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赤丹城

    小任叁本来也想去喝几杯的,不过他受不了匈奴人喝酒时的左派。当地的酒坊的风俗是几个人出资买上一大袋的马奶酒,然后顺着年龄大小围成一圈坐下,然后每个人轮流灌上一大口的马奶酒,直到一皮袋的马奶酒喝完。
    当地的酒坊只卖酒,想要下酒菜需要客人自己带来。小任叁最受不了这种粗旷的酒风。加上他确实不喜马奶酒的膻气。当下难得的没有跟着百无求他们一起喝酒。
    由于忽愣儿的术法被封印,也不敢轻易的得罪归不归、吴勉这几个中原修士。加上有经常欺负他的百无求跟着,这个匈奴修士也不敢有什么过分的举动。有术法的时候还被这个大个子踩在地上踹,现在没了术法就更更加不敢招惹它了。而归不归也没有拦着的意思,连暗示忽愣儿别起逃走念头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当下,百无求和忽愣儿去了他们常去的酒坊本来以为这顿酒怎么也要喝到半夜,他们俩才能回来。没有想到的是,也就是过了大半个时辰之后,百无求便带着忽愣儿回来。除了他们俩之外,百无求的腋下还夹着一个四五十岁的匈奴半大老头。
    将这个半大老头仍在了归不归的面前之后,百无求开口说道:“”老家伙,这个老头说他知道那个什么赤丹在哪。这个老头算是你儿子我孝敬你的,有什么要问的你赶快去问。我们倆回去继续喝,刚刚喝了两轮。一大帮人还等着呢。“
    忽愣儿比百无求要懂点人事,不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之前,这个匈奴修士也不敢离开。最后在百无求的一再催促之下,他简短的说了事情的经过。他和百无求还有四五个匈奴朋友在酒坊坐下之后,买了一袋子马奶酒刚刚转着圈喝了一轮的时候,这个匈奴老头子便出现了。
    老头子和百无求其中的一个朋友见过几次面,当下腆着脸过来蹭酒喝。由于这次的东道是忽愣儿,那位朋友和老头子也不熟,当下想出个难题打发他走。刚才忽愣儿便一直跟朋友们打听那个叫做赤丹的地名所在,当下那个朋友便将这个难题打发给了老头子:”不是不给你喝酒,只要你能告诉今天的东道赤丹在什么地方。今天的马奶酒就有你一份,要不然我们也没有办法。“
    ”赤丹……“老头子歪着脑袋想了半晌。就在所有的人都以为他这是再装样子的时候,老头子突然再次开口说道:”这个也不是我们匈奴的地名,赤丹是以前犬戎时期的名字。是犬戎时期的一座废城。就在支就城外三十里的摩罗山山谷……“
    老头子一边说话,忽愣儿一边再给百无求翻译。听到了这个老头子知道赤丹的所在之后,还在往嘴里灌马奶酒的百无求直接将手里的大半袋马奶酒丢给了老头子。瞪着他说道:”这一口袋的酒都是你的,要是刚才你的话是真的,你下辈子的酒囊就算是找到了。“
    忽愣儿说完之后,被早已经等得不耐烦得百无求拖走:”说两句得了,不知道还有朋友等着吗?咱们回去接着喝,今天老子带着你们不吐不归……“
    归不归没理会拖着忽愣儿离开的百无求,他将尹豪达叫过来,让他给自己做翻译。随后对着老头说道:”听说你知道赤丹怎么走?说说看,如果你说的对。这一年的马奶酒老人家我都管了,如果你能带着我们去那个叫做赤丹的地方。你后半辈子的马奶酒我也都管了,怎么样?“
    一开始,这个老头吓得脸色沙白。手里面紧紧抓着他的那半袋子马奶酒,知道听尹豪达翻译了老头子的话,他的脸上才又多了一点血色。随后,将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
    老头子叫做阿提拉,以前是匈奴王庭里面掌管库房的一名小吏。在匈奴当中是少有能识字的人,阿提拉看管的库房里面摆放的都是匈奴周围各部上贡的宝物。在清点库房的时候,老头子在里面发现了一张犬戎时期的地图(后来中行说所绘地图就是根据这个来的)。赤丹城的名字就在这幅地图上面,当时整个犬戎地图上面阿提拉只认识赤丹这么两个文字。当时也就记得牢靠,后来因为自己偷窃库房里面宝物换酒喝的事情东窗事发,才连夜逃出了王庭。想不到几年之后,还靠这个换来一顿酒喝。
    现在终于有了赤丹的准确地址,当下归不归也终于送了口气。当下他从自己的行李当中,取出来一个金饼和一个小小的金锞子。随后现将金锞子放在阿提拉的手心里。说道:”这两块金子都是你的,你告诉了我们赤丹的所在,得一个金锞子。过几天带着我们走一趟,到了地方这块金饼就是你的。怎么样?没问题吧?“
    听了尹豪达翻译过来得话之后,阿提拉盯着归不归手上的金饼点了点头之后,又使劲得摇了摇头,嘴里面咕哝了一句只有尹豪达才能听懂得匈奴话。老家伙不明白他点头之后又摇头得意思,当下尹豪达给他翻译道:”他要两块金饼。“
    知道了赤丹得所在之后,他们这些人也没有心思继续留在前庭。当下归不归吩咐尹豪达马上收拾东西套车,在吴勉得帮助之下收拾停当之后,吴勉亲自去了当地的酒坊,在一地的醉鬼当中,将百无求和忽愣儿从里面扒拉了出来。
    吴勉一手一个将他们俩带回来之后,忽愣儿的酒劲已经醒了。只是百无求接着酒劲开始耍起了酒疯,被吴勉直接扔进了一口水井当中。百无求到底时妖物。片刻之后便从水井里面跳了出来。当下不去理会吴勉,直接指着那口井,对着忽愣儿骂道:”老子就说马奶酒兑水了吧!你下去喝一口哪有一点酒味……“
    当下。吴勉、归不归这三架马车连夜离开了前庭。按着老头子阿提拉指的路,向着西北方向驶去。阿提拉所说的犬戎废城赤丹在匈奴后方重镇外支就城附近,现在那里时少有还没有被战火掠到的地方。
    三架马车跑了一天一夜,在第二天的傍晚到了支就城。说是城镇其实和前庭也差不多,几百个帐篷搭在一起,外围用木桩做的栅栏。匈奴是游牧民族。能有这样的聚集地已经算是不容易了。
    当下,几个人下了马车,在支就城外搭上自己的帐篷。吴勉、归不归他们连夜的赶到赤丹城没有问题,只是上了几岁年纪的阿提拉实在是吃不消了。虽然也是匈奴人,他毕竟在王庭看了半辈子的库房小吏。比不了尹豪达和忽愣儿这样的同族了。
    第二天一早,阿提拉和尹豪达先去找了当地的匈奴人打听了摩罗山的地址。随后便驾驶马车向着摩罗山的方向驶去。到了摩罗山的山脚之后,阿提拉指着山后的位置说道:”你们要找的赤丹城就在山谷里面,不过我的年纪大了,实在是走不了山路。这样,你们把金饼被我。我顺便在这里给你们看着马车,这里的野狼多,没有人看着。这几匹马可保不住。“
    听了尹豪达翻译的话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从行李里面拿出来了两块金饼。将金饼在阿提拉的面前晃了一下之后,对着尹豪达说道:”你和他说,还记得老人家我说的话吗?到了地方,这两块金子才是他的。“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