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突然消失的归不归

    根据归不归所说,方士一门有关鬼门关的纪录极少,少有的几句也只是说了鬼门关里面可能会有地脉存在。地脉当中会孕育出来炼制长生不老药的十三味主药之一的地珠,除此之外。关于鬼门关的表述极少。
    当初归不归都没有想到徐福会将九幅地图之一的地址选在这里。更没有想到会在鬼门关里面发现千瓣黑姬,这种几乎就是传说中的饿鬼花,归不归也只是在绢帛图册上面见过,如果不是最后吴勉及时拉住了百无求,他们爷俩的头颅现在已经留在那个满是骷髅的花蕊当中了。
    不过吴勉对归不归的回答并不满意,以这个老家伙以往的行事作风。说话的时候不留点什么,都对不起他在吴勉心中老狐狸的名声。
    不过必经这里可能藏有解开他封印的秘法或法器,归不归这个老家伙也不敢怠慢。当下带着百无求在身边壮胆,开始四处找寻徐福藏匿宝物的所在。生怕晚了一步。里面解开封印的秘法或者法器被吴勉抢先一步找到。
    当下,归不归和吴勉都将注意力聚集在了那千瓣黑姬残茎的周围。如果在这里藏匿什么宝物的话,还有什么地方被千瓣黑姬周围更加保险的吗?不过这现在现在满是凋零的黑色花瓣和花蕊里面骷髅风化之后的粉末,吴勉、归不归两个人在里面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什么暗门之类的机关。
    由于没有了术法的归不归在这里就是一个睁眼的瞎子,还要靠着他的便宜儿子放出一连串的妖火。千瓣黑姬的周围一片绿油油的妖火,虽然看着瘆人不过也总比看不到要强。
    开始,百无求还跟在归不归的身后帮着找了半晌。不过这妖物没有什么长性,找了一回没有什么结果之后。它便靠坐在一块大石上面,只要吴勉和归不归找到了入口。它便保着自己的‘亲生父亲’下去寻宝。
    看着归不归正在一片花瓣一片花瓣捡起来,查看被花瓣掩盖住的地面。当老家伙不知道第几次捡起来一片巨大的花瓣时,百无求突然皱了皱眉头,它看到了被这片花瓣掩盖住的地面上,冒出来一股似有似无的青烟。不过老家伙似乎没有看到这股青烟,而对面的吴勉正在全神贯注的用手里的透明龙鳞去斩断千瓣黑姬的根茎,他也没有发现身后这股及其不容易察觉到青烟。
    当下,百无求站了起来向着归不归的方向走过去。不过就在它才刚刚走了两步,那股若隐若现的青烟便消失在了它的面前。妖物愣了一下之后,难得的动了动脑子。随后它退回到了自己刚才所站的位置。就见那股青烟还是似有似无的飘散在刚才的位置上。
    似乎只有这个位置才能发现那股青烟,当下百无求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站在那里别动……向着左边一点……别那个表情,老子能害你吗?就好像你死了能给我留下多大的遗产似的。可能你儿子我能把你要找的地方找出来。再往左边一点……过了……回来一点点,好,别动……”
    归不归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当下跟随着百无求的号令,一点一点踩住了青烟冒出来的位置。后面的吴勉也注意到了他们父子俩的古怪举动,回头看着归不归的一举一动。等到老家伙站好之后,一脸莫名其妙的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儿子,你这么折腾老人家我到底想干什么?还是说你小子看见什么……”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那似有似无的青烟已经将他包裹在了里面。就在青烟完全将老家伙包裹在里面的一瞬间,归不归自身也发生了变化。他的身体开始变得飘渺起来,变成了和青烟一样的状态。在百无求和吴勉的注视之下。最后竟然和那缕青烟融为了一体,而归不归自己仿佛一点察觉都没有。
    还没等到他把话说完,冒出青烟的地面好像产生了一股吸力。将这股青烟连同归不归一起吸入到了地下,等到百无求反应过来的时候,它那‘亲生父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百无求扑过去的时候,它的‘亲生父亲’已经在原地消失。
    吴勉所在的位置似乎也看不到那股青烟。看着归不归被‘抽’进了地下之后,他也是吃惊异常。当下对着目瞪口呆的百无求说道:“刚才是你让老家伙站在那里的。怎么,这就算大义灭亲了?”
    百无求一脸纠结的说道:“天地良心。我就是让老家伙看看地上冒出来的青烟,谁知道他一下子就跟着青烟一起钻下去了。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就让你站过去了……”
    说话的时候,这妖物从怀里面摸出来一柄小小的匕首。用大拇指试了试刃口之后。百无求二话不说就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眼看着他这一下子抹上去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吸力袭来。他的手一空。本来握在掌中匕首已经瞬间到了吴勉的手上。
    看到自己的匕首易主之后,百无求皱了皱眉头。对着吴勉伸出来自己的手掌,说道:“别闹,我们家老家伙现在正在奈何桥上等我。说好了下辈子当哥们儿的,他要是等不及先跑去投胎就晚了……”
    “谁说他已经上了奈何桥的?”吴勉似笑非笑的看了妖物一眼。随后站在它刚才站着的位置上,向着归不归消失的位置看过去,那咧地面上还有一缕淡淡的青烟浮现在半空中。
    当下吴勉又走到了归不归消失的位置,看到地上密密麻麻的出现了几十个筷子粗细的小孔。如果说有人能能从这里下去,那么除了剁成肉酱挤进去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吴勉用手在这些小孔上面摸了一下之后,突然冷笑了一声,随后突然用那片谁也看不到的龙鳞对着小孔的中心狠凿了下去。吴勉手中到底是渡劫之龙的逆鳞,一下之后便将地面凿的石屑乱飞。随后他用手比划了一下,一片丈余的鳞片有三分之一已经插进了地下。
    吴勉双手用力,竟然将好像铲土一样的将地面上的石块铲了起来。随后他重复了几次刚才的动作,竟然将地面挖出来一个半丈有余的大洞。随着吴勉最后的几下动作,竟然脚下的石地挖漏,露出来下面一个黑漆漆的所在。
    看着吴勉将地面挖漏,归不归可能还真有一线生机。百无求的脸上反而流露出来一种纠结表情,这妖物嘴里还是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可惜了,下辈子的哥们儿可能做不成了。还要给人家当儿子……可惜了……”
    到底是妖物,它的思维不能用正常人的想法来揣度。当下吴勉也没有搭理他,对着下面喊了一声:“大侄子,你在下面……”这句话还没有喊完,吴勉已经翻身顺着这个窟窿跳了下去。如果下面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下去的话,趁着‘它们’没有反应过来就跳下去,也是这个白发男人的一贯左派。
    看着吴勉翻身顺着窟窿跳了下去之后,百无求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学着他小爷叔的样子从上面跳了下去。
    百无求双脚落地的时候,感觉好像是落在了松软沙土地一样。凭着他妖兽的夜眼,看到自己身处在一个满是沙子的甬道之中。自己的上下左右都是沙土,而且这些沙土还有缓缓向前涌动的迹象,只是沙土涌动的速度太难,不是有意观察根本看不出来上面的变化。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