您这把火,大方师已经决定舍弃这里了。明天午时送两位问天楼主连同楼里面的主事人轮回,彻底断了您的念想……”
    “你哪只眼睛看到那把火是老人家我放的?”归不归丝毫不把自己徒孙的话放在心里,就说田永铭说的是别人一样。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我老人家教你个乖,你们大方师怎么干不是冲着老人家我来的。他知道这把火是谁放的,这么干只是想把那个人引出来而已。”
    “您老人家的意思是,这黄龙涧里除了你们几位,还有别人也混进来了?”归不归的话吓了田永铭张开了嘴巴,半晌都没有闭上。在他的心目当中,这黄龙涧是堪比方士宗门的一处所在。上次是因为有内鬼里应外合才让外人进来放走了徐禄,现在归不归他们进来不算,黄龙涧里面竟然还有外人混了进来,这个让田永铭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什么时候这用来囚禁修士的场所成了外人想来就来的地方了。
    “把嘴巴闭上,永铭你这是吃了多少大蒜?你们家大方师连个麦饼都舍不得给你们吃吗?”归不归半调笑着继续说道:“把心方肚子了,你们家大方师都不当回事,你一个小喽啰找的什么急?”
    说到这里,归不归好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拉着田永铭面对面的坐在了两个蒲团上,拿过放在地上的酒壶,给自己满满的斟了一杯酒,喝下去润了润喉咙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你们大方师已经撒下了香饵。就等着那个人自己去咬钩了。永铭啊,别说祖师爷爷不疼你。从现在到明天中午,想个办法向你们大方师告个假吧。祖师爷爷我知道留在方士门中的这一支不受待见,小心大方师用你来作饵,你就说拉肚子起不来了。”
    “老祖宗,我是辟谷的。小一百年不吃东西了。拿什么往外拉?”田永铭当下咧嘴苦笑了一声,归不归说的没错,自打他被踢出方士一门之后。留在门中的那一支门人弟子的待遇便一天不如一天。田永铭地师尊就是不停的被同门排挤,最后郁郁寡欢的入了轮回。
    这几年也是田永铭左右逢源,在方士门中得了个好人缘,这才慢慢的混了出来。就这样,一旦方士门中有什么出力不讨好的活,还是有人第一个就把他想起来。按着以往的经验来说。不出一个时辰,田永铭就会被火山找去,给他一个可以在方士门中扬名立万的好机会……
    看着自己的徒孙眼神已经发狞。归不归便已经知道他说的话已然起了作用。当下嘿嘿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田永铭说道:“也不是祖师爷爷吓唬你,这次放火的和上次放走徐禄的那应该是用一个人。广义、广悌他们俩都不是对手,一旦真的选中你去作饵,而你又告不下这个假。记得,实在不行就自己了断吧,起码魂魄还能落个全须全影,不影响下一世投胎转世。”
    这几句话好似又往烈火中加了一瓢热油,田永铭的冷汗瞬间便顺着额头流了下来。看到了自己徒孙的反应之后,归不归叹了口气,随后对着自己的徒孙再次说道:“好了,祖师爷爷就说这么多了。娃娃你好自为之吧,命好的话,你转世投胎还能在遇到祖师爷爷。不过可惜,那时候大概你也不认得祖师爷爷我了……”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外突然传来了有人走路的声音,随后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传了出来:“田师兄在府上吗?火山师叔请你过去,说有件事要请你去办。”
    归不归算的竟然分毫不差,他们祖孙二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火山已经派人找上门了。看着自己徒孙已经开始发白的脸色,归不归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凑在田永铭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这句话说完,田永铭的脸色便开始纠结起来。这时候。外面叫门的人得不到回应,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归不归的这位徒孙一咬牙。冲正在笑眯眯看着他的归不归一点头。随后对着门外大声说道:“请稍等一下,容我更衣之后再去请见火山师叔。”
    说话的时候,田永铭已经从箱子里面找出来自己的外衣。他取出外衣的功夫,归不归已经掏出来准备好操碎的泥草,对着铜镜里面的自己,开始捣鼓起来。
    半晌之后,屋门终于被打开。田永铭笑着对站在门口的两个方士说道:“让二位师兄久等了,要见火山师叔马虎不得。整理了仪容耽误了一点时间……”
    “田师兄不用多说了,别让火山师叔等急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没等田永铭说完,其中一个胖点的方士已经拦住了他。看得出来,这二人都在极力的巴结火山。见到这个老方士出来之后,便不停的催促着他。
    由于黄龙涧当中不能使用五行遁法,当下。三个人只能一路走着。差不多一刻钟之后,三个人便在一座四角楼前见到开始为明天火祭问天楼余孽做准备的火山。
    见到了二人将田永铭带到之后,火山摆手让那二人退下。随后对着这个须发皆白的老方士说道:“永铭。这次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把握的好,这次之后,你会转到我的名下,田永铭便是我火山的亲传弟子。”
    “师尊有何指派,哪怕是赴汤蹈火,弟子都在所不辞。”听到了火山的话之后,田永铭立马跪在了地上。说话的功夫便对着面前的红发男人行起了师礼。
    看到这个老方士要给自己磕头,火山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一闪身躲开了田永铭的大礼,随后对着有些发愣的老方士说道:“不着急行礼,这件事办好之后。我要请示大方师,改了你的法帖之后,你才算是我正式的门下弟子。但是如果这件事你没有办好,那你我今生的师徒之缘也就烟消云散了。”
    听了火山的话之后,田永铭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先磕了个头之后,才对着这位大方师的首徒说道:“弟子就算是肝脑涂地,也一定将师尊所咐之事办好。”
    火山有些无奈的受了这个头,当下拉着田永铭起来,对着他说道:“半个时辰之后,你到几座四角楼里走转一圈。在两位问天楼主那里待的久一点,然后你去大方师的住所再带上半个时辰。不需要你说什么,不过要记得,从大方师那里出来之后,不要回你的住所,围着这黄龙涧里面走走,装作大方师交代你去办什么事就好。”
    “火山师叔,您这个要我作饵……”这时候,田永铭也明白了火山是什么意思,当下嘴一咧,对着这个红头发的男人继续说道:“我的术法低微,怕是难以胜任火山师叔您交待的事情。”
    听到田永铭改了口,火山反而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面前的老方士说道:“我看中的就是你没有什么术法……”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