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回到草庐

    三天之后,一架向淮南国方向驶去的马车上,坐着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三个人。驾车的依旧是归不归的便宜儿子百无求,后面车棚里面的三个人正为总管大人的前程议论纷纷。
    小任叁很是兴奋的拉着归不归的手,笑脸涨红的说道:“老不死的,你是怎么看出来那个叫做卫子夫的侍卫是女扮男装的?还和皇帝有一腿。不是我们人参说你,这样的不清不楚的事情也就是老不死的你才看的明白。”
    这时候,归不归也是说的吐沫星子横飞:“你以为老人家我这几百年白活了?他们俩眉来眼去的肯定不是第一次了。我老人家和你打个赌,这次皇帝没有带皇后和那些夫人们出来,就是为了和这个叫做卫子夫的小丫头厮混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坏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说到底,还是便宜那个总管了。不瞒你说,老人家我算了卫子夫这丫头的命格,她可是正经的皇后命。别看现在只是个夫人,不出几年,这丫头必定身居后位、母仪天下。”
    “那可就真的便宜那个死鬼了。”听到这种男男女女的事情,除了吴勉之外,就连百无求都显得很兴奋。当下这妖物驾车同时还不忘加入讨论的行列当中,稍微的紧了紧缰绳之后,百无求又继续对着他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也够缺德的了。也不知道人家种没种上龙种,你就让那死鬼占住中宫。一旦这胎没作上,你让死鬼怎么办?”
    “你爹爹我既然让他占住中宫,就知道那一晚必定作上了胎。”归不归老气横秋的看了自己的便宜儿子一眼,高深莫测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总管也必定有一世的太子之命,不过可惜他的命终究还是差了一格。就差了太子到皇帝那么一点距离……”
    两天之前,百无求和小任叁带着总管的魂魄潜入了武帝的行宫。他们按着归不归算好的时间,趁着武帝和一位叫做卫子夫的夫人熟睡之时。安排那位总管大人的魂魄先一步占据了卫子夫的中宫,如果几天之后发现胎成,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占上这个还没成型的婴儿再说。就算日后临近分娩之时。再有其他的魂魄赶过来投胎。不过那魂魄说什么,总管都不要从中宫里面出来,卫子夫肚子里面的是日后的太子储君。任谁都不敢轻易去撕扯已经占了诸君肉身的魂魄。到时候只要生产胎熟之时,总管就是太子的正牌魂魄了。
    从辽东到淮南,这一路上就靠这个话题坚持着。终于在第七天的头上,这架马上已经停在了寿春城外的望天山山脚之下。马车上不了山,当下几个人下车之后,归不归用整架马车跟正巧下山的猎户换了一只野羊和两只死兔子。几个人也不短这点吃食,不过这样以来,起码给那两匹脚力找了个归宿。
    像搬运东西这样的活,只要归不归的便宜儿子在,基本上便不做其他的人选了。不过这样以来,归不归没人背他,老家伙也只能一步一步的跟在吴勉的身后走了。
    有了归不归的拖累,几个人走了个把时辰之后,才远远的看到了坐落在鬼门关旁边的草庐。这里和几年前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离开的时候一摸一样,没有一点长时间没人居住的样子。
    就在几个人向着草庐方向欲走越近的时候,草庐里面走出来一个从头到脚,满身伤疤的人。这人见到了吴勉他们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迎面走过来,微笑着说道:“还以为你们要等到鬼门关开之前才会回来,想不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说话的正是从长安城回来之后。就被归不归打发回来看家的仇力。根据这个浑身都是烫伤的人说,草庐这里之所以保持了原样,并不都是他的功劳。淮南王殿下每过几天。便会派出来一对人马过来替吴勉他们打扫草庐。始终将这里保持在吴勉他们刚刚下山的模样。
    提到了淮南王刘喜,归不归慢悠悠的叹了口气。到了淮南国国境之后,便看到国境上已经驻扎了重兵。一些只有十来岁的半大小子也被套上了藤甲,拿起杀人的兵器练习着厮杀的动作。
    这一路过来,时常能够看到大队大队换防的士兵。看来那位淮南王刘喜除了不相信朝廷之外,连自己的属下也开始怀疑起来。而且到处都是出来征税的税吏,经常是几个税吏后面是一长串因为交不起税而且抓起来游街的百姓,看的就连小任叁都直摇头,嘴里嘀嘀咕咕的说道:“这个还是我那个哥们刘喜吗?这几年到底怎么了?怎么折腾的这么难看?”
    归不归和吴勉心里在嘀咕淮南王的时候,仇力正在吃惊跟着一起回来的百无求。当年百无求带着群妖来山上寻事的时候,仇力已经居住在草庐里面了。他想不到这才几天不见,吴勉这几个人什么时候和这只大妖的关系这么好了?而且听着归不归对妖物自称是你爹爹我,百无求也不生气,脸上一副应当应分的样子。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过还有一个人的心思已经不再这里,就见小任叁一个猛子扎到了地下。片刻之后再回来的时候。小家伙的手里已经捧着一个大大的酒坛,正是他们几个人临走之时埋在地上的果酒。
    当下小家伙跟谁也不客气,自己拍碎了坛口上面的封泥。将小脑袋扎进了坛口。咕咚咕咚的喝了十几口,直到自己的小肚子喝的圆鼓鼓之后,这才将小脑袋收了回来,冲着吴勉一顿傻笑之后,搂着酒坛睡了起来。片刻之后,这个人参娃娃的小呼噜已经响了起来。
    归不归和吴勉向着仇力答应了一下最近鬼门关的情况,知道了最近鬼门关没有什么异常之后。这才回到了草庐休息,不过百无求这时候多少有点尴尬,现在草庐当中已经没有了剩余可以住人的屋子。
    最后还是在仇力帮着百无求打了一个简单一点草屋,让它暂时挡风避雨没有什么问题。
    当天晚上,仇力将野羊和兔子用火烤了。就着当年归不归亲自酿造的果酒。几个人一起大吃大喝起来,从跟着广仁进了长安城之后,他们这几个人总算是放松了起来。
    第二天起来之后不久。有十几个方士带着各色礼物前来拜山。看来他们这几个的一切行动都在人家方士一门的注视之下,要不哪有那么巧的事情,昨天几个人刚刚回来。第二天早上这些方士便都找上门了。
    这些方士带来了火山的话,之前他们之间有什么误会,都现在已经消除了,由于方士一门现在全力以赴在消除问天喽的余孽,已经顾不上还有吴勉和归不归他们这几个人。火山派出来这些方士是想和吴勉、归不归结盟的。当下老家伙也不客气,和吴勉商量了一下之后,很是爽快的答应了这些方士。
    送走了这些方士之后,小任叁心里很是不以为然。当下小家伙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当初那口气你就算忍了吗?现在广仁重伤未愈,那个红头发不敢树敌太多。我们人参和你打个赌,只要等到广仁恢复过来,他们该翻脸还是会翻脸。”
    “那就等到火山反应过来在翻脸吧。”一只没说话的吴勉开口继续说道:“起码现在还能安安静静的等着鬼门关打开,看看里面徐福到底留了什么。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