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交易

    “归师兄,什么时候你也开始挑拨离间了?”广孝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请你放心,你可以走,妖物可以走。但是吴勉要留下。”
    “广孝,你什么时候提问天楼主说话了?”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怎么,你嫁给他了吗?那么以后问天楼就是三位楼主了?还是说你老老实实做楼主背后的男人?”
    “原来广孝你小子还好这个调调?”归不归‘满脸惊讶’的看着广孝,有些夸张的拍了拍胸脯,随后说道:“老人家我就说以前你看我的眼神不对劲,原来小娃娃你是垂涎我老人家的美色。幸好老人家我不好这调调……”
    “归师兄,你把心放进肚子里。你放心,我就算哪一天真的有了断袖分桃之癖,也不会把你老人家怎么样的。”对归不归的调笑,广孝没有一点恼怒的神色,几句话化解了之后,便又将矛头指向了吴勉:“归师兄,现在可以带着那只妖物走了。有句话我要劝告你。你是长生不老的体质,没有了术法还能找个地方做个富家翁。不过如果没了命,那可就什么都没了。”
    论起斗嘴。除了自己的便宜儿子百无求之外,归不归就没有怕过谁。不过就在他要还嘴的时候,冷不丁听到身边的吴勉开口对着广孝说道:“你真的能做主吗?现在你说只留我一个,一会你男人说谁也不能走。我们应该听谁的?”
    广孝淡淡的笑了一声,好像没有听到吴勉话外之音一样。对着姬牢的方向躬身施了一礼,随后才对着吴勉回答道:“我是在替楼主说话,只要你下来,归师兄和那个妖物都可以从这里离开。只要日后不在寻问天楼的麻烦,自然不会有人不利于他们。”
    吴勉没有理会广孝的回答,他将目光转到了姬牢的脸上。看着这个人男人,说道:“你不说句话的话,我可不敢相信你向好的话。”
    刚才姬牢已经开口让吴勉他们离开了。现在被突然出现的广孝这么一搅局,他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他心里的想法和归不归刚刚说的一样,另外一个自己还在吴勉的手上,挑这个时候出来搅局,广孝这是想干什么?
    不过这样的档口,姬牢也只能顺着广孝的话说。当下他目无表情的对着吴勉说道:“广孝说的就是我说的。只要你留下,归不归和百无求都可以走。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不会伤害你的性命。把徐福交给你的东西给我。我一样会放了你走。”
    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姬牢的心已经提了起来。照着吴勉那个脾气,这个时候应该用手里的短剑在另外一个自己的身上捅几个窟窿了。如果这个白发男人在盛怒之下控制不住自己力道的话。一剑将另外一个自己的脑袋砍下来,也不是做不出来的。
    没有想到的是,吴勉只是怪异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姬牢点了点头,说道:“好,一言为定。放了老家伙他们俩。看着他们俩走出去之后,我就把这个楼主还给你。不过如果你们想趁着他们离开的时候下黑手的话,第一个下去轮回的,就是另外一个你。”
    说话的时候,吴勉又将匕首架在了楼主的脖子上。从他的动作来看,只要姬牢三个人有任何一人异动。他真的会瞬间斩下楼主的脑袋。
    姬牢皱着眉头看了看吴勉,又保持着同样的表情看了看远处的广仁师徒俩。沉默了一会之后,他点了点头。盯着吴勉说道:“好,不管谁动,第一个轮回的是另外一个我。第二个轮回的是向你们发难的人,第三个轮回的一定是你。我说到做到……”
    “那就值了”吴勉嘲讽的笑了一下之后,看了身边的归不归和百无求一眼。随后对着老家伙说道:“知道出去的路吧,现在就走,能走多快就走多块。”
    吴勉和姬牢讨价还价的时候。归不归的眼睛一直在眼眶里面打转。看到吴勉让他们俩走的时候,老家伙和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对了一下眼神,随后哭丧着脸说道:“本来还以为跟着你。能把老人家我的术法找回来,现在看我老人家的后半辈只能找个地方忍着了。回去跟任叁说,明天开始少做一个人的饭。”
    “老家伙。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就说小爷叔不是人脾气,说翻脸就翻脸的。不过毕竟是自己家亲戚吧?最后一程了,不能说两句好话吗?”几句话斥责了老家伙之后,百无求又将目光对准了吴勉:“小爷叔,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先走一步,我把我们家老家伙送走之后就去找你。咱们下辈子拜把子不见不散……”
    没等这个二愣子说完。归不归已经主动的爬到了他的后背上。拍着自己便宜儿子的脑袋,指着出口的位置说道:“可以了,再不走的话。就轮到你先下去,给你小爷叔找个好位置了。”
    百无求白了归不归一眼,重重的吸了口气之后。不在和吴勉说话,背着归不归拔腿向着黄龙涧外面跑去。等到两个人跑远之后,广孝和自己的弟子对了一下眼神。随后从各自的位置同时向着吴勉的方向慢慢走过去,不过两个人刚刚走了没有几步,吴勉搭在楼主脖子上面的短剑已经开始压了下去。刀锋进肉半寸,吴勉指着顺着楼主脖子滴滴答答流下的鲜血。对着姬牢说道:“现在顺序好像已经定好了,第一个是另外一个你,第二个是广孝师徒俩。第三个是我,对吗?”
    “广孝先生,你的动作有些难看了。想要渔翁得利吗……”这个时候,姬牢对广孝的怒气已经越来越盛。看着他们俩不顾另外一个自己的安危,当下姬牢甚至有了解决吴勉之前,就要和这对师徒俩翻脸的打算。
    “我们师徒也是救人心切。还望楼主不要怪罪。”广孝笑了一下之后,和弟子灌无名一起又向后退了几步,不过就是这样,也没有回到刚才所站位置。
    看到广孝后退之后,姬牢这才对着吴勉说道:“好了,广孝师徒也退了回去。现在不需要死人,我们还是有机会把这件事谈妥。把你手上的人放了,我给你一个不死的机会。”
    “还记得我的原话吗?”吴勉讥讽的语调加上他特有嘲弄白痴一样的笑容过后,继续说道:“看着他们俩走出去之后,我就把这个楼主还给你……”
    姬牢投鼠忌器,当下又等了片刻之后,直到看不见归不归和百无求两个人的背影,这才继续说道:“现在可以了吧?”
    吴勉冷笑了一声,随后将手中的短剑从楼主的脖子上挪来,随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也不说话,不过身子向着后面退了几步。
    广孝师徒见状之后,同时向着吴勉和楼主的方向走过去。不过两个人走了没有几步,吴勉突然冲着也在向着自己走过来的姬牢说道:“你真的要让他们师徒俩过来接走你自己吗?到底是问天楼主,心可真大……”
    这句话说完,姬牢在原地顿了一下,看着马上就要走到另外一个自己身边的广孝师徒。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开口说道:“广孝先生,可以了,剩下的事情我来做就好。不麻烦大驾了。”
    “举手之劳,有什么麻烦的,楼主不要太客气。”说话的时候,广孝师徒俩已经到了那位另外一个姬牢的身边。这个时候的楼主没有了吴勉的支撑,已经躺在了地面上。广孝师徒俩正要将他扶起来的时候,冷不丁吴勉一声大吼:“灌无名,你想干什么!想要趁机解决楼主,让你师尊取而代之吗?”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