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画像

    落在水井当中那个一丝不挂的男人正是那个恭恭敬敬服侍在归辛、归逸身边的锦衣管家,他一脸惊恐的看着井口的百无求,心里想不通自己是那里出了破绽,让这个大个子发现的。
    这个时候,百无求将打水的水桶扔了下去。拽着绑在上面的绳子,将管家从水井里面拽了出来。
    “太爷爷,我只是偷着过来在井水里面洗……”没等管家说完,百无求已经抡圆了胳膊,给了这个一丝不挂的人一记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管家直接被百无求扇的双脚离地。在空中翻了个跟头之后才一动不动的趴在了地上。看着管家好像断了气,二愣子这才皱了皱眉的弯下要查看了一番这人的伤势。
    “老子就说这巴掌已经收了力,要是这巴掌出了人命,你让老子怎么去和那个老家伙交代?”看到这人只是晕倒并没有大碍之后,百无求还是恨恨的对着他脸上淬了一口,随后揪着管家的头发向着不归阁的房门前走过去。
    一脚踹开了大门之后,百无求便扯着自己的破锣嗓子大声的吼道:“这里有会喘气的活人吗?腿脚能动的出来几个,太爷爷给你们送礼来了!别睡了!再装睡不出来太爷爷可要给不规矩放把火了,反正也不规矩了,一把火烧光了,重新再来……”
    静悄悄的午夜也是经不起百无求这几嗓子,别说不归阁里面了。连整个邦县县城都听的一清二楚,据说因为百无求这几声,还让县守做了一晚上的噩梦。
    喊了几声之后,先是门房迷迷糊糊的走了出来,随后在宅子里面巡更走夜的更夫也都走了过来。被搅了清梦的门房本来还想骂街,不过看到了堵在门口这人是进来跟着老祖宗来的太爷爷,手里正揪着已经不醒人事的管家头发之后,门房也闭上了嘴巴。当下让更夫替他看着大门,门房自己一溜小跑的向着两位主人的寝室跑去报信。
    不用房门报信,百无求的破锣嗓子已经将整个不归阁的人都从睡梦当中喊了出来。第一个出来的正是占了归辛寝室的归不归,老家伙笑眯眯的走出来之后,先是看了百无求手上那个光着屁股的管家一眼之后,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老人家我没有说错,是从水井里面捞出来的吧?”
    “被你蒙对了,老子我在大门口躲了三四个时辰就为了他。”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将管家的头发松开,抬起一只脚踩在这个光屁股男人的身上,随后继续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刚刚过了子时,老子还在犹豫这孙子会不会出来的时候,他就从房子里面出来了。老子看着他脱光了衣服跳井的,和老家伙你说的一样,这孙子的身上是不怎么干净……”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用脚尖将紧缩的管家身体挑开。就见这人裸露的身上不知道用了什么颜料画了几张阴森可怖的画像,这集图上面画的都是饿鬼吃人的图画,不过大部分的画图都是红色的,只有画在胸前两幅描绘着饿鬼分别吃下两个老人的图像还是黑色的,就好像没有谢开的浓墨一样。
    这两幅图上的老人画的惟妙惟肖,分明就是这座大宅子的主人——归辛、归逸。看到了这个时候,归不归吩咐身边看热闹的仆人接来冷水将管家浇醒。
    一盆凉水泼头之后,倒在地上的管家沉吟了一声之后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眼前的景象之后,他第一个反应不是挡住自己的羞处,而是伸手去遮挡描绘在自己身上的几幅画作。
    “晚了,能看不能看的老人家我都看到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他的背后响起来一阵嘈杂的声响。归辛、归逸兄妹俩在一群仆人的搀扶、簇拥之下走了过来。
    不过看到了光溜溜的管家之后,已经六十多的归逸脸色还是一红。啐了一口之后,让跟着自己的丫鬟们都将转过身子。听到了自己的胞兄让人给管家一件长袍遮羞之后,她这才带着丫鬟们转身,听到归辛正陪着笑脸对归不归说道:“老祖,这大半夜的出了什么事情?秦鸣(管家)这孩子犯了什么过错?您说出来,晚辈一定重重的责罚与他给您老人家出气。”
    归辛还以为管家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归不归,当下还想着替这人求情。归不归听了之后嘿嘿一笑,指着管家说道:“他倒是没有直接得罪老人家我,不过你把他身上的袍子拿掉,可能就知道家里这么多年一直人丁不旺是因为什么了。”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归辛马上反应了过来。当下他先让自己的胞妹带着丫鬟回避,随后让人取来灯火。借着这点光亮掀开了刚刚盖在管家身上的袍子,见到了他身上那几幅栩栩如生的画像。
    除了自己兄妹俩的画像之外,剩下几个已经变红了的画像当中的人他也熟悉,正是这几年不归阁中最后死掉的亲人。其中还有他的儿子和孙子,画像当中两个人已经被饿鬼咬断了脖子……
    看到了这里之后,归辛老人瞬间什么都明白了过来。本来鹤发童颜的一张脸这个时候变得煞白,当下抢过更夫手中的棍棒就要结果了这人。不过就在棍子对着管家砸下去的一瞬间,却被百无求一脚将归辛手中的棍棒踹飞。随后这个二愣子瞪着眼睛冲着自己的重孙子吼道:“老子在门口堵了他几个时辰,就是为了让你小子一棒子打死他的吗?娃娃,要不是他身上也有你的画像,老子还以为你是主谋,想要杀人灭口的!”
    这时候,归辛的双手震的发麻,虎口已经裂开当下鲜血之流。不过这个七十岁的老人已经顾不上这个,当下狠狠对着一言不发的管家猛踹了几脚。嘴里对着他大声吼道:“秦鸣,你自幼父母双亡,是谁把你从人市买回来,给你饭吃给你衣穿的?花钱教你识字,让你娶妻生子的又是谁?你就这样来报答我们这一家的吗?”
    不管这个老人怎么打骂,这个叫做秦鸣的管家都是一言不发。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面,等到老人打累了在喘气的时候。秦鸣这才开口说道:“归老爷,要怪就怪你做了一回东郭先生。你这家业怎么大,我从小到大待在这里,帮你们归家打理家业,最后却归了别人,你说说这怎么能让我不眼红?这几年我把你的儿孙们都送走了,本来想着再过个一年半载的把你和归老太太一起送下去的,到时候这份家业就是我的了。如果不是这个已经几百年没露面的归不归回来,明年这个时候不归阁已经改名叫做秦府了。”
    几句话说完,惹得归辛大怒,忘了刚才被百无求一脚将棒子踹飞那回事,再次去抓身边仆人手中的棍棒,要杖毙了这个吃里扒外的管家。
    “归辛。你真的是老人家我的后世子孙吗?”就在归辛手中的棒子举起来还没有落下来的时候,一边的归不归突然笑了一声,随后他继续说道:“这个秦鸣他才多大?不归阁开始死人的时候,他的爷爷还没有从娘胎里面爬出来吧?从他太爷爷就开始谋划你的家产了吗?那样的话,老人家我也认了,凭着他们家这么能熬的份上,把这份家业给他都不多。”
    这几句话说完之后,归不归不再理会已经呆楞住的归辛,扭过脸连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儿子,你能看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