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高处落下

    说到百疆的时候,何云安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百无求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之后,才让这位宗主说起他和那只大妖的关系。
    当初何云安靠着傍火山大腿,让他的御龙宗在修道圈子里面创出来名号的时候,这位大妖便找上门了。在何云安面前,百疆也不隐瞒。将自己的名号和大妖身份一起都报给了何宗主。开始何云安还吓了一大跳。正不知道如何招待这位大妖的时候,正赶上几个瞎了眼的冤家找上了门。
    找上门的正是之前狠揍过何云安的几个修士,因为他们几个人逃得早,并没有受吴王刘濞造反的连累。这几年这几个人听说出了一个新出了一个叫做御龙宗的门派,御龙宗的宗主是一个叫做何云安的修士。
    一开始,这几个人还以为这个何云安和被他们揍的吴王小舅子同名同姓。后来无意当中才知道这位何宗主。就是当年那个被他们揍得直叫爸爸的小修士。想不到世道真是变了,这样微末的修为竟然也能开宗立派。
    当下,几个人合计了一番,决定回来找何宗主的麻烦。他们几个这几年漂泊的腻了,回来夺了何云安宗主的位子,在广陵城享几年清福好过他们几个四处给诸侯充当门客百倍。
    看到这几个好像强盗一样的修士,何云安第一个反应是弃了宗门逃走。想不到的是,那个叫做百疆的大妖二话不说,竟然出手了结这几个来滋事的修士。只不过百疆的手段太过很辣,它动手之后的场面足足让何宗主吐了半个月。
    将来滋事的修士虐杀这件事,最后又落在了何云安的头上。仗着他和新吴王的关系,摆平几条人命也不算什么难事。有来比拼术法的修士听说了之后,也改变了自己的行程。一时之间,御龙宗的名声竟然又涨了几分。
    从这件事之后,何云安便交了百疆这个朋友,靠着这个新朋友,也替何宗主做了不少的大事,当然,最后的功劳都落在御龙宗宗主的头上。不过毕竟百疆是大妖这个身份,来府邸拜访并不十分方便。最后何宗主便主动在城外建了一座御龙别院,每次百疆前来拜访。便都住在别院里,由别院的小修士通知,何宗主亲自前来别院相聚。
    这次百疆来了有一段日子了,算起来当初的皇宫之乱过后它便藏身在御龙别院。何宗主几乎每天都要过府一聚,百疆每天都皱着眉头,好像有什么事情一直压在心口。何云安试探着打听了几次。只是这大妖的嘴巴紧,除了饮酒作乐之外,别的事情一句话都不提。
    今天一大早。何宗主便去了别院探望百疆。两个人正在吃酒的时候,何云安接到弟子禀告,说他的几名弟子在陆家酒肆被人给打了。陆家小姐做亲的事情不敢有什么闪失。仗着当年从广仁手里学的三式法决,何宗主也没有将陆老板请来的帮手放在眼里。不过既然大妖就在身边,这样的助力当然要带上。真有什么自己对付不了的,大妖出手一定不会错的。想不到最后会变成这幅景象。
    听了何宗主的话之后,百无求没有听出来什么问题。不过归不归还是有话要问:“这么多年。那只大妖就从来没有说过,它来找你干嘛吗?老人家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时候妖物平白无故的对人这么好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见到百无求等着眼睛看向自己。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你对我可不是平白无故,我的儿。你爹爹我养老送终就指望你了。”
    听了归不归的补救,百无求冷冷的哼了一声,将目光转到了一边,不再搭理自己的‘亲生父亲’。这个时候,何宗主陪着笑脸回答道:“老人家您也说它是大妖了,它不问我正好落得个自在。别一问下去,它说准备进长安城去杀皇帝,您说说我该怎么办?他不说正好,不瞒您说。只要这大妖一来,我天天都是提心吊胆的。就怕说出来要我帮它做什么要命的事情,您说,我是做还是不做?”
    “闷声发大财,娃娃你倒是滑头。”归不归嘿嘿一笑,看来这位宗主能混到今天这部田地。也不单单靠自己逆天的运气。
    “陆家的丫头你别惦记了,看娃娃你老实,老人家我教你个乖。你要是真的娶了这个丫头。你的好运气也就算是到头了。入洞房之前你这辈子就算是过完了。”说到这里,看到和自己料想的不一样,归不归便开始有些索然无味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对着一直没怎么开口的吴勉说道:“看来这事儿就到这了,回去把东西送出去,答应燕哀侯的事情也算是办完了。咱们也该回草庐看看。这都几年了,别有人趁着我们不在,再把那里占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回头冲着何云安说道:“刚才老人家我说的话,最好你现在就彻底忘了。要是有什么图谋的话,你的好运气和小命就都算到头了。娃娃。看你是个有福气的。我老人家再教你个乖,修道宗派不是你这样的人承担起的,也玩了这么多年了,够本了。趁着好运气没用完赶紧见好就收,这年头,风光一时的人到处都能看见。懂得见好就收、全身而退的却没有几个。”
    何云安这两年顺得不能再顺,他已经习惯了被门人弟子众星捧月一般的感觉。现在让他舍弃这一切,何宗主自己这一关就过不去。心里虽然不以为然。嘴里还是顺着归不归的话,说道:“老人家您说的是,回头我就找个可靠的弟子,两年之内把我的道统传给他,送他一程我马上就归隐山林。”
    归不归这样的心思,什么人能在他面前动心眼?老家伙嘿嘿的笑了一声。上下打量了何云安一下之后,说道:“好良言难劝,难得老人家良心发现一次,又给你憋回去了……”
    归不归说完之后,那边的吴勉已经站了起来,看了这位何宗主一眼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你说晚了,他的好运气用完了,已经显出来短命相了。刚才他说今年三十九吧,寿终之日三十年九余。死人相已经显露,徐福从海上回来也不管用了。”
    “可惜了,本来还想借点他的好运气用用,想不到这么快就显出死人相了。倒是不用担心陆家那丫头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跟着吴勉一起溜溜达达的向着大门外走去。他们俩本来是想给过来‘讲道理’的百无求撑腰的,想不到最后会这样。
    看着归不归和吴勉已经走了出去,百无求将喝醉的小任叁也抱了起来,跟在两个人的身后向外面走去,只不过这个时候的妖物眉头紧锁,心里对那个叫做百疆的大妖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闹明白。
    看着这几个人走出大门之后,何云安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本来他还想出去相送。不过脚下一软怎么也站不起来。就在这位何宗主擦冷汗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还以为他们几个动手,就不用麻烦我。想不到最后还是要我亲自出手,真是太难看了……”
    何宗主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当他回头看去的时候,就见到陆家酒肆那个聋伙计正站在距离自己四五丈的位置。还没等开口询问,这位何宗主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