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遗忘的老熟人

    百无求对这座宫殿没有自己的那一份有些耿耿于怀,最后在小任叁的胡说八道之下,它接受了一个大家族分家,但是号称是自己老爹的那个老家伙吃喝嫖赌败光了家产。好在家族里面还有一个好良心的三叔,才借给了他们父子俩一个可以暂时栖身的地方。
    就在小任叁和百无求胡说八道的时候,吴勉已经背着油布箱子在地宫里面转了一圈。不过这里面没有了燕哀侯看守。似乎那里都不适合作为藏匿这个箱子的地方。
    最后吴勉将百无求打发上去,让它去催催归不归,看一下那个老家伙为什么还不下来。看着妖物出离了地宫之后,吴勉对着小任叁说道:“之前因为燕哀侯的禁制,你不能在这里使用遁地之术,现在禁制没有了。你应该可以遁地了吧?”
    小任叁不知道吴勉什么意思,眨巴眨巴眼睛之后,回答道:“上次回来的时候。人参已经可以遁地了。不过有的地方地下是钢岩,我们人参可没有本事钻破钢岩。
    ”不用钻钢岩那么麻烦。“听了小任叁的话后,吴勉将背着的油布箱子取了下来。把它交给了小家伙,随后说道:”在下面找个地方,把它深埋起来不费事吧?“
    ”活物人参带不下去。不过这个箱子应该没有问题。“小任叁抓着箱子试了试重量之后,继续对着吴勉说道:”你指定个地方,人参把它带下去。“
    ”地点你自己来选,喜欢哪里就埋在哪里。“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向着地宫出门的位置走过去,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埋好之后也不要告诉我,只你一个人知道就好,如果老家伙来问你推到我身上就好。等到日后需要开启的时候,你把它挖出来就好。尽量埋的深一点,埋好之后来入口找我……“
    吴勉走到前面拐弯的地方时,回头望了身后一眼。就见本来小任叁和油布箱子的位置,现在已经空空如也。
    吴勉难得交给小任叁个活,小家伙干起来格外的卖力。差不多一刻钟之后,小任叁从入口处的地面钻了出来,笑嘻嘻的冲着吴勉说道:”你交代的事情我们人参办妥了,东西就在……“
    ”不用说,地点你知道就好。“没等小任叁说完,吴勉已经开口拦住了他。就在这个时候。上面的楼梯上出来了百无求破锣一样的声音:”老家伙,年轻的时候你少狂嫖滥赌一点,现在老子也能得了你的继。老子也就纳闷了,你们都是亲哥们,你爹我爷爷留给你的东西也仿上仿下吧?嫖点赌点你就把这么大的家当都输了?你赌江山嫖娘娘了?“
    归不归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就在他莫名其妙的时候。已经被百无求背着到了地宫之内。看到了入口的吴勉和小任叁之后,老家伙多少明白了一点刚才百无求对他的态度为什么急转直下了。当下看了一眼吴勉之后,将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小任叁的身上:”你都跟它说什么了?这一路下来它就没给老人家我什么好脸色。我老人家怎么说当年也是方士名宿,还用嫖、赌?当年十几国的娘娘就差翻墙头去找我幽会,去哪一国不是金山银海的送过来。再说老人家我是练术法,哪一赌场敢让修士进门?“
    小任叁学着吴勉的招牌动作。冲着归不归‘笑’一下之后,对着他说道:”老不死的,别解释了。就好像你真没干似的。“
    论起来斗嘴,归不归有意让了小任叁三分。当下也不跟这个小娃娃较真,将目光转移到了吴勉的身上。看到他一直背着的油布箱子没了踪影,当下嘿嘿一笑,说道:”看来下手不慢嘛。箱子藏好了?一会老人家我就把这里的禁制修补好,只要不是席应真那个爸爸,任谁也别想从外面进来。那什么,箱子藏哪里了?给个大概的方向,一会我老人家下禁制的时候也好避开那里。“
    吴勉用眼白看了这个老家伙之后,说道:”不用那么麻烦,你的禁制该摆在哪里就摆在哪里。不用担心箱子的事情,燕哀侯的东西要是那么容易就被损坏了的话,那么他那个首任大方师就用花钱埋的,箱子里面的东西送不送也没什么紧要了。“
    ”还是大概的有个方向的好“现在是最后的机会,归不归还是有些不甘心,当下陪着笑脸凑到了吴勉的身边。嘿嘿一笑之后,说道:”高抬贵手指一下,要不然老人家我心里真的不托底。“
    白了老家伙一眼之后。吴勉原地转了一圈,将这个地宫都包括在了他的手势之中,说道:”就在这里了,左右没出这个地宫。“说完之后,吴勉不在搭理老家伙,带着小任叁回头向着地宫的纵深处走去。本来是想避开那个老家伙的,可是不管他们来走到了哪里,后面都有归不归厚着脸皮跟着。老家伙身后是他的便宜儿子,百无求本来不打算跟着,不过除了跟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它似乎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可做。
    被归不归跟的烦了,吴勉正打算给它一道闪电长长记性的时候。身边的小任叁突然‘啊!’了一声,随后小家伙指着十丈开外一处黑乎乎的所在说道:”怎么还在这里?老头儿没把他们俩放走吗?“
    小任叁这没头没尾的话。算是搭救了归不归这个老家伙。吴勉收了还没有放出去的术法,随后对着小家伙说道:”什么还在这里?老头没放走谁?“
    ”还能有谁?我们的老熟人……“说话的时候,小任叁向前了几步。冲着里面黑漆漆的一片说道:”你们俩出来吧,上次还以为老头儿已经让你们俩投胎转世。想不到你们还在这里,不对啊,老头亲口说的,有个三两年就可以放你们俩去投胎了。这都几个三两年了?“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后面的归不归已经带着百无求凑了过来。老家伙伸长了脖子向着小任叁说话的地方看了一眼。由于他的术法已经空了,看黑暗的位置有些费劲。最后还是百无求放了一团绿油油的妖火,借着这个让人心惊的亮光,老家伙看出来了门道。对着吴勉说道:”看来还真的是老熟人,这么多年不见,还真的把他们俩忘了,忘的干干净净……“
    在吴勉的眼睛里,那个已经变成一片惨绿色的所在还是什么都看不见。不过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这个白发男人还是明白了过来:”老家伙你说这里面是楚霸王?还有那个秦皇宫的方士总管?他们还没投胎?“
    ”楚霸王,谁是楚霸王,楚霸王是谁……“吴勉的话音刚刚落,就见从一个黑铁塔一样的人影从里面冒了出来。这人的嘴里不停的叨叨念念,片刻之后,人影的身体突然震了一下,随后仰天大笑,笑声过后用金属一般的声音喊道:”我是西楚霸王……我是西楚霸王……虞姬何在?虞姬……“说到这里的时候,人影慢慢开始清晰起来。正是多年之前,吴勉留在燕哀侯身边的西楚霸王——项羽。想不到绕来绕去,还是又在这里见面了。
    项羽出现之后,他的身边又出现了一个人影,随着时间这个人影慢慢变得清晰了起来,正是当年欺辱了吴勉整个少年时期的秦皇宫宫廷方士总管。只不过这位总管大人哭丧着脸看向吴勉几个人,好像在埋怨吴勉几个人来的太晚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