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孽......

    看着百无求有话说不出来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偶尔你说了人话,老人家我还有点不适应。等着吧,老人家我那个什么之后,这里就是你的。除了那些金饼子要分给尹豪达两块之后,剩下都是你的。老人家我答应给他后半辈的富贵,等着把下面的东西都搬上来之后,让他拿了金子走吧。”
    “到你家了。不带我们走走吗?”吴勉忍了半天之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在洞府里面还要摆下禁制,也不知道老家伙你这是防着谁。”
    听了吴勉的话之后,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随后一边向着大厅里面的通道走去,一边慢悠悠的对着吴勉说道:“当初老人家我是想把留在方士门中的弟子一起带过来的,十几个人住在这里。怎么也要把我老人家和他们区分起来吧。那些猴崽子一个比一个机灵,不摆个厉害一点的禁制,还真的镇不住他们。”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走到了大厅和通道的接口处。这个时候,老家伙突然停住了脚步。跟在他身后的百无求没有来得及收住脚,突然撞到了一面透明的墙上。也是这个二愣子完全没有防备,撞到了墙上的时候发出‘嘭!“的一声巨响,整个洞府都跟着颤抖了几下。
    百无求被撞得捂着脑袋蹲在地上呻吟着,归不归看了嘿嘿一笑,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刚才你爹爹我是故意不说的,傻儿子,你这个二愣子得性子要改……“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从通道的尽头突然走出来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走近了之后才看清里面的是一只从头黑到尾巴的黑猫,和普通的黑猫不一样,这只猫的眼睛都是黑色的,全身没有一点其他的颜色。如果把它仍到黑夜当中,不费点力气根本别想把它找出来。
    站在后面的吴勉看到这只黑猫之后,眉毛微微一挑。随后对着站在那道透明墙之前的归不归说道:”这个就是九九要找的’东西‘吧?本来以为这个只是徐福臆想出来的’东西‘,想不到已经有了实物了。“
    归不归看到这只黑猫之后,脸色也跟着变得有些怪异起来。当下老家伙隔着这层看不到的墙。看着越走越近的黑猫,嘴里回答道:”不过这个实物可不是徐福那个老家伙’做‘出来的,当年我在老家伙的身边也看过几眼他的臆想。知道他这些臆想都是来源于哪里吗?“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伸手在这面透明墙的几个点上按了几下。就在老家伙的手离开的同时,这面透明的墙突然变成了一股水汽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而那只黑猫好像能够看到墙消失了一样,本来它已经趴在了地上,这时又懒洋洋的爬了起来,一扭一扭的向着归不归这边走过来。
    这个时候,已经满脸通红,喝成半醉的小任叁摇摇晃晃走了过来,见到了这只黑猫之后。小孩子的天性让他冲过来,将这只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怕人的黑猫抱了起来。被小家伙抱起来的黑猫有些无奈的轻叫了一声”孽……“
    不过小任叁到底是喝的多了。听到了这个和其他猫叫声不同的叫法。小家伙醉醺醺的说道:”你叫错了,你是猫应该叫喵……来,你跟着我叫。喵……“
    黑猫有点受不了小任叁嘴里的酒气,它将脑袋转到了一边,随后再次叫了一声:”孽……“
    这一声让小醉鬼不干了,他用小手掐住了黑猫的脖子,再次说道:”不听话是吧?再给你一次机会,跟着我好好叫一声--喵……“
    被掐住了脖子的同时。黑猫就显得有些急躁起来。后面的归不归见状之后,急忙对着小任叁说道:”老三,快点放手!它不是猫……“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看着黑猫挣扎,小任叁已经给手上加了把劲。被惊吓住的黑猫突然撕心裂肺的一声大叫:”孽!“随着这一声吼出来,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吴勉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好像瞬间停住了跳动一样。这一刹那,除了已经做了准备的归不归之外,吴勉和百无求的眼前都是一片恍惚。随着这一声惨叫停止,他们才算好了一点。
    这一声惨叫之后,伤害最严重的就是小任叁了。黑猫这一嗓子叫出来的同时,小家伙已经松了口,他的身体直挺挺倒在了地上。身体好像被雷电击中了一样颤抖个没完。顺着嘴角不停有白沫流出来。
    那只黑猫被小任叁松开之后,快速的跑到了归不归的身后。从老家伙的双脚之间探出来它那漆黑漆黑的脑袋,对着其他的几个人轻轻叫了一声:”孽……“
    在听到这声猫叫已经没有人感到有趣,百无求有些惊恐的将屁股将后挪了挪,几乎距离这只黑猫再远一寸也是好的。而吴勉这个时候已经将还在不停吐白沫的小任叁抱了起来,查看过他的身体之后。发现并没有大碍,只是身体被麻痹住之后,吴勉用自己改变四季的术法让小任叁的心里面感受到了一丝凉气。随着这丝凉气在小家伙的心里面化开,小任叁终于停止了颤抖。
    恢复了正常的小任叁这时也醒了酒,他脸色煞白的看着那只正在用脑门蹭着归不归裤脚的黑猫,怯生生的说道:”刚才怎么了?我们人参怎么好像死了一样?吓死了人参了,这到底是什么猫?“
    ”你还管它叫猫吗?“吴勉冷冷地看着那只好像人畜无害的黑猫,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说说吧,你是怎么从那个九九的手里把这只臆想之物骗过来的?“
    这个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将黑猫抱了起来。一边用手梳理着它黑缎子一样的毛发。一边对着对着吴勉说道:”还是先紧着老人家我刚才的话接着说吧,要不一会再忘了。当初徐福的这些臆想是根据方式门中一位前辈的笔记延伸下来的,知道那位方士前辈是谁吗?“
    ”姬牢。是吧?现在说说这只臆想之物“没等归不归自问自答的显摆,吴勉已经说出来这个答案。
    没有享受到自问自答的乐趣,归不归脸上的表情有些索然。干笑了一声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听老人家我慢慢说,这一段不说完后面的接不上。当时老人家我还不是长生不老的体质,当时好奇也就多看了几眼。关于这种臆想之物书简里面有几种猜想。其中一种就是这样浑身黑漆漆,没有一丝杂毛的怪物。怪物这个词不是我老人家说出来的,书简里面本来就是那么写的。
    后来老人家我变成了长生不老的体质,后来被徐福那个老家伙从方士门里面踢了出来,又遇到了问天楼这些事情。徐福摆平了问天楼之后,老人家我就在这里建造了这个洞府。本来当初看过的书简都快玩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我老人家在邦县,那个时候叫做邦城,里面见到了一个痨病鬼。
    当时,痨病鬼的身边就带着这只黑猫。老人家我一看见这只猫就把当初看过的书简一下子都想起来了,当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带了鱼干过来喂它。老人家我这个样子,那个痨病鬼也没注意。逗猫的时候发现它的牙齿和舌头都是黑色的,就是那只书简上猜想出来的臆想之物。听到它的叫声一众不同之时,那个痨病鬼也开始紧张了起来。他还想要把猫抱走,你们说说,老人家我已经看上了,还可能吗?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