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入伏

    看在两块金饼的份上,阿提拉算是勉强答应了和他们一起上山。为了表明诚意,归不归当场给了这个老头子一块金饼。金饼放在怀里,老头子脸上的表情才多少好了一点。当下百无求开路,一行人向着山谷腹地走去。
    这座摩罗山并不高,这一行人走了一个多时辰,便在山坳当中看到了一座破败不堪的城池。不过相比较那座帐篷和木栅栏围起来的城池,这座完全是砖石打造起来的城池还是要顺眼的多。
    也就是因为这座城池是建在山坳里面,所以才能保存在现在。只是走近之后,城墙和里面的房屋都长满了绿藓,摇摇欲坠看着马上就要倒塌的城墙上面爬满了绿色的藤蔓。走在城门前深吸口气,满满的都是草木腐烂发出来的味道。
    “犬戎的古城到现在,也有三四百年了。想不到那个老家伙会把地图摆在这里。”归不归说话的时候,这一行人已经顺着一处倒塌的城墙缺口走了进去。进到这座古城之后,几个人才看明白,这里面只有几十间打得有些离谱的房子。与其说这里是一座城池,倒不如说这里是一个屯兵的兵营更为妥当。
    从城墙上下来又走了一段之后,百无求皱着眉头回身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说道:“老家伙,你们能肯定东西就藏在这里面吗?不是我们当儿子的说你,你睁开眼看看这里都破败成什么样子了。谁瞎了眼会把东西藏在这里?”
    “瞎了眼的那个人现在正在海上钓鱼,等他回来之后,你亲自去问问他。”归不归笑嘻嘻的说完之后,对着吴勉说道:“现在赤丹城也到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老人家我也有点好奇了,那个老家伙会在这里藏下什么宝贝。”
    “你想说解开封印的办法是不是藏在这里吧?”吴勉似笑非笑的看了归不归一眼,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那样的话,老家伙你恐怕要失望了。不管解开封印的东西是什么,它绝对不会藏在这里的。因为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赤丹城,是吧?阿提拉……”
    吴勉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可以去看那个匈奴老头。不过他的脸色却变了,额头上瞬间出现了冷汗。这个时候,白发男人才将目光聚集在阿提拉的身上。嘲讽的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把我们引诱到这里来,你们想要做什么……”
    吴勉的话刚刚说完,空气中突然传出来一阵冷笑,随后一个公鸭嗓的男人说道:“到底是中原的修士,这么快就被你们发现了。本来我还以为这座废城能唬住你们几个人的几个时辰的,现在看起来,我小看你们几个人了。”
    说话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对面的几十个房间大门突然全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冲出来几百名身穿皮甲,手拿刀枪弓箭的匈奴士兵。在这些士兵的身后,是几十个手拿法器的修士。这些修士当中有匈奴人也有汉人,都穿着和忽愣儿一摸一样的修士服饰。这些人中间护着一个满头白发,看上去有六十来岁的老头子。只不过这个老头子的下巴无须,皮肤看着白里透红。如果不是面相太老,光看肤色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
    老头子在一个十四五岁少年的搀扶之下,坐在了一节石墩子上。坐稳之后,对着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说道:“忽愣儿没回来复命,我就知道他八成是遇到了硬碴子。不瞒你们几位,你们在前庭到处找我的时候,我本人就在前庭。他们喝酒的时候,我就在隔壁的帐篷里面。略施小技之后,我们就在这里见面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头子带着气喘的咳嗽了几声。他身边的少年见状立即递过去水壶,服侍着老头子喝了几口之后,用掏出来自己的绢帕,给老头子蘸干净嘴角的水渍,才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他的身后。
    少年的这一系列动作,让百无求看的目瞪口呆。这妖物没见过这样的调调,咽了口唾沫之后面对着身边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这娃娃倒是是男还是女?看脖子上面的喉结似乎是个小子,不过看他手上的花活,怎么看怎么是个娘们儿。”
    “说你傻你还跟老人家我争辩……”归不归有些无奈的看了自己的便宜儿子一眼,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的儿,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你管他是爷们儿还是娘们儿,谁一路把我们逛过来的,你这么快就忘了?”
    “忘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百无求冷笑了一声之后,抬腿对着那个得了一块金饼,正准备迎着对面那些人跑过去的半大老头子踢了一脚。“啪!”的一声,妖物这一脚不偏不倚正好踢在老头子的后心上。
    一声惨叫之后,老头子被踢的飞了起来。他的身体在空中越过十几丈的距离,随后倒在无须老人的身前。他倒地的时候已经七孔流血,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随着随后一口气吐出来,这个诓骗吴勉、归不归众人来这里的老头子已经气绝身亡。
    看着老头子被百无求一脚踹死之后,脸色已经惨白的忽愣儿第一时间跪在了归不归和吴勉身前。对着这二位说道:“两位大修士不要误会!这件事情和我没有一点关系……这个人我也不认识,昨天就看他不地道了。想不到他还真是狗奸细……”
    归不归笑嘻嘻的看了这个匈奴修士一眼之后,说道:“说和你没关系,怎么证明?你是聪明人,知道怎么说老人家才会相信你。”
    “还要证明啊……”忽愣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对面被众人众星捧月一般的无须老人,就这一瞬间,他便明白了老家伙的意思。当下也是豁出去了,这个匈奴修士跳了起来,指着对面无须老人,说道:“中行说,你个没有卵子的阉货!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从汉朝过来你就是个侍候公主和亲的宦官,想着借我们匈奴的势给你报仇?做你的梦吧!这辈子你是宦官下辈子你还是没卵子的宦官,你生生世世都是宦官……”
    忽愣儿骂得正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中行说,刚才老头子惨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这位单于座下第一谋士的眼皮连眨都没眨。现在匈奴修士忽愣儿一顿连珠炮一样的咒骂,竟然将中行说气的浑身上下直打哆嗦。
    不过这个情形只是过了片刻,中行说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他的身体恢复了正常。冷笑着看了看面前这几个人,随后开口对着忽愣儿说道:“骂得好,骂痛快了吗?要是还没痛快的话,我让你继续骂下去,什么时候骂痛快了什么时候告诉我。我是没有卵子的阉货,一会你们都会变成没有卵子的阉货。左右!乱箭齐……”
    中行说的话哈没有说完,站在他身后的那个少年突然向前一步,在中行说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几句话下来,已经让盛怒之下的单于谋主恢复了正常。
    将剩下得话咽了下去之后,中行说冲着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冷笑了一声,随后说道:“现在我们说说赤丹,你们告诉我找赤丹做什么。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说反了”中行说的话刚刚说完,一直没有怎么说话吴勉突然开口说道:“你把赤丹得真正地址说出来,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