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送钱怪人九九

    虽然归不归身上的术法还很充盈,不过刚才的疆域出现之后,老家伙的心里就没有了底。没有这个小小的金贝壳傍身,归不归始终不会踏实。不过不知道他是怎么说动的吴勉,竟然会把金储送给这个老家伙。
    看到了归不归收起来金储之后,吴勉这才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吧?你的洞府里面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
    归不归一边在手里把玩着储金,一边笑眯眯的对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怎么说也在方士门中混了几百年,从宗门里面借出来几样小玩意,玩了两天就忘了还,这样的事情不是太正常了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不想在不归阁中把这件事情说完,当下,他自己岔开了话题:“回去看看秦管家吧,怎么说也是因为他才害死了那么多归家子孙。这件事情也该了解一下了。”
    听到归不归这么说,吴勉也没有在说什么。跟着归不归几个人一起,回到了秦鸣的寝室当中。不过等几个人进了寝室之后,就见秦管家赤身露体的跪在地上,一柄长剑从他的嘴里穿了进去,嘴里只留下了半个剑柄。长剑将秦鸣钉在地板上,看着这个死相也是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看到了秦鸣已经被人杀死之后,归不归略微皱起来的眉头反而舒展了起来。不过老家伙还是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晚来了一步,本来还想成全你一个差不多的魂魄去投胎的。现在这样的魂魄投胎做畜生都难,正好还江河海的魂魄也不全了,你们俩正在做个伴……”
    就在老家伙叨叨念念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正是这一代不归阁的主人——归辛和归逸被众人搀扶着走了进来,
    看到了跪在地上被钉起来的秦鸣,归氏兄妹俩都有些惊讶。不过惊讶过后归辛叹了口气,随后勉强的做了一个笑脸对归不归说道:“老祖宗,您这也算是替我们这一支归氏子孙报仇了。不过秦鸣入我归家之前,家族中已经有人惨死,这个也不得不查。”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逸在自己胞兄的身后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归辛明白自己妹妹的意思,当下转了话题继续说道:“不过既然老祖宗您回来,那就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我马上就让人将这么多年分出来的同宗们都叫回来,您要是有那个意思的话,我们也可以把本宗的归氏族人也叫回来。不过这几年我们没有什么联络,听说他们生活的听艰难……”
    归辛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等到自己的这个晚辈说完之后,老家伙这才古怪的笑了一声,随后看着归辛说道:“是不是老人家我之前说过你没有继承到我的脑力,你心里不服气,就摆了这个局看看老人家我有没有本来解开,是吗?”
    几句话说出来,归辛脸上的表情僵硬了起来,他干笑了一声之后,刚刚想要开口申辩,却被他的老祖宗再次打断:“娃娃,你以为趁着我们都不在,运用御剑之术杀死你管家的事就不会有人察觉了吗?御剑之术是老人家我传下来的。整个不归阁里面有本事用御剑之法杀人的,也就是你们兄妹俩了。如果这个老人家我还猜不到的话,几百年前就已经死在方士一门里面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压低了声音,对着额头上已经见汗的归辛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并不是埋怨你在这里杀人,这个人的所做也该死了。不过,在我老人家的面前还显摆这种一眼就被看穿的小聪明,老人家我就不得不说两句了。”
    这个时候,归辛身后的归逸出来打了圆场:“老祖宗,我和归辛的子女亲人都死在了这个秦鸣的手上,归辛也是气不过这才逆了您老人家的心思。反正这也算是替我们归家的子孙报了仇……”
    归逸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扭脸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一直等到归逸说完之后,老家伙这才再次说道:“既然女娃娃你说到这里了,那么我老人家受累打听一句。这么多年,一直在替老人家我养着归家老少的那个人又是谁?”
    这几句话说完,归家兄妹俩的身子都是一震,在归不归的的注视之下,两个人甚至都不敢有眼神上的交流。不过这也算是证实了归不归的话,老家伙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不再看这一对兄妹俩,转头冲着正在和百无求嬉闹的小任叁说道:“任叁……老三……三哥,不归阁的账目带过来了吗?”
    说到三哥的时候,小任叁终于回过头来看了归不归一眼,故意的板起来脸孔,奶声奶气的对着老家伙说道:“嗯,记住了,下次第一声就要叫三哥……”说话的时候,小任叁蹲在地上,伸手向着地下抓了一把,就见他的小手再伸出来的时候,手里面已经抓住了一卷书简。
    “都在这了,老不死的,被你蒙对了,账目就藏在你孙子的孙子床底下地暗格里。”小任叁将书简扔给了归不归之后,又继续说道:“里面这样的账目有三五十斤,先拿过来一卷你过过瘾,吃得好人参再带你们过去看其他的。”
    书简到手之后,归不归也不着急翻看,不过再对着归氏兄妹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的语气已经开始阴冷了下来:“还是什么都不肯说吗?你们说和我来说可是有两种不同结果的,你们俩——真的要等到我来说吗?”
    这个时候,归辛归逸兄妹俩这才对了一下眼神,随后两个人一起对着归不归跪了下去。归辛以头触地,一边擦着冷汗一边对着自己的老祖宗说道:“不是我们故意要欺瞒老人家您的,只不过这两百多年以来,我们族人都是靠着这个人活下来的。虽然不归阁只剩下我们两个老骨头,但是还有不少分家的族人,还是要靠着这个人活的……”
    根据归辛说的,当初他们这一支归家子弟来到这里,将不归阁赎了回来之后。便是靠着吃老本过活,日子过的也是一天不如一天。这些人平时都跟着归不归享福惯了,除了会一点术法和花钱之外,再没有什么生活的技能了。
    开始,这一支归家人还想着做点买卖养家。不过这些人实在不是做生意的料,没有多久就将本来已经所剩不多的银钱便都赔的一干二净。最后这支归家人支撑不住,准备再把不归阁卖掉凑出路费回到了老宅的时候。一个自称是归不归朋友的人找上了门。
    这人虽然自称是老家伙的朋友,不过却没有人从归不归的嘴里听到过这个人的名字。这个人的名字也怪,只有一个数字叫做‘九’,而且从来不让别人称呼他先生之类的敬语,因为一个字叫起来有些古怪,最后勉强让归家人称呼他为‘九九’。
    九九自称是要报答归不归以前的恩情,开始不断的送给归家人数额巨大的银钱。后来直接将邦县周围的土地买了下来一并送了归家这些人,这还不算,等到这些人拿惯了手之后。九九有将齐鲁、吴越等富庶之地的店铺都买下来当做礼物送给了归家之人。
    最后归家人自己收钱都收的怕了,当九九再来送钱的时候,族人亲自将他请进内堂,询问这人这么排山倒海一般的送钱,到底有什么意图。这个时候,这个叫做九九的,终于说了实话:“你们帮我做一件事……”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