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燕劫和百疆

    按着归不归的想法,这次有俩月吴勉就可以从下面出来了。没有想到的是,一晃过了半年那个白头发的男人还是没有什么动静。期间老家伙还亲自下去了几次,不过那两扇朱漆大门死死的关着。吃剩的餐具放在门外,无论老家伙怎么叫门,门里面就好像没有人一样。没有任何的回应。老家伙喊叫了一阵子无人应答之后,只能臊眉搭眼的回到了上面。
    不过就在时间,淮南王兵败之后,就一直没有露面的燕劫突然找了门来。当初海南国的新军败与朝廷的虎贲军之下,燕劫仗着自己在军中近乎无敌的术法,带着二百多新军的精锐逃了出来。
    当时淮南王的败局已定,燕劫自知回到刘喜的身边也不会扭转局面。当下带着这二百多人藏匿于淮南国外的一座高山上,靠着拦截来往的客商,竟然做起了无本的买卖。
    当初淮南国都城城破之时。经常传过来一个淮南王修仙得道,全家鸡犬升天的传闻。开始燕劫还以为这个只是传闻而已,不过没过多久又有曾经在淮南王府做过侍卫的人,在东海之滨发现了两个白头发的年轻人,其中一个和已经作古淮南王刘喜一摸一样,只不过这个曾经的侍卫过去询问的时候。被另外一个白发男人纠缠住,等到他拜托了纠缠之后,白头发的刘喜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果说开始燕劫对淮南王成仙得道的传闻还不以为然的话,那么后面听到白头发刘喜的传闻之后,他心里开始嘀咕当日城破之后,刘喜的真正去向了。
    当初刘喜得了吴勉、归不归的一颗长生不老药的,不过他也知道刘喜只有一称把握能消化得了药力。在燕劫看来,淮南王吞下不老药和自杀无异。不过现在听到有白发刘喜出没的消息,开始让这个方士一门唯一一个和徐福同辈的独苗心里异样起来。
    想知道刘喜是不是变成了白头发的长生不老体制,就要去问问望天山山上的两个人了。当下,燕劫悄悄的潜回到了淮南国。而望天山下的那些官兵的哨卡自然也拦不住他,只是在他上了半山腰的时候。被一只妖物,拦住。话不投机当场动了手,就在这一人一妖打的难分难解的时候。做好人的归不归便出现在了二人面前。
    一句话拉开了战局之后,归不归笑嘻嘻的说道:“刚才任叁告诉老人家我,我这傻儿子和人打起来了,还以为谁的胆子那么大呢?敢情是我的老师叔。傻儿子,你爹爹我的师叔,你要叫一声叔祖了……”
    “不叫!”没等归不归说完,百无求的眼睛已经瞪了起来,随后叉着腰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又是大辈?老家伙,怎么是个人都比你辈大?你别连累老子啊。以后除了身边这几个人,剩下的亲戚咱们单论。等你磕完了头之后再让老子出来,跟别人别说老子是你的儿子,就说我们是干哥们儿,我是你哥哥……”
    百无求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不再理会归不归和燕劫,自己溜溜达达的向着树林深处走去。片刻之后便消失在了密林当中。看着妖物的背影,燕劫还是有些发愣,回过头来看了看归不归。说道:“什么时候你和这妖物又扯上关系了?它不是大妖百疆的弟弟吗?怎么又成你的儿子了?”
    “这里面事情太多,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等以后找个时间你来住上个一年半载的,老人家我好好和你说说这里面的事情。”归不归嘿嘿一笑,插科打诨的将事情遮盖了过去。随后回身指着山上草庐的方向,继续说道:“老师叔你来的正是时候。新酒刚刚酿好,陈酒还有两坛,上次尝尝我的手艺……”
    等着归不归带着燕劫进了草庐之后。才发现那个脾气古怪的吴勉不知去向。坐下之后,燕劫向着归不归开口问道:“和你秤不离铊的吴勉呢?怎么看不见他?不会是知道了你的人品之后,被你气走了吧?”
    归不归嘿嘿一笑。在小任叁的怒目之下,给燕劫斟满了一杯酒之后,说道:“老师叔你想多了,那位代绶大方师火山请他到方士宗门。你也知道火山暂代了天下修士总管的位子,皇帝下了一道旨意,要追杀几路反王留下来的修士余孽。他们方士里面人心不齐。火山致使不动他那俩师叔。只好来打我和吴勉的主意,老师叔你知道我这个人不愿意得罪人,吴勉就自己去了。对了,好像你的名字就在名单上面,淮南王座下余孽修士燕劫,好像就是这么说的……”
    几句话胡说八道下来。归不归已经让燕劫的脸色发白了。被天下的修士追杀,就算有本事夺舍长生的人也挨不了几年。
    看着燕劫已经吓得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当下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说道:“老师叔你来也是因为这个吧?放心,真开始追杀你的时候,老人家我这边会想办法给你通风报信的。实在逃不了咱们就自己了断。老师叔您是个刚烈的人,我老人家是知道的。”
    “老家伙你的嘴里就没说过实话。”燕劫虽然不大相信归不归说的是说话,不过这个老家伙嘴里的话还是让他的心跳个不停。当下只想快点打听出来刘喜是不是已经成了白发人的体制,如果那位淮南王真的还在人世,那么自己这二百多人去投奔他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燕劫在这世上见过的精明人前五个刘喜怎么都应该算在里面,战事失利是因为双方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并非淮南王一人之过,现在跟着刘喜,或许还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燕劫主动向着归不归打听起来有关刘喜下落的事情,归不归嘿嘿一笑,当下老家伙的眼珠子乱转,正在打算想个什么主意打发走这位老师叔的时候。冷不丁听到草庐外面有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道:“里面的人出来!归不归,要么把百无求交出来。要么,你把自己的命交出来……”
    百疆!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归不归马上听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当下心里开始一个劲的埋怨还在下面夹层的吴勉,要是当初你把金储给了我。现在何惧一个小小的大妖?
    “老师叔,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你说你来就来呗?怎么还把你的仇家带上来了?”归不归看了一眼也被草庐外面的百疆惊住了的燕劫。当下老家伙皱着眉头说道:“不过你放心,在我的一亩三分地上,怎么能让你吃了外人的亏?一会老师侄我……”
    “它喊的是归不归滚出去,外面的人在问你要百无求,老师侄,我的耳朵没聋……”燕劫的眼睛冷冷盯着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外面的人是百疆吧?你老师叔也不想去招惹它。”
    “您这话说的,好像我们怕它似的。”归不归哈哈一笑,张嘴对着草庐外面喊道:“外面来人可是大妖百疆?稍等片刻,我这里来了贵客。若是你惊扰了我们这位前辈,可不是你承担得起。听老人家我一句忠言相告,别惹我这位方士一门的前辈高人,他可是当初和徐福大方师平起平坐的人……”
    这几句话说完,坐在一旁的燕劫脸色已经铁青,盯着归不归的眼睛都快要冒出血来,从嘴巴里面挤出来一句:“归不归,你个不要脸的混账……”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