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来吧,讲道理

    听到了这位何云安宗主的发家事迹之后,归不归咧嘴嘿嘿一声笑了出来。倒不是说老家伙瞧不起这样新生的宗派,只是他再次出世之后,天下新生的宗派如同雨后春笋一般。不过这样的宗派最后大多抵不过其他大门派的势力,多则百年、少则十年八年最后早晚会在历史的大潮中烟消云散。
    “御龙宗么……”归不归重复了一下这宗派的名称,名字起的挺大,不过真的见到龙的话,这位宗主八成第一个吓尿。
    “老爷您是不是觉得难办?”陆老板会错意了,叹了口气之后。苦着脸对归不归继续说道:“如果老爷们觉得棘手,那么咱么就退一步,能不能保着我们父女二人去他处避难?小的有个亲戚在长安。求老爷们费心送我们父女一程。事后小的必定重重的有一番心意。”
    “老板你想多了,还犯不上为了一个小小的御龙宗整天东躲西藏。”归不归嘿嘿一笑,眼睛在眼眶里面转了几下之后。继续对着陆老板说道:“这样的小门派老人家我这傻儿子现在就能过去踹翻了。不过还有件事老人家我没弄明白,你来说说为什么这位宗主偏偏对令千金这样情有独钟。”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古怪的冲着陆老板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你别怪老人家我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老板。你这千金虽然也是个美人胚子,不过怎么看那位何宗主也犯不着为了令千金,就把自己家里几十房夫人都……处理了。还是令千金身上有什么他想染指的好处?”
    这几句话说完,陆老板先是一愣,随后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独女。随后才转过身来,对着归不归说道:“老爷您这么一说,还到真的提醒小的了。那位何宗主这些年也时常的来小店吃酒,算起来整个广陵城他来小店也算是最多。见过小女几面,对我们父女也算是客气,谁能想到他说翻脸就翻脸,现在竟然会闹成这番田地。”
    归不归听了之后嘿嘿一笑,看了一眼也流出“几年关系一直不错。这几个月才翻脸的。这个宗主对令千金也是够长情的,老板,要是我说这女婿差不多就得了。怎么说也是一派的宗主,令千金嫁了他,你的后半辈也算是吃穿不愁了。”
    “您别开玩笑了,您不是广陵城的本地人。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听到归不归劝他嫁女,陆老板的脸色都有些变了,当下紧紧的拉住了老家伙的手。说道:“整个广陵城的人都知道这位何云安宗主有采阴补阳的本事,他说他有一百多岁了,看上去却只有四十五六的样子。最早娶的几房老婆。没过二年便暴毙身亡。当时娘家的人去看了,死的时候皮包骨就是一副骷髅架子。不过那些娘家人收了何云安的大钱才没有闹起来,后来他娶老婆越娶越多。就是怕只有那么两岁三个人,三两年被吸干了,再被人看出来。老爷们您说说。这样的人,但凡还有口饭吃的人家,谁敢把姑娘嫁给他?”
    “采阴补阳?未必……”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刚刚想要再和陆老板说几句的时候。冷不丁他那便宜儿子百无求突然冲出了酒肆,站在外面的大街上瞪着归不归说道:“我真是受不了你们这么墨迹,老子给你们来个简单的,那个谁,你出来!带着我去找那个什么宗主他们家,你怕什么?又不用你动手,老子和他们讲道理去!你要是怕出人命,老子现在就让那个狗屁宗主人你们家丫头当干妈,老子就不信他比我们妖族还没人伦,连自己的妈都敢娶!”
    “这时候,酒肆门口看热闹的人已经站满了。急的老板差点哭出来,这样的事情一旦败漏。那御龙宗报复起来哪是他这个小小酒肆老板承受了的。当下陆老板跑出来了酒肆,低声的在百无求的耳边说道:这位老爷稍安勿躁,这样的大事咱们还是细细的筹划一番,您先回来,怎么也要等到天黑之后吧……”
    “没功夫跟你们扯这个蛋!”百无求瞪了陆老板一眼,当下一把将他推开,随后一把拽过来看热闹的一个汉子。瞪着他说道:“说!那个御龙宗在什么地方,知道吗?”
    这汉子被百无求吓了一哆嗦,脑中突然一片空白。不由自主的答应了一声:“知道啊,就在我家对面……”这句话出口,这汉子也回过味来了。再想把出口的话咽回去也来不及了。后悔的差点给自己一个嘴巴,好好的不回家,瞎出来逛什么街?
    不过这个时候后悔也晚了。百无求揪着这汉子的衣领向着街道的一头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走,带老子去你家坐坐……今天给你一个天大的面子。先吃你一顿,再让你看看老子是怎么讲道理的……”
    “好汉。走错了,另外一头……”
    “怎么不早说!想让老子给你讲道理吗?”
    “大侄子,你等等叔叔我。”看着百无求就要走远的时候,小任叁从酒肆里面跑了出来,一路小跑的跟在妖物的身后,笑嘻嘻的说道:“叔叔我就喜欢看你和别人讲道理……”
    看着百无求和小任叁抓着那汉子越走越远,陆老板急的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吴勉从站了起来,看了归不归一眼以后,用他那目空一切的语调,说道:“走吧。一旦你儿子讲不过人家,我去帮着它讲道理。还有,老家伙。这是看你的面子,你什么时候看过我讲过道理?”
    看着这四位老爷都奔着御龙宗那边赶过去,陆老板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原地转了几圈,最后一跺脚,扯着嗓子让自己那位耳聋的老亲戚收拾家当,然后套上马车等着他们。他带着女儿赶过去看着,只要那几个人打输了,他这边马上就带着女儿出城跑路,可惜这酒肆的家业了,现在也是顾不得这些身外物了。
    等到陆老板父女俩赶到御龙宗府邸的时候,正看见那个大个子和小娃娃正堵着人家的大门口骂街。而老家伙和那个白头发的男人坐在一旁的茶舍里面,悠然自得的喝着茶汤,吃着配茶的果品。看着那一大一小几乎没有间断的骂街。
    “御龙宗里面的活人都给老子听着,爷爷们是你们家宗主的干亲。让我那干儿子(我那干孙孙)出来!就说他缺德缺的太多,祖坟都被他缺炸了。阎王爷嫌他缺德缺的没人样,怕他坏了地府的风水,都没敢让小鬼下来拘它……”
    百无求在骂街方面有惊人的天赋,加上小任叁在旁边搭话配合,周围好热闹的人越聚越多,如果不是忌惮御龙宗的势力,这个时候已经有好事的拍手较好了。陆老板父女战战兢兢的混在看热闹的人群里,只要一有不对的地方,这父母俩掉头就跑。
    现在的御龙宗里面已经换成了一锅粥,宗主何云安外出访友未归。现在的宗门里面只是他的一些徒子徒孙。之前百无求抽到上门挑衅修士的时候,已经有御龙宗同门见到了他凶神恶煞的模样。现在从门缝里面见到这个大个子找上门来,竟然没人感上前应门。更有甚者,已经顺着内墙搭好了梯子,只要外面的大个子踹门进来,他们马上就翻墙逃命。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