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赤丹的来历

    文帝时期这位中行说便是皇宫中负责侍奉公主起居的宦官,他九岁的时候行阉礼入宫。因为他年纪幼小,刚刚进宫的时候经常被其他年长的宦官欺负。后来一个负责宫中药局的宦官招他进药局打杂,才摆脱了那些欺负他的宦官们。
    没有想到中行说因祸得福,被当初招他进药局的老宦官看中,收了他为徒,开始教授中行说术法。他们师徒倆每次教授术法的时候,都选在夜深人静的夜半时分。老宦官在下了禁制的密室中教授中行说术法,整个皇宫都不知道这里还有一对对使用术法的宦官师徒。
    直到中行说十五岁的时候,派去侍奉文帝的小公主起居之后,还是每晚都要用遁术回到药局,跟着他的老师尊继续修炼术法。转眼到了中行说二十三岁的时候,文帝下旨中行说侍奉的公主前往匈奴和亲。所有侍奉公主的宦官、宫女随行。
    在中行说看来,本来做了宦官已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现在还要跟着和亲公主去到匈奴那样鸟都不拉屎的地方,当下他是一百二十分的不愿意。甚至还跟文帝手下的近臣说过:如果我去了匈奴恐怕会对大汉不利这样的话。只不过当时谁也没有看得起这个这个宦官,也没人跟着他较真。
    不过很快中行说的口风就变了,他不在到处去埋怨陪着公主去往匈奴的事情。反而开始积极的准去往匈奴的一切事宜,当时中兴书身边的人都在疑惑怎么这么短的时间,这个家伙就转了性。
    当中行说一行人浩浩荡荡的陪着公主出京的当天晚上,皇宫中还发生了一件小事情。自打高祖皇帝登基时便在宫中药局侍奉的一位老宦官寿终正寝,这位老宦官活到了八十多岁,在当时的六根健全之人当中都非常罕见,就更不要说是一位身上缺少了一点零碎的宦官身上了。
    后来景帝时期,又有几位公主前往匈奴和亲。公主带去的宦官、宫女看到中行说身边经常出现一位老人,长得极像当年药局当中的老宦官。只不过这位老人的年纪只有六、七十岁,如果当年的老宦官还在是的话,现在差不多也小一百了。
    这个时候的中行说已经完全投向了匈奴,他侍奉过老上、军臣两位单于。中行说给前后两位单于献计,废弃了之前签订的盟约,数次派遣匈奴大军进犯中原。致使无数财物被匈奴人抢夺,无数百姓被匈奴人掠去为奴。提起此人,已经让大汉景帝、武帝两位君主颇为头疼。
    几年之前,一个十四五的少年来到匈奴王庭找到了中行说。随后,这位单于驾前的红人再出现的时候,身后便好像影子一样的跟着这个叫做元昌的少年。看着这少年似乎是中行说的仆人,不过匈奴的大臣中间,已经有人传出来,中行说和这个叫做元昌的小孩子关系匪浅。中行说没有男根不能人道,边将这一身的能耐都撒到了这个小孩子的身上。
    只是这些传闲话的人都不知道,出门的时候中行说和元昌是主仆相称。回到了中行说的大帐当中之后,两个人的关系正好倒转。中行说要对这个小家伙行汉家的师礼,以师叔相称。
    听着中行说说完了自己的事情之后,归不归点了点头,说道:“那么说来刚才的小元昌和当初教你术法的老宦官是师兄弟,是吧?那么那个老宦官呢?你给我们下圈套,他怎么没来看看热闹?”
    “他在单于身边侍候”中行说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他们匈奴人的王法和咱们那里的不一样,谁有权势谁做主。老子嫉妒儿子有本事杀子的,儿子眼红老子的王位弑君父有的是。军臣单于的几个儿子都不是省油的灯,防着我不在的时候单于的几位王子作乱,只能将我的师尊留在单于的身边。”
    “真是好家风。”归不归笑着说了这一句的时候,他的便宜儿子百无求已经走了过来。这妖物皮糙肉厚虽然挨了几刀,看着全身血淋淋的,不过却不影响他走路。凑过来之后,他瞪着自己‘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是不是匈奴的种?要不百疆怎么按着匈奴的家风对你。老子看明白了,上次的事也不能完全怪他。根子还在你这里……”
    老家伙淬了一口之后,看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看来有时间的话,你爹爹我要给给说说四书五经了,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忠孝仁义。你爹爹我这辈子就是用这四个字作为规范,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这一对父子俩正在争执的时候,吴勉对着中行说说道:“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刚才喊话的那个人是谁?”
    “听声音应该是我的师尊,本来这次我是请他过来的,不过当时单于中了沙漠的热毒。我师尊走不开,迫不得已之下,我才和元昌贸然动手的。”说到这里的时候,看到吴勉满脸的不以为然,中行说急忙又加了一句:“当然了,就算是我师尊到来,也断不是二位大修士的对手。”
    吴勉没有理会中行说的拍马,当下看着这个阉人继续说道:“那么现在是不是该说说你师尊和那位元昌的来历了?他们这么拼了命帮着匈奴攻打母国,还有什么好处吗?”
    “小的不是不说,这个真的不知道。”顿了一下之后,中行说苦着脸对吴勉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了,我也问过几次,他们二位的来历。不过我那位世尊和元昌都没打算和我交底,只说帮着匈奴不断的骚扰大汉,早晚有一天我会知道的。”
    “好了,贵师的事情咱们说完了,现在是不是该说说赤丹的事情了?”这时候,听到吴勉始终不往正题上说,当下归不归再次凑过来,赶在吴勉说话之前,他抢先一步继续说道:“刚才你说什么来着?赤丹是犬戎古城,这里也是犬戎古城。你不会用了两个犬戎古城骗我们两次吧?”
    “赤丹在犬戎话里是霞光的意思,当年犬戎王灭了西周之后,便将周幽王囚禁在赤丹城里面,直到周幽王最后身死。防着西周的诸侯去救,犬戎王将周幽王关在沙漠绿洲当中的赤丹城中。不过后来刮过来一场大风沙,将整个一座赤丹城都埋在了下面。当初犬戎王以为是他囚死周幽王触犯了天意,最后命令犬戎境内不许在提赤丹城的事情,所以到现在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沙漠……”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看了一眼无所谓的吴勉一眼,随后喃喃的说了一句:“想不到那个老家伙还真能折腾。”
    他说话的时候,吴勉突然转头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那么你呢?故意放走了那个叫元昌的,不也是要折腾一下吗?”
    就在距离此地几十里之外的一座帐篷当中,刚刚逃走的元昌正一脸冷汗的对着面前一个同样面上无须的老头子说道:“本来以为只有一只妖物难缠,想不到那两个修士一个比一个难对付。我能逃出来已经算是万幸,实在没有心力再去管中行说了。这个时候他怕是已经丢了脑袋,那两个修士拿着他的脑袋也能和汉家皇帝换个万户侯出来。”
    老头子冷冷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元昌说道:“换万户侯?那你就小看这两个人了。”
    这句话说完,他看了一眼假赤丹古城的方向,随后继续说道:“好,那我们就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