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借势

    看着从雪花当中走出来的吴勉,百疆冷冷的一笑,随后盯着这个白发男人说道:“好极了,归不归跑了你还在。有一个也好,去告诉百无求,我是谁,他是谁。我们什么关系,他和归不归又是什么关系。”
    “我还真是不习惯你这样对儿子说话一样的口气。”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目光在浑身鲜血的百无求身上扫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道:“有这么一个儿子,老家伙就是死了也该闭眼了……”
    说句话说完之后。吴勉用他招牌一样的眼神看了一眼百疆,随后继续说道:“看在你弟弟的份上,我只说一次。你听好了。你们俩是兄弟俩,都是归不归当年和女妖一夜风流留下……”
    吴勉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恼怒到了极点的百疆突然一声低吼。随后猛的对着这个白发男人的方向扑了过来。眼见着它就要冲过来将吴勉撕碎吃掉的时候,这个白发男人的身体侧了一下,随后活生生的消失在了百疆的面前。
    大妖百疆扑了个空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没有目标的在原地对着空气扑打了起来。将周围的树木都扑断也没有找到消失的吴勉,当下百疆对着刚才白发男人消失的位置连声低吼,就在这个时候,从大妖的侧面突然爆发出来一股巨大的力量,打在百疆的身上将它掀飞到了半空之中。
    本来这周围都是树木,不过刚才几十丈周围的大树都被这妖物扑断。没有了阻挡物百疆足足飞出出十几丈远才摔落到了地上,不过就在落地的瞬间,百疆的双手一撑地,身子翻转过来之后,借着这一撑之力,身子向着刚才发出冲击力的位置扑了过来。
    不过它的动作似乎是慢了一拍。百疆对着空气折腾了半晌,也没看见他从它从空去里面将吴勉揪出来。反倒是隐住了身形的吴勉,时不时的找准时机就给大妖一下子。不过吴勉的攻击对它也没有什么效果。每次将百疆击倒或者打飞之后,这妖物总是能第一时间起来,随后向着刚才攻击它的位置反扑过去。
    就在百疆和看不见得吴勉纠缠的时候,受了重伤在树下喘息的百无求突然感觉到一只手抓住了它的胳膊,随后耳边响起来老家伙归不归的声音:“别出声……你哥哥现在被吴勉缠住了……趁着现……你怎么这么重……从明天开始你一天就两顿……一顿……”
    “老家伙,你回来干什么,快点走……”看着归不归咬着牙将自己向着树后拖去,老家伙头上的青筋暴跳。看的百无求叹息了一声,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走了还回来做什么?老子豁出命来保你,可不是让你现在回来送死的。快走快走,百疆就是吓唬吓唬我,不会真把我怎么样的。倒是你,再不走的话,你的这身肉就要存在百疆的肚子里,它们家的茅房就是你的坟头了。”
    “别废话……吸口气……一二三--起……等一下。咱们再来一次。这次一定能把你拖过去……一二三--起,再来一次,老人家我就不信了。连这身肥肉都敢欺负我……”
    正在归不归和百无求在低声叨叨念念的时候,正在被吴勉不停骚扰的百无求突然无意中看到了这里的情况。当下,大妖一声冷笑。也不顾吴勉的骚扰,一阵风一样直接奔着归不过和百无求这边扑了过来。
    看到惊动了百疆之后,归不归暂时松开了百无求,老家伙回身就跑。不过这个时候他再做出来跑已经晚了,就在归不归转过身来的时候,百疆已经到了他的身后,对着他的后心抓了过去。
    这一下如果抓上,就算老家伙是长生不老的体制也是死定了。没想到就在这一刻,已经瘫在地上的百无求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后自己的身体好像被弹起来一样。猛的跳起来趴在百疆的身上,两只胳膊勾住了自己哥哥的肩膀,嘴巴对着归不归大声喊道:“老家伙!你快跑……”
    这一下子虽然没有给归不归带来可以逃脱的时间,不过好歹也是让百疆停顿了一下,就是这一顿,后面隐住身形的吴勉已经到了。当下他也顾不上会不会暴露目标了,直接举起来手里面的龙鳞,用锋利的边缘对着百疆的肋部劈了下去。
    眼看着这一下就到劈到的时候,百疆的身子突然一甩。将趴在自己身上的百无求对着已经显露身形的吴勉甩了过去。
    当下,防着伤到百无求,吴勉无奈之下只能收回龙鳞。任其这妖物砸到了自己身上。看到一击得手之后,百疆狞笑了一声,马上对着吴勉扑了过去。
    就在白发男人用龙鳞挡住自己身体的一瞬间,百疆以及到了,它结结实实的一拳正好打在龙鳞上。感觉到这个物件之后,百疆的身上顿时冒出了黑色的妖火。借助着这妖火的威力。大妖对着那片龙鳞一段狂轰乱炸的攻击。
    就在百疆对着龙鳞动手的时候,它没有注意到周围的雪花已经多了数倍。本来稀稀落落的雪花现在变成了鹅毛大雪,只是这么片刻的功夫。落在地上的雪花已经积四五寸。
    白疆打起来没完没了,趁着这个时候,已经跑出去的归不归又折返了回来。他继续拖着伤势再次加重的百无求向后走去,现在两个人的位置有些凶险。无论是吴勉还是百疆,两个人有一下子没收住,附近的归不归和百无求就要倒大霉。
    好在这次借助地面上的积雪的滑行。归不归多多少少省了一点气力。原来纹丝不动的百无求这次也开始给归不归拖出去了七八丈。不过就是这样,也是累的老家伙满是的大汗,拖着百无求走远了一点之后。便靠在一棵大树上呼呼喘起来粗气。
    “老家伙,小爷叔这么被压着打没事吧?”看着一直躲在龙鳞下面连身子都不敢露出来的吴勉,百无求叹了口气。随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想不到老子有一天还会变成你们的拖累,如果不是老子瘫了,现在你和小爷叔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百疆还在对着吴勉身上的龙鳞狂打。有几次它想要掀开龙鳞直接对付吴勉,不过它看不到龙鳞的存在,几次伸手之后,两只手都被龙鳞上面锋利的边缘割的鲜血淋漓。无奈之下,他只有继续对着上面看不见的龙鳞招呼。
    归不归擦了擦头上的大汗之后,一边喘息着一边回答自己便宜儿子的问题:“傻儿子,你好好看看……你小爷叔不动手,是在给我们逃走的机会……他们俩真面对面动手的话,不用特意对咱们爷俩招呼……光是余威已经可以让咱们爷俩在奈何桥上相遇了。”
    这几句话说完之后,归不归便继续拖着百无求向着远处走去。他那便宜儿子看着身边越来越厚的雪花,对着归不归自己说道:“这些雪花都是小爷叔变出来的吗?他算好了你会拖着老子走,这才变出来的吗?你说老子怎么摊上你们这种都是心眼的亲戚?”
    “想的美……”归不归一边拖着百无求,一边继续说道:“他这是在借势,徐福那个老家伙留在下面的竹简里面教的。天下万物无一不可借势,若无可借之时,创势自借。这话说了你也听不懂,总之就是一句话,有势要借,没有势自己造一个也要借……”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和吴勉、百疆那边拉出来了一段距离。就在这个时候,吴勉猛的起身,用龙鳞百疆推开,随后伸手将龙鳞对着归不归和百无求的位置抛了出去……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