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内讧

    归不归愣了一下,还没等他说话,吴勉第二句话又跟上上来:“现在你不要任叁,以后是不是也要用我来做交易?”
    “看看,听岔了吧?老人家我也没说不要那个小家伙了啊”听到了吴勉的语气不对,不过归不归心里也明白在没有解开自己的封印之前,绝对不能得罪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当下,老家伙忍下了这口气,继续陪着笑脸对着吴勉说道:“不过这个痨病鬼一肚子的心眼,你要是不提防一点的话。小心再把任叁赔进去。不是老人家我多嘴,这样的事情我老人家见的多了。就算是绑票也有还价的,当年蔺相如入咸阳的时候,还是老人家我给他出的主意……”
    听归不归说起来没完,吴勉的眉头皱得好像个疙瘩一样。没等这个老家伙说完,已经用他特有得说话方式打断了归不归的话:“你这是用任叁和一块破石头比了?天下的玉石多余牛毛,任叁可只有一个。一只猫有算得了什么?”
    吴勉的话刚刚说完,空气里面便传来小任叁那奶声奶气的叫好声:“说的好!有你这句话,不就菜,我们人参就能和一坛子。老不死的!看看人家再看看你,我们人参可是给你烧过冥金的。你就这么报答人参,等着你真死的那一天,别怪我们人参在你的坟头上撒尿!”
    “老人家我没拿这个小王八蛋和和氏璧比啊”这个时候,被吴勉和小人任叁一顿夹枪带棒的抢白,让归不归的调门也稍微有点高了起来。他挽了挽自己的袖子之后,脸色微微涨红的继续说道:“再说了,一只黑猫再怎么有灵性。畜生毕竟还是畜生,一旦我们三个跳下去了,它在挣脱着跑了怎么办?到时候那个九儿把这个帐算在我们头上又怎么办?”
    看着归不归也开始动了火气,吴勉哼了一声之后,开口疏导“不管黑猫怎么样,只要他没有把任叁交出来。我的余生什么都不管,天涯海角的追杀这个人。这个人不死,我什么都不做……”
    听到吴勉开始威胁到他解开封印,当下归不归这口气也就要咽不下去了。当下,老家伙松开了自己的衣服前襟,涨红了脸对着吴勉说道:“那你把老人家我当成什么了?这一百来年是谁鞍前马后的伺候你?没有我老人家,就算徐福给了你种子又有个屁用,还不知道便宜了广仁、姬牢他们谁了。不是老人家我说大话,没有我老人家,当初你已经死在辽西郡的郡守府了。老人家我不管你给谁报仇,先把徐福老家伙给你的地图交出来。你不去,老人家我自己去……”
    看到了归不归火气真的上来了,百无求都有些不适应。这么多年守在老家伙的身边,他见惯了归不归笑呵呵的样子,现在看到自己的‘亲生父亲’脑门上青筋都爆了出来,心里竟然有了一丝惧怕的感觉。
    不过妖物就是妖物,神经还是有些大条。看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和他叔叔红了脸之后,他竟然上去打起了圆场:“都是自己家亲戚,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不是老子说你们俩,这不都是为了我三叔好吗?这样,老子给你们俩出个主意。也别等那个什么小九九的过来了,咱们爷仨就在这里一起了断!”
    说到全家死光光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兴奋的满脸红光。当下它一边搓着手,一边继续说道:“今天咱们祖孙三代人就死在这里,到时候,那个小九九拿了黑猫放了我三叔也好,弄死他我们也不知吃亏啊。起码到下面咱们这一大家子团圆了啊,还是那句话,下辈子咱们大家伙当哥们处。大不了你们当哥哥,老子我给你们当兄弟。怎么样?老子这主意好吧,不管什么事情想不明白,你反过来想想。不就是怕小九九撕票吗?咱们死在三叔前面,看你小九九撕不撕——啪!老家伙,你干什么打老子!”
    今天的归不归火气上来,也容不得自己的便宜儿子胡说八道了。没等他说完,老家伙已经抬起来手,一巴掌将百无求的半边脸打的肿起来老高。还没等这二愣子反应过来,抬腿又是一脚,将他踹出四五丈远。
    这个时候,吴勉其实也忍不住了。不过在他动手之前归不归已经先动了手,但是这口气白发男人又出不来,马上将出气的对象对准了这个老家伙:“当着我的面打孩子,不敢动我就拿个傻子出气吗?”
    吴勉还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被已经爬起来的百无求拦住:“等一下,姓吴的你说谁是傻子?你们俩干架能不能别把老子带上。老子也是瞎了眼,怎么就投胎都你们家里了?要不是看你们俩都是老子的长辈,现在老子就把你们俩撕吧吃了。别以为老子好欺负,老子是妖!”
    看着三个人打起来了罗圈假,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小任叁大哭的声音:“你们这是干什么啊……好好说话……不行吗?怎么了就全家死光光了……我们人参还好好的……你们这就死了吗?”
    透明地面上的二人一妖这个时候都是火冒三丈,听了小任叁凄凄惨惨戚戚的哭声之后,更加显得心烦意乱。这个时候,小任叁的哭声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这个时候,挨了一嘴巴一脚的百无求已经红了眼。大叫了一声之后,也不管谁亲谁远同时奔着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扑了上去。
    看到了百无求扑过来之后,吴勉的眼眉一挑,在他扑过来的前一刻已经抬起了脚,正好踹在了这个二愣子的心口。一脚将百无求倒着踹飞了出去,看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被吴勉踹出去之后,归不归大怒,对着吴勉吼道:“老子的儿子,你凭什么打!”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伸手上前去推搡这个白发男人,只不过手上还是不敢加入术法。就在这个时候,连续两次被踹飞的百无求再次爬了起来。起来之后的二愣子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身体妖化不受控制的向着吴勉的位置扑了过来。
    这个时候的吴勉正在恼怒归不归向他推搡,眼角余光见到妖化了的百无求向他扑过来之后,突然抬手对着已经冲到近前的二愣子虚划了一下。就见吴勉的手臂落下之时,二愣子的胸口突然出来一道血槽。随后里面的鲜血瞬间流淌出来。百无求巨痛之后,捂着胸前的伤口在地上翻滚着。不过看来这个伤口太深,片刻之后,这个妖物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敢伤我的儿子!”惊怒之下,归不归已经连对自己老人家的尊称都用不上了。一声怒吼之后,老家伙在对着吴勉动手的时候,已经加上了他的术法。
    当下老家伙的左手带着风雷之声向着吴勉的胸口抓去,而吴勉也没有躲避的意思。他用刚才对着百无求虚划的那只手,对归不归做了同样一件事。
    当下老家伙的胸前也是血光一现,而他抓向吴勉的那只手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样。归不归的手指尖竟然划过了一道火花,看到了这里之后,归不归终于明白了什么,对着吴勉怒吼道:“你刚才没有把法器扔下去!”
    这一身吼出来的同时,吴勉已经调转手臂挥舞的角度,对着归不归的脖子一挥。随后就见老家伙的脖子被利刃割开,鲜血止不住的向往喷涌出来。凭术法来说,吴勉距离归不归甚远,他只是打了老家伙一个冷不防而已。不过归不归的脖子被人切开的瞬间,他对着吴勉的身体心口了一点。这个白发男人胸口突然爆开,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
    吴勉和归不归摇晃了两下之后,几乎同时都倒在了地上。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