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占上再说

    “良心发现……”吴勉冷笑了一声,虽然他不认可这四个人会和那位问天楼主扯上关系,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也没有更好的解释了。而且他附身在聋伙计的身上,也看不出来会对燕哀侯的后人魂魄有什么伤害。有他在,起码吴勉和归不归不用为这个小姑娘的安危操心了。
    知道了神识就在陆姑娘身边之后,吴勉又想起来件事。看了一眼在专心驾车的百无求之后。白发男人低声对着身边的老家伙说道:“还有那个叫走百疆的,那个声音和神识不配,还是什么人能指使动大妖?让他连自己的弟弟都顾不得,还能有什么事情?”
    “能指使动大妖的多了,只要给他足够的好处,随便找三岁娃娃都能指使它,比如说让它做一场化疆分治的美梦,”说到了百疆,归不归也跟着看了自己的便宜儿子一眼,看到他并没有听到之后,又继续说道:“不过那个人的话也是有趣,它是你的弟弟。那么我呢?你又当我是什么?这话听着可不像外人啊,不过这个不是咱们操心的,有机会把今天这事情传给那位代授大方师。它新官上任的三把火,也该烧烧了……”
    现在有些头疼的就是如何处置那件燕哀侯留下来的油布箱子了,知道吴勉不会让他打开箱子,归不归也就不再啰嗦。当下,老家伙给出了几个收藏箱子的地方,第一,把这箱子给火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燕哀侯是他们的首任大方师,怎么处理让他们自己看着办。第二,就是咱们带着这箱子会草庐。以后随身带着。除了麻烦一点之外也没有什么。“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看着身边还在熟睡的小任叁一眼之后,又继续说道:”还有一个办法就暂时把这个箱子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比方说徐福老家伙的那几张地图,还有老人家我的几个藏身洞府。还有就是燕哀侯的地宫了,虽然那个老家伙已经不再了。不过里面的禁制还在,只是稍微的损坏了一点点。老人家我看过损坏的不严重,修修补补还能用。燕哀侯的手艺,起码广仁、姬牢他们这样的人进不去。只要不是席应真那个爸爸闯进去,里面就算是万无一失。“
    ”说了这么多,你还是看上那座地宫了,是吧?“吴勉用他招牌一样的表情赏了归不归一个笑脸,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就打那地宫的主意,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吧?老家伙,是不是趁着地宫里面没人,先打开禁制先占了那里。等到去了鬼门关,破解了你身上的封印之后,那里就是归不归老神仙你的洞府了?那么这口箱子你还会还给燕哀侯的后人吗?“
    ”是我们的洞府……“归不归急忙纠正了吴勉话里的错误,老家伙陪着笑脸对面前的白发男人继续说道:”天地良心,老人家我难得和你这么对脾气。天底下除了席应真那个爸爸之外,我老人家就看着你顺眼了。就算术法找了回来,也还要以你马首是瞻。呸!什么术法不术法的。归不归我老人家不要了。找到破解封印的法子也好,法宝也好都不要了。你让老人家我看一眼是怎么回事,我这也就算是甘心……“
    ”人参要回老头儿那里……“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本来还在酣睡的小任叁突然睁开了眼睛。小家伙爬起来之后,抓着吴勉的衣角说道:”带人参回去吧,想老头儿了……想回去看看……“说话的时候,小家伙的眼泪已经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吴勉对任叁的态度要比对归不归好的太多,看到了小家伙的样子之后,白发男人轻轻的出了口气,拍了拍前面驾车的百无求车座,说道:”去辽东……“
    除了小任叁这个原因之外,吴勉之所以选择回到地宫,是因为自己炼制不老药的丹炉和几件法器都被封在百里熙的老巢里面。虽然百里熙已经远走他乡,不过吴勉一直隐隐约约的感觉那只是炼器第一人的障眼法。他和归不归都属于那种狡兔三窟的人,说不定等他们俩走了之后,百里熙已经悄悄的回到了那里,继续藏身在周围的藏身之所里面。甚至吴勉都怀疑封了老巢简直就是给他们和广仁师徒俩看的,等到戏做完了之后,他还有其他的办法再回到那里。
    第七天的头上,载着吴勉这四个人的这辆马车终于到了地宫所在的山脚下。本来以为方士来闹过一次之后,这山上的喽啰已经做鸟兽散。想不到的是,马车刚刚停下,归不归眼尖就发现了山脚下踩盘子的喽啰。
    这喽啰是山上的老人。见到是归不归和吴勉之后便出动的凑了过来。老家伙向他打听了山上的情况,才知道当日和广仁、火山闹翻之后。碍着归不归后人归莱是燕哀侯记名弟子的份上,加上后来广孝师徒在黄龙涧引出的风波。大方师并没有去找山上的麻烦。只是将山上的方士撤走,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再说归家老大归莱,吃了归不归开的汤药之后。加上这些日子的调养。身体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只是响起来自己惨死的兄弟和师尊燕哀侯烟消云散的消息,还是时不时止不住的落泪。这些日子归老大一直郁郁寡欢的,现在看到自己的老师尊回来。应该会多少高兴一点。
    听了喽啰的话之后,归不归也是叹了口气,他也不让喽啰上山通禀。几个人溜溜达达的向着山上走过去。
    直到进了山洞,归莱才在喽啰的通知之下,知道了归不归这位老祖宗回来。当下一扫脸上的愁容,带齐了自己身边的这些喽啰出去迎接。这隔了多少辈的祖孙见面之后,少不得归莱又是一阵痛哭。
    吴勉和小任叁还好,百无求有些疑惑这个场面。这妖物难得的将吴勉拿到了一边。低声对着他说道:”小爷叔,这是怎么个意思?那个汉子也是老家伙的儿子?他排老几?我们哥俩怎么论?老子就知道老家伙年轻的时候不是什么好东西,见到百疆的时候就知道。不过还是大意了。之前就以为只有女妖才会瞎了眼看上他,想不到你们人里面也有眼神不好的。“
    ”有人爱吃麦饼,有人爱吃粗糠。口味不同而已……“吴勉怪声怪调的调侃了一句之后,不再去理会还在安慰归莱的归不归。当下带着百无求和小任叁一起,向着地宫的方向走过去。
    百无求这妖物也不想和非他同族的兄弟相认,见到吴勉离开,当下二话不说跟在自己的小爷叔后面走进了地宫。还在那条离谱楼梯上的时候,百无求便对这里的地下宫殿乍舌。等到它真正跟着吴勉和小任叁走进地宫的时候,妖物的眼睛已经不够用的了。
    百无求一边到处乱看,嘴里一边不停的说道:”小爷叔,这就是咱们家?我说老家伙怎么整天出去勾三搭四的呢,不用出去做工。敢情咱们都是大户人家……咱们家到底是做什么的?竟然还能趁宫殿……“
    对百无求所说的‘咱们大户人家’小任叁很是有些不以为然。当下小家伙对着妖物说道:”大侄子,叔叔我纠正一下,这里是我家。你爹那个老不死的是过来蹭房子住的,一会三叔我带你到处转转,这里房子多,你看看喜欢那一间。“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