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一逃一擒

    看到了吴勉在自己的身边冒出来之后,中行说好像算到了一样,他的身子突然模糊了起来,眼看着这个阉人就要在白发男人身边消失的时候。吴勉突然伸手按在了几乎算是残影的中行说身上,就在他的手接触到阉人的一瞬间,一层厚厚的冰霜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蔓延到了中行说的全身,本来马上就要消失的人,身体刹那间变得真实起来。
    吴勉本来有机会趁机结果了中行说的,不过他心里还在惦记赤丹到底在什么地方。当下白发男人向后退了一步,翻着白眼看着身体僵直的中行说。
    中行说身体上面的冰霜只存在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在他身体恢复真实的片刻之后。随着一阵“嘎巴嘎巴”的响声,中行说的身体再次恢复了正常。活动自如之后的中行说已经知道不是这个白发男人的对手,当下左右手的掌心同时对着吴勉打出来两个紫色的火球。
    打出火球的同时,中行说转身向着身后就跑。他转身的同时,现场那写匈奴武士和修士已经都向着吴勉、归不归这边扑了过来。
    再说之前的张一达这些人,见到师兄惨死之后。先是呆楞了片刻,随后这些人几乎同时反应过来。当下红着眼睛手握各自的法器,冲着中行说这边扑了过去。不过这些人的距离较远,等他们扑上去的时候,正和中行说手下的修士和匈奴武士纠缠到了一起。
    虽然张一达的这些师弟术法比对方修士要高出不少,吴勉对方加上匈奴武士人数是他们的数倍。加上那些匈奴人完全就不把死当回事,双方纠缠在一起之后,虽然这些人用术法解决掉对方不少人,不过由于人数太少,片刻之后,张一达的师弟们已经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在杀掉了这些曾经的方士同时,匈奴武士和修士已经和吴勉动了手。只不过说动手两个字不太恰当,这完全是白发男人的个人表演。吴勉好像没有看到正在向他这边冲过来的匈奴武士和修士,他保持着一个速度跟在中行说的身后。但凡有人或用兵器、法器接触到吴勉身体的时候,都会从白发男人的身上传导过去一层厚厚的冰霜。
    这冰霜传导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匈奴武士砍过来的弯刀接触吴勉的一瞬间。被砍的人还没有怎么样,砍人的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冰坨倒在了地上。在摔在青石板地面的一瞬间,这些人形的冰坨摔碎成了无数块晶莹剔透的冰块。等到冰块化开之后恢复成了一坨一坨的碎肉。
    饶是那些匈奴武士都不怕死,这个时候看到这样的惨象,心里也开始含糊起来。这些人都不怕死,不过死的这般惨,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发毛。以不要命著称的匈奴武士都开始含糊起来,就更别说心眼胜人一筹的修士了,围捕吴勉的这些人一迟疑,白发男人已经到了中行说的身后。
    不过这个时候中行说已经再次的催动了五行遁术,眼看着这阉人就要借着遁术逃走的时候,他的双脚突然一紧。一双小手已经从地下冒出来,小手突然抱住了中行说奔跑当中的双脚,已经不需要下一步的动作。狂奔当中的阉人双脚失控,身体实实惠惠的摔倒在地上。
    等到他中行说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向前跑的时候,他的后背被一只冷冰冰的脚踩住。随后他听到了一个同样是冷冰冰的声音:“现在知道谁说反了吗?”以吴勉踩在中行说后背的位置为中心,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只不过白发男人的术法力道控制极好,冰霜还只是凝结在中行说的后背,对他说话并没有什么影响。
    这个时候,中行说才知道自己惹到了一个绝对不应该惹的人。当下他颤颤巍巍的说道:“是我瞎了眼,惹到了几位大修士。不过几位大修士现在身在草原,要找的赤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只要士饶了我,我可到带着几位大修士去赤丹之地。”
    看着吴勉没有什么表态,中行说心里有些慌神,当下对着这个人继续说道:“赤丹是犬戎的古城没错,只不过几百年过去了,那里早就改了别的名字。就算去问匈奴的传经老人,也没有人还能记得那个地方了。”
    吴勉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还被他踩在脚下的中行说说道:“再说说你的术法,你是汉朝过来的宦官。有了这样的术法还需要做宦官吗?还是说你就有做宦官的嗜好?”
    “大修士您玩笑了,我这点微末的术法是当初跟着皇宫里面的一个老宦官学的……”这时候,中行说背后的冰冻感觉已经麻木了,如果不是吴勉手下留情没有冻住他的心脉,这个时候,中行说已经倒地身亡了。
    中行说的话还没有说完,空气当中突然向来一个抑扬顿挫的声音:“够了!”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正在和归不归缠斗的少年元昌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他身体周围的死尸突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这些尸体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向着吴勉那里跑了过去。另外一部分死尸直接对着近在迟尺的归不归冲了过去。
    本来归不归一直在缠着这个少年元昌,虽然元昌的术法有些阴邪,不过在老家伙的眼里看过来也不过如此。只是老家伙舍不得消耗自己术法,当下只想慢慢的磨着元昌。等到吴勉处理完了中行说那边之后,让这个白发男人来处理这个小家伙吧。
    看着吴勉那边胜券在握,归不归越发的不想在元昌的身上消耗术法。就在他等着吴勉前来的时候,冷不防身边这些死人突然窜了起来。这些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更加不在乎死亡。老家伙被他们打扰了节奏,当下还是算计着使用了控火之术瞬间将扑过来的死人都烧成了飞灰。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等到归不归解决完了冲上来的死人之后,才发现少年元昌已经不见了踪影。这个时候,吴勉也冻住了对着他扑上来的死人们。和归不归不一样,白发男人动手的时候,一只脚一直踩在中行说的后心。这样才没有让这个阉人趁乱逃走,不过那些视死如归的匈奴武士终于受不了这个,死人起来的一瞬间,这些人已经吓得连声大叫。随着第一个人逃走,剩下的匈奴武士也跟着一哄而散。武士一走没有了肉垫替他们在前面当着,那些修士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跟在匈奴武士的身后逃离了这个地方。
    等到死人都被两个人解决掉之后,看着归不归凑过来,吴勉这才松开了踩在中行说后背的那只脚:“好了,不用装死了,把去往赤丹的地图画……”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吴勉才发现中行说的脸上已经挂上了一层白霜。这个老阉人竟然被冻的晕了过去。
    由于这个人知道赤丹的所在,现在还不能让他死。当下吴勉收了自己的术法。放着这个阉人缓了半天之后,他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吴勉和归不归两个煞星之后,中行说又马上的闭上了眼睛。
    “现在再加一条,那个叫做元昌的少年又是怎么回事?你的仆人,术法可是比你还高。”看着不敢睁眼的中行说冷笑了一声之后,吴勉又继续说道:“还有刚才喊话的那个人,就是你的师尊了吧?要是别人也不会那么上心……”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