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翻身的百无求

    “你骂谁是混的?老爷们都是修士,你哪只眼睛看出来老爷是混的?”百无求听岔了门房的话,当下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一把抓住了门房的胸前的衣襟,正准备将他抬起来之后扔回门内的时候。就听见门内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随后一个三十来岁。身穿锦衣的男人在七八个仆人的簇拥之下,从房子里面走了出来。
    “住手!敢在我归府的门前欺辱我府中下人,真的当我不归阁中无人……”锦衣男人说了一半的时候,眼睛无意当中扫了一眼靠在车厢看热闹的归不归。当下,锦衣男子有些不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当下它和老门房一样,揉了欧自己的眼睛之后,再次看了归不归一眼,当下声音也开始颤了起来:“老……人家。您的……官讳,是不是上讳归,下讳不归?”
    锦衣男人好歹要比门房要有见识。他强压这胸口狂跳的心脏,好歹没用别人帮忙说完了这句话。
    这个时候,仙风道骨老人样的归不归已经从车上面走了下来。冲着锦衣男人微微的笑了一声之后。开口说道:“不过,老人家我正是归不归,也是昔日这不归阁的主人,只不过我老人家记得这宅子几百年前便已经卖走了,买它的主人是前街酒肆的张老板。他说过要将这座宅子改称酒肆的,为什么两百年过去,老人家我的宝号又挂在上面了?”
    听到面前这个老神仙一般的人物正是归不归之后,锦衣男人激动的脸色涨红。连续吸了口气粗气之后,他紧张的心态终于多少平复了一点。当下他对着归不归行了一个大礼,爬起来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这里面的事情,我一个小小的管事说不清楚。老神仙您在这里稍坐。我去请家中的主人出来,您老人家一问便知。”
    几句话说完之后,这个自称是管事的锦衣男人转身便向着大门里面跑去。
    不只是管事和门房。就见簇拥着管事一起出来的仆人。这个时候也在用一种惊讶无比的眼神盯着有些莫名其妙的归不归,除了吴勉这边的几个人之外,其他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面前站着的老家伙,就是二百年前这座大宅子的主人。
    这个时候,百无求已经将门房放了下来。妖物凑到了归不归的面前,对着他说道:“老家伙,说吧。你不是把房子卖了吗?现在怎么又有这么一座不规矩了?你的老毛病是不是又犯了,除了我和百疆之后,你是不是还藏着一个儿子在这里?老家伙你什么人性我们已经看出来了,也没让你一碗水端平,人家吃肉我们不眼馋。不过麸子面的饽饽怎么也得来俩吧?”
    百无求正在跟着归不归故搅蛮缠的时候,就见对面的大宅子里面突然响起来一阵礼乐的声响。随后这座不归阁的中门打开。里面走出来一男一女两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男的看起来差不多有七十往上的年纪,老妇人比男人小一点点,不也最少也有六十五六。
    两个人走出来之后,在锦衣男人的搀扶之下,直接走到了归不归的面前。两个老人看到了归不归的一刻起,眼泪突然止不住的掉落下了下来。不过。那个七十多岁的老人首先缓了过来,他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拉着身边的老妇人对着归不归跪了下去,嘴里对着老家伙说道:“老祖宗。您这么多年那里去了?这么多年了,有说您羽化成仙的,又说您找了一处名山大川,正在那里吸引日精月华的。这些年家里也派出人马过去找您的,不过一直都没有消息……”
    “看看,老子我刚才说什么来着?”百无求认准了这里是归不归的外室。当下对着小任叁嘀咕道:“三叔。这个老家伙在外面到底有几个家?现在有我、百疆,还有那个给你看着宫殿的归莱,这老家伙,人也行妖也行,他倒是不忌口……”
    “起开,别耽误我们人参看戏。”小任叁一把推开了百无求,笑眯眯的看着有些手足无措的归不归。随后又对着还坐在车厢里面的吴勉说道:“能认出来老不死的样子就不是外人,看来我们不用去山上吃苦受罪了。派人把仇力叫过来吧,顺便把那一百多坛果酒带过来。”说到最后果酒的时候。小任叁一个劲的咽口水。
    吴勉面无表情的看着正在冲他苦笑的归不归,将两个六七十岁的晚辈扶起来之后,对着那个眼睛哭的通红的老头子说道:“别喊祖宗,先别那么客气。咱们先把话说清楚,老人家我叫做归不归不假,也是个修士。不过怎么说也有两三百年没有来过邦县了,你们怎么就能一眼把我认出来的?”
    “老人家您进来,进来就知道了。”说话的时候,两个老人各自抓着了归不归的一只手。向着不归阁的大门里面让。这个时候,吴勉从车厢里面跳了下来,对着后面那辆车上的尹豪达招了招手。让他一起下来,将马车交给那个锦衣男人之后,跟着几个人进了这座叫做不归阁的大宅子里面。
    进了不归阁之后,两位老人带着这些人到了正堂之中。还没有进入正堂的时候,就见到了在墙上挂着一张画在锦缎上面的人物画像。画中的是一个身穿方士服饰,上了年纪的老人。这老人和归不归一摸一样。也不知道在哪里找来的画师,画像中的任务真实的让人乍舌。
    看到了这幅画像之后,归不归深吸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恭恭敬敬守在他身后的两位老人,随后说道:“难为这幅画你们还能留到现在,也算是有心了。当年广仁给我画像的时候,我还笑他画了也没用,想不到今天还真是用到的。好了,你们可以见礼了。礼毕之后和老人家我说说你们的事情……”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坐在了正厅当中的蒲团上。两位老人在锦衣男人和一个大丫鬟的搀扶之下,口称两个玄孙见过老祖恭恭敬敬的对归不归行了大礼。礼毕之后,归不归招手将百无求叫了过来,随后正色对着两位老人说道:“这是老人家我早点流落在外面的子嗣。算起来也是你们的长辈。也对他见个礼吧。无求,你到我的身边坐下……”
    几句话说完,百无求愣了一下,这妖物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过去之前先是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几年都当孙子了,想不到老子也有翻身的时候。那什么,小爷叔,三叔。一起吧……”
    小任叁嘿嘿一笑,随后奶声奶气的对着百无求说道:“我们各家的亲戚单论,别瞎客气,让人家磕完了头就赶紧开饭。”
    这个个五大三粗的大个子竟然会是自己老祖宗的子嗣,两个老人心里面也是惊讶不小。不过活到了六七十岁也多少有了些城府,当下,两个老人也对着百无求大礼参拜了起来。算着辈分也要称呼百无求一声太爷爷在上了。
    行完大礼之后,两位老人正要说出来自己的身份。不过被早已经不耐烦的小任叁拦住:“先开饭,饭桌上说,都是一家人,咱们边吃边聊。”
    不知道小娃娃是什么身份,不过他毕竟是跟着自己老祖宗一起到来的。而且那位太爷爷称呼他三叔,当下顺着这个小娃娃的话,两位老人吩咐了管家摆上酒宴,要款待几百年都没有音讯的老祖。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