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三人行,必有田永铭

    片刻之后,大方师广仁的住所,火山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纵火之人露面了,不过他没有和装扮成田永铭的归不归动手。那个人好像不敢确定田永铭的身份,两个人并没有动手。师尊吩咐过要坐等渔翁之利,故而弟子并没有出面拦截纵火之人,也没有拆穿归不归的身份。”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山顿了一下。看他这样子似乎刚才的话并没有说完,不过犹豫了一番之后。他还是将后面的话有咽了回去。
    火山说话的时候,广仁正半躺在一张卧榻之上。他手里拿着一封竹简,正慢悠悠的翻看着。听到火山说完之后。大方师合上了竹简,对着自己的首徒说道:“怎么?还有什么说不出来吗?”
    火山不会对自己的师尊撒谎,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再次开口说道:“弟子以为这田永铭未必是归不归假扮的,此人虽然诡计多端,不过生性谨慎。没有把握之下几乎从不用险。而且此时他的术法尽失,这样的情况下,能潜入到黄龙涧中已经实属不易。弟子不信这归不归胆子大到没有术法就敢冒充自己的徒孙混迹于大方师的身边。”
    “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不过还是忽略了一件事。”大方师冲着火山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他和吴勉到这里干什么来了?我们之前才刚刚翻脸,现在他们躲我还来不及,为什么会主动的送上门?”
    连续几个问题让火山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广仁有些失望的看着自己的弟子,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早晚是要出海追随前任大方师的,如果你看事物还是这么肤浅的话,让我如何安心的将大方师的道统传给你?大方师是统领天下修士的人物,眼光不能和世人一样的肤浅。同样一件事,世人看到一二的时候,修士要看到三四。而方士要看到五六。但是大方师就要看到八九……”
    广仁每说一句,火山的头便低下了一分。等到大方师都说完,他的弟子已经羞愧的抬不起头来。
    “好了,多说无益,归不归和纵火之人这件事情继续小心跟进。”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从卧榻上起身。将手里的竹简放好之后,再次对着火山说道:“现在我们、归不归和纵火之人是三股相对的势力,虽然我们方士的势力最大。不过还是先让他们相斗一番的好。刚才那个纵火之人并不是怀疑田永铭是不是归不归假扮的,他是在怀疑归不归是不是真的耗尽了术法,毕竟他又自己的术法做饵,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
    广仁说完之后,火山答应了一声,最后说到了午后火祭问天楼余孽的事情:“如果那纵火之人并没有按着弟子预想那样。去打救姬牢等人。那么弟子应当如何处置问天楼的余孽?”
    广仁的脸上流露出来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火山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你来看着办。”
    “弟子明白了。”火山回答了一声之后。对着广仁说道:“不管有没有人来搭救问天楼的余孽,正午之后都将是问天楼余孽的寿终正寝之日。”
    这句话让大方师脸上的表情好了很多,当下不再理会自己的这位弟子。从书架山又拿起来一封竹简,继续半躺在卧榻上读了起来。火山对着自己的师尊行了一礼之后,倒退着从这间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如此同时,黄龙涧的一片密林之上。一个黑衣人隐身躲藏在上面。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斜对面的一座小院,刚刚田永铭被人扶了进去。知道了这个老方士马上就要成为火山的亲授弟子之后,送来回来的方士客气的都有些过分,几乎比对上火山本人还要好上几分。
    归不归出了方士一门之后,田永铭这还是第一次这么风光过。客气了几句之后推说自己刚刚受到了惊吓,便将送他回来的几个方士请出。随后打算趁着天色还没有完全亮起来,先休息一下再说。
    他屋外的大树上,黑衣人看着已经熄灯的屋子。自言自语的说道:“你的术法真的耗光了吗?还是说这是你和广仁演的一场戏,就为了把我骗出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黑衣人好像想起来了什么。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盯着田永铭睡觉的那间屋子,嘴里喃喃的说道:“还是说你压根就不是那个老家伙……不会……我不会看错的……”
    黑衣人在大树上待了一刻钟左右。看到房子里面的田永铭不像有离开的迹象之后。他便打算从这里离开,就在黑衣人要离开的一瞬间,本来黑洞洞的房间里面突然再次点亮了灯火。这个动作让黑衣人愣了一下。随后他继续隐身在树上,眼睛盯着对面的小院子。
    片刻之后,点亮了灯烛再次熄灭。就在黑衣人不明白里面的田永铭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房子的大门突然打开一道缝隙,随后就见一个人影闪身从里面窜了出来。左右看了一眼之后,便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田永铭!看清楚了这个人的相貌之后,黑衣人冷笑了一声,就在他准备跟下去的时候。突然看见院子里面的房门再次打开了一道缝隙,随后,另外一个一摸一样的田永铭从里面窜了出来。
    第二个田永铭先是左右看了一眼,随后向着第一个田永铭相反的方向跑了过去。
    好手段!这是归不归和田永铭两个人都出来了。黑衣人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怎么样只要追上去一个就会有收获。现在和刚才那会不一样,如果自己追上去的真是归不归,在黄龙涧中他和自己处境也差不多。就算他的术法还未尽失,也不敢使用威力大的术法将自己暴露在广仁和火山的监视之下。到时候自己起码后退不是问题。如果追到的是田永铭,那就更简单了,一个快要到寿数的老人最是怕死,用这个来吓唬他。几句话就能把归不归那个老家伙的真实意图吓出来。
    就在黑衣人打算随便跟上去一个田永铭的时候,那间房子的门第三次被人从里面打开。随后第三个田永铭从里面出来,他前后左右的看了一圈之后。突然脚下发力,向着第三条路快速的跑了下去。
    怎么会有第三个田永铭!黑衣人愣了一下之后,虽然马上明白这可能是吴勉或者是那妖物假扮的。不过黑衣人还是有些猝不及防,想去追第三个出来的田永铭,心里面突然多了一个念头--会不会还有第四个田永铭出来……
    就在黑衣人愣神的功夫,三个田永铭向着三个方向越跑越远。第一、二个已经跑的不见了踪影,而房子里面始终等不到等四个人出来。无奈之下。黑衣人实在等不起了,瞬间从大树上跳了下来,随后离弦之箭一样的跟着第三个出来的田永铭追了下去。
    就算第三个出现的田永铭已经跑远,不过以黑衣人的修为,追上他也只是片刻之后的事情。不过这个田永铭的出现在黑衣人的意料之外,防着他们设下了什么陷阱,黑衣人只是慢慢的逼近田永铭的身后,并没有一鼓作气将他拿住。
    好在田永铭只是在一些无人的小路上狂奔,并没有引起来其他方士的注意。黑衣人也是越追越近,就在他马上就要动手的时候,突然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座宽大的庭院。当时黑衣人心里觉得这庭院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是谁住的。这些日子他一直躲藏这黄龙涧中伺机而动,除了外面逃跑的路线和几座四角楼之外,剩下的地方还真的没有去过。
    这个二百多岁的老方士直接冲进了庭院,跑到一个红头发的男人近前,抱着他的大腿说道:“师尊,您老人家救命啊……”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