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元昌

    “那我们看看谁说的反了。”这句话说完之后,中行说指着对面得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对着身边得众人继续说道:“这一老一小留着,剩下的人全部处死。记得人死之后把他们的卵子割下来,看看谁下辈子是没有卵子的阉货!”
    中行说说完之后,站在他身边的匈奴武士齐声大吼了一声。随后举起各自手中的刀斧对着吴勉这边冲了过来。就在这些匈奴武士扑过来的同时,归不归身边的百无求也跟着大吼了一声,随后好像旋风一样迎着这些匈奴人反冲了过来。
    突然间喊杀声震天,将尹豪达吓了一跳,当下他一把将小任叁抱了起来。随后哆哆嗦嗦的说道:“别怕,我是匈奴人。你是小孩子。一会我就说是你被他们拐来的,你顺着我的话说的就好。他们不会杀了你的,只会抓你去当奴隶。能捡回来条命就好,以后长大了找机会再跑。”
    小任叁有些无奈的看了尹豪达一眼,说道:“谁说匈奴人的胆子都大的?不是我们人参说你,一会这个话你教教对面的人,他们用的上。”
    就在尹豪达抱着小任叁向后退去德时候,百无求已经直接撞飞了七八个人,随后它好像一只猛虎冲进只会嗷嗷叫的野狗群一样。由于对方的人手太多,这妖物也懒得使用什么妖法了。它直接用自己的身子撞来撞去的,当下,就见漫天的匈奴武士乱飞。但凡是百无求撞到的人当场骨断筋折。
    不过就是这样,也不见有一个匈奴人退缩。那些匈奴武士还是好像对着自己杀父仇人一样的向着百无求扑去,只不过这妖物实在太猛。两百名精锐的匈奴武士竟然连百无求的一层油皮都没有伤到。
    后面观战的中行说看到单于钦点保护自己的匈奴武士一面一面倒下,他反倒没事人一样,好像这些被百无求撞死撞伤的人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死的。不过时间久了,还能站着的匈奴武士只剩下了一半之后,他这才冷冷的笑了一声之后,眼睛盯着还在来回冲撞的百无求说道:“把你当作一只小小的妖物,还真的有点委屈你了。不过既然是妖物。那么我们还是用对付妖物的法子吧。一达先生,它是妖物就麻烦你了……”
    说话的时候,站在中行说身边的几十个修士突然分出来一半。这些人手拿法器向着还在横冲直撞的百无求扑了过去。冲到妖物身边之后,这些人突然结成了阵法,快速的将百无求围在了里面。
    这些人将百无求围在当中的一瞬间,妖物便感到一阵的头晕目眩。当下身上的妖力凝结不出来,身子好像喝醉了酒一样,开始不由自主的摇摇晃晃起来。如果不是百无求仗着自己天性的兽性躲开了这些修士的攻击,现在妖物已经遍体鳞伤了。饶是这样,百无求身上还是挨了两下,鲜血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
    看到了十几个修士摆下阵法之后,归不归的眉头便少有的皱了起来。这时候,吴勉替他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这不是方士的阵法吗?就算身法能学过来,心法和连珍口诀总不是假的吧?什么时候方士一门也开始做这种保镖的生意了?”
    “方士不假。不过他们和你我一样,都是过期的方士了。”这句话说完,归不归突然换了一种嬉笑的表情,对着吴勉说道:“怎么说这几天我这傻儿子也是小爷叔长,小爷叔短的。他管我这个‘亲爸爸’都没有这么孝敬,你就这么干看着自己侄孙子被人打吗?”
    “他的‘亲爸爸’都不管,我算是那根葱蒜?”吴勉不理会归不归这茬,当下用眼白看了看这个老家伙说道:“老家伙,真的不知道上辈子你都积了什么德,这辈子会捡到这么一个便宜儿子。这样的儿子还真是实惠又好用,连我都有点羡慕你了。不过看这样子,也羡慕不了多一会了……”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身上又挨了众修士几下。就算是它皮糙肉厚德,也是鲜血淋漓德。其中有一下和之前德伤口重叠,这妖物忍不住疼的大吼了一声。随后它不顾一切德向着身边的修士撞去,只不过受伤之下加上没有了妖力,百无求的脚步虚浮,轻轻松松便被对面的修士躲开。
    本来归不归还想省着这点术法多熬一段日子的,不过听到了百无求的惨叫声之后,这个老家伙终于也忍不住了。他突然对着围在百无求身边的那些修士挥出了双手,“呜!”一声狂风大作。围在他便宜儿子身边的那些修士大半都被狂风吹飞了起来。随着归不归双手下摆,这些人都重重的摔落到了地上。
    “欺负它没有家大人是吗?”归不归难得的瞪上了眼睛,盯着还没有被狂风吹落的几个修士继续说道:“张一达,见到师叔不知道过来见个礼吗?你师尊广孝就是这么教弟子的?别说没人出来老人家我,广孝的弟子里面数你最机灵,我老人家能认出来你,你就能认出老人家我来。”
    归不归说完之后,还站在地上其中一名匈奴修士苦笑了一声,随后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揭下来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露出来一张六七十岁的老人脸来。露出来真容之后,这个叫做张一达的修士对着归不归见了个半礼。随后继续说道:“归先生,难得您还记得我这个小方士。托您的福。我们师尊已经离开了方士一门。师尊犯了大罪,我们也没有脸自己继续留在方士宗门。这几年我们在中行说大人身前混口饭吃,不过现在看来。这个饭碗又要被您老人家砸了。”
    “匈奴的饭吃够了吧?那就换一家吃。”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看这这几个曾经的方士,继续说道:“再说广仁知道你们在这里混饭吃的话。那就不是砸饭碗这么简单了。老人家我现在是救了你们,吃饭是小,保住吃饭的家伙才是实在的。”
    张一达犹豫了一下。会头看了一眼面沉似水的中行说。又看了看自己这些摇摇晃晃爬起来的师兄弟们,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回身对着中行说说道:“大人,此人是我们的门中长辈,长辈的话不可不听。事以至此,属下们只有对不住,先走一步了。请大人看在这几年宾主一场的份上,饶了属下们这一次。”
    “走吧”中行说冷笑了一声之后,摆了摆手,说道:“既然一达先生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留你了。人走吧,把命留下……”
    说话的时候,中行说的身体突然从石墩子上消失。随后他瞬间出现在张一达的身边,一出手便死死抓住了这个老人的前脸。而张一达浑身瘫软,连还手挣扎的力气都使不上。
    “嘭!”的一声闷响,张一达的头颅在中行说的手中捏爆。血红色的红白之物四溅,将周围张一达其他的同门吓了一跳。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到归不归做出来动作的时候,张一达的死尸已经栽倒在地。
    就在归不归冲向中行说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前,就见刚才站在中行说身后的少年拦住了归不归的去路,说道:“您的对手是我,我叫元昌……”
    少年元昌出现的同时,吴勉也凭空出现在了中行说的身边,他出现的同时,天空中已经飘飘洒洒的落下了雪花。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