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扭捏的百无求

    “你说那个九儿啊……”归不归也学着吴勉的样子靠在车厢,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看这样子应该是来找老人家我寻仇的,不过我老人家一百多年没出世了。他就养了老人家我这一支子孙……”
    没等归不归说完,他的便宜儿子已经瞪起了眼睛。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这话老子我都不信。金山银海的填在你孙子们的身上,就为了等你回来报仇?这样的仇人你还有吗?给老子介绍几个,给他俩嘴巴以后老子的孩子就有着落了,不打是傻子。”
    就算被百无求当场说破。归不归的脸上还是没有一点尴尬的表情。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这个二愣子说道:“你管人家怎么报仇呢,只要他心里痛快就得了。花俩钱能堵到老人家我。不亏。”
    听到归不归这么说,吴勉已经没有了再睁眼的打算。他闭着眼睛自言自语的说道:“九……前面还有八个吧……”
    听到了吴勉的话之后,本来还在对着百无求调侃的归不归突然停住了嘴巴。看了好像已经睡着了的吴勉一眼,脸上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便宜儿子的身上:“跟着你爹爹我,什么样的仇人遇不到?运气好的话,你给人家两个小嘴巴,他能把闺女许配给你。傻儿子,天下大着呢。什么样的人都有……”
    白玉山距离邦县县城并不太塞太远,不到一个时辰,百无求和尹豪达驾着的两架马车已经停在了白玉山的山脚之下。刚才吴勉已经先一步的到了这里,根据归不归给他的路线,到过这座洞府当中。
    当下,尹豪达留在山下看着马车。吴勉在前面带头,归不归一行人跟在他的身后向着洞府的位置走过去。好在这座白玉山并不算高大,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几个人停在了山腰处一个陡峭的断壁旁。
    断壁下面就是几十丈的谷底,当初这里应该也是和山体连在一起的。后来因为滑坡之类的天灾,才形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走到这里之后,吴勉停顿了一下。将跟在他身后的小任叁抱了起来。随后竟然径自的向着断壁的方向走了过去,就见这个白发男人跨出去一大步之后,竟然走出了地面。他的脚踩在空气当中一步一步的向着断壁的尽头走了过去。
    虽然这个二愣子直接从断壁这边也能爬过去,不过看着吴勉就这么凭空踩着空气走过去,还是觉得有些眼馋。当下回头看了一眼走在最后的归不归一眼,说道:“老家伙,这么多年都是老子背你。今天也让你感觉一下当爹的乐趣,好吧?”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就要往归不归的身后去凑。吓得老家伙连连退了几步,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儿子,你想干什么?让老人家我背你过去?你先下来……听我说,不用背,你自己也能过来……”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飞快的向着断壁那边跑了过去。随后就见他和吴勉一样,一大步跨过去之后,老家伙和吴勉一样已经踩在了空气当中。随后一步一步的向着吴勉那边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回头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儿子,这里是老人家我做过手脚的。跨过来三尺之后,这里和地面没有区别。过来,走两步试试……”
    百无求站在断壁边缘,看了半晌之后还是不敢像吴勉、归不归那样跨出去一步。虽然这个高度的山谷还摔不死它,不过也能让百无求疼上几天的。当下。这个二愣子纵身一跳,身子好像四脚蛇一样牢牢的贴在镜子面一样的断壁上。随后百无求的动作也像是壁虎一样,飞快的沿着断壁向着吴勉、归不归追了过去。
    二愣子的速度快的惊人。几下子已经赶到了归不归的身边。瞪了老家伙一眼之后,说道:“老子怀疑我是不是老家伙你从大街上捡的了,要不就是你用什么迷晕了老子,让老子认你当爹的。呸!妖贩子……”
    几句怄气的话说完之后,百无求也不再搭理归不归,它的身子一摆,向着吴勉的位置追了过去。看着百无求远去的背影,老家伙苦笑了了一下,随后低声的自言自语道:“辛亏它一根筋,再琢磨一会儿这案子就破了。”
    百无求追过去的时候,吴勉已经站在了断壁的尽头。他有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身后磨磨蹭蹭的归不归,和从断壁一路爬过来的百无求。对着两个人翻了个白眼之后,这个白发男人转身对着面前的断壁山体走了过去。
    看着吴勉消失在了断壁当中之后,百无求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他很快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这个二愣子小心翼翼的爬到了刚刚吴勉消失的位置。用手试探着伸进了断壁之后,百无求咧嘴笑了一声,回头看了正在往这里追赶的归不归一眼。随后它的身子一甩,跟着吴勉也凭空进入到了断壁当中。这个洞府的主人,却成了最后的一个人。
    进入到了断壁当中之后,百无求先是眼前一黑,随后另外的一幅景象便出现在它的眼前。就见眼前是一个宽阔的大厅,里面摆放着一张大的有些离谱的石桌子。周围每隔几尺便摆放这一个石凳,这样的格局和秦汉流行的分桌很不一样,就连百无求这个药物看着都极为不习惯。
    出了这些石桌、石凳之外,大厅的两侧各自打造了一个宽大的架子。上面各自摆放着一些书简,还有百无求叫不上名字的法器。其中的一个角落了。还堆了百十来块手掌大小的金饼,书简和法器好像有人动过的迹象。应该是之前吴勉进来的时候翻看过。
    大厅的尽头是一个长长的通道。里面传来了流水之声,不知道那里会是一个什么所在
    “这里还藏着酒!”这个时候,小任叁从石桌下面找到了一个酒坛子。打开了封泥之后。整个大厅都飘散着一股浓烈的酒香。小任叁将头扎进去喝了一大口之后,哈哈一阵大笑,说道:“果酒!老不死的手艺!这个好,存了几百年,酒都拉丝了,好,我们人参喜欢……”说完之后,小家伙又将脑袋探进酒坛当中,拼了命的喝了起来。
    “那是,老人家我的手艺,里面还有二三十坛。”这个时候,归不归也从外面走了进去。冲着几个人笑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当初老人家我想着在这里隐居的,要不是受不了这个清苦。现在弄不好已经感悟到了天道,就算成不了仙,也能自创一个修道的门派了。可惜了,我老人家就没有开宗立派的那个命。”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从架子上拿起来一个被火烧过的琉璃瓦。扔给了老家伙之后,这个白头发得男人说道:“你的债主到了门口,再有二三十年,差不多就破了你的禁制。在山下散钱,山上抄家。老家伙,你教的好朋友啊。”
    看了一眼手里的已经到了融化界点得琉璃瓦,归不归嘿嘿一笑,随手一搓将这块琉璃瓦搓成了粉末。随后又从架子上拿起来一块瓦片,扣在了门口一处凹陷的地面上,说道:“好了,老人家我再给他续上二百年。看看说能耗的过谁……”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一旁的百无求突然咽了口唾沫。走到了老家伙的身边,少有的笑了一声之后,扭扭捏捏的说道:“老子我的爹啊,这里……那个什么……你那个什么之后……让老子那个什么吧……”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