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暴怒的百疆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草庐的外面突然刮过来一阵罡风,将整个草庐平地吹了起来。瞬间到了露天的归不归、燕劫二人从地上跳了起来,小任叁一个猛子扎到了地下。归、燕两个人都是同样的动作。站起来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向着身后跑去。只不过燕劫仗着自己的术法,还没等归不归反应过来,霎那间已经一条线窜出去几十丈远。任凭老家伙怎么呼喊,燕劫都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片刻之后便跑的无隐无踪。
    “这个就是那个和徐福平起平坐的人物?徐福是瞎了眼吗?和这种人平起平坐。”说话间。一身黑的百疆已经到了归不归的身边,抬手抓住了老家伙的肩膀,随后对着他继续说道:“这么说来。你是打算把命交给我了吗?这样也好,它也说有你在早晚是个麻烦……”
    “放开那个老家伙!”一声咆哮之后,一个黑影从百疆的身后扑了过来。不过眼看着这个人影就要接触到百疆之后。那只大妖突然转身,电闪一般的抬手抓住了人影的脖子,身后扑过来的正是它特意来找的百无求。
    兄弟俩见面之后。百疆先是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自己的弟弟说道:“还是不知道我是谁吗?百无求,与其你这样浑浑噩噩的。还不如我直接送你下去轮回。下一世就算做牛做羊,也好过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散仙。”
    “百疆,我什么都知道了。”这时候,百无求眼泪汪汪的对着百疆说道:“你先松手,我们是兄弟啊。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你终于想起来了……”叹了口气之后,百疆松手将自己的亲弟弟放到了地上。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你还是跟着我会妖山吧,人世太险恶,不适合你这样的散仙。我和它说了,妖王喜欢你,你留在陛下的身前做个侍卫统领,也好过在这人世上受他们的欺辱。”
    听了自己哥哥的话之后。百无求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扶着百疆揪住归不归肩膀的那只手,眼泪婆娑的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恨他。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生你的那个人。我们虽然是妖,不过也是要多少讲一点人伦的。就说这个人没有养育过你,不过百疆你想想,没有他--哪来的你?”
    “你说什么……”开始百疆还真的以为自己的弟弟已经恢复了记忆,但是听他这几句话说完,才明白百无求非但没有恢复记忆,而且似乎还受某人的蛊惑,思维混乱的越来越严重了。
    当下,百疆的脸色气得泛红。将自己的目光对准了那个‘某人’,阴森森的对着归不归说道:“你到底对百无求说什么了?什么叫做没有你--哪来的我……”
    当下归不归心里明白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当下他也是拖出去了,继续把百无求往火坑里面拖。老家伙一把搂住了百疆的脖子,趁着百疆、白去求兄弟俩的视角盲区。他先对着自己的鼻子就是一拳,这一圈的力道刚好,没有流出来鲜血只是鼻子一酸。随后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趁着这点眼泪还热乎的时候,归不归搂着百疆放生嚎啕起来:“你放过你弟弟吧……有什么事情都冲着我来……你知道它一根筋,别让它难为了……来吧。给我一个痛快的……我也不着急投胎,就在奈何桥上等着你们俩……下辈子咱们当哥们出……”
    归不归的哭声不知道牵动了百无求的哪根心肠,这妖物也学着老家伙的样子。将归不归和百疆抱在了一起。随后也跟着放声大哭道:“百疆……哥哥,我跟你回去……从此之后,你妈就是我妈。咱们以前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现在咱们哥俩就是一跟娘肠子里面爬出来的……只要你放了这个老家伙,我就跟你回去……老家伙,以前我说的下辈子处哥们,真的不是方你啊……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这个时候的百疆已经气得血脉逆行,脑中一片空白。被这股气顶住尽然忘了一下子结果了这个老家伙,好容易明白过来之后,冲着归不归一声狞笑。它气到了极致,一巴掌拍死这个老家伙已经不过瘾了。当下直接张嘴对着归不归满是青筋的脖子咬了下去,只要这一下咬上去。直接能把他的脖子咬下来一半。以百疆现在的气性,不把归不归吃下去一半,这事儿就不算完。
    这时候归不归自己都以为要交代了。只是趁着自己没有术法的时候被妖物吃了不甘心而已。就在老家伙闭着眼睛等死的时候,突然听到身边百无求的一声怒吼:“百疆!我和你拼了……”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向着自己的哥哥扑了过来。当下,这妖物竟然豁出去了生死,趁着百疆要咬断归不归脖子的时候,张嘴对着百无求的手臂咬了下去。
    几乎就在百疆咬到了归不归咽喉的同时,百无求也咬到了它的手臂。吃痛的同时,百疆的兽性大发,将脖子已经鲜血淋漓的归不归甩到了地上。随后回身冲着自己的亲弟弟扑了过去。
    一瞬间,百疆、百无求兄弟俩都现出来了妖像。它们俩的身体瞬间暴涨,本来常人大小瞬间暴涨到两三丈高。两只妖物身上的衣衫都被撕裂,露出来钢针一样的体毛,随后在一起扭打起来。
    可惜不管是人形还是妖像,百无求都不是自己哥哥的对手。咬着牙坚持了半刻之后,这个二愣子妖物被百疆一巴掌拍在脸上。它的身体被拍飞了起来,飞出去十几丈远之后被一棵大树挡住才摔落到了地上。
    冲着自己弟弟落地的方向咆哮了几声之后,百疆马上回身想要继续刚才还没有吃完的大餐。不过这个时候。它才发现,本来应该躺在地上等死的归不归已经消失不见。地上除了一滩血迹之外,连个鞋印都没有留下来。
    当下。百疆气得连连大叫。它跳上了一棵大树,想借着大树的高度去查找那个老家伙的下落。不过归不归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彻底的在它眼前消失。
    转了老大一圈都没有找到归不归之后。气得妖像的百疆连连吼叫。找不到发泄的对象,便将自己的目光聚集到了还在不停吐血的弟弟身上。当下,这个妖物一边吼叫一边向着自己的弟弟那边走过去。
    走到了百无求身边之后。百疆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它的身体开始慢慢缩小,片刻之后,一丝不挂的大妖百疆便重新站在了自己弟弟的面前。看着喘息之声不断的百无求,百疆冷冷的说道:“我说过,就算是牛羊,也好过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散仙。别怨哥哥的心狠……”说话的时候,百疆的手已经举了起来。它黑色的指甲疯长,瞬间变成了五根锋利的尖刺。眼看着就要对着百无求的胸膛插下去的时候,天空中突然阴冷了起来,本来阳光明媚的天空中,竟然飘飘洒洒的下起来了雪花。虽然现在已经是秋季,不过也远远没到下雪的季节,更何况九江(原淮南国)本来就是从没有下过雪的南方。
    随后,一个带着寒气的声音说道:“百疆,你想对我的侄孙子怎么样?欺负它没有长辈吗?”
    本来已经在盛怒之下的百疆,被这句占便宜的话气得差点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当下他猛地回头,就见一个从头白到脚的男人站在自己身后。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