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义士

    和归不归之前料想的一样,当初在辽东分开之后,那位当世炼器第一人并没有走远,只是围着狼山转了一圈之后便又回到了这里。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百里熙便从一条密道之中回到了那个巨大的法器当中。
    之后虽然方士一门派人过来调查过,不过看到了上面法器入口被封住。这些人又没有在附近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当下这些方士转了一圈之后便离开了这里,之后这些年,百里熙便一直都躲在这里,这倒不是说他没有地方可去。实在是当初和席应真约定好了之后有事在这里见面,怕以前的这位师尊找不到自己,百里熙这才一直守在这里。没有离开的。
    不过这么多年,席应真也没有再去狼山找过他。就在半个月之前,一个满身是血的人跑到了狼山。这人进山的同时。百里熙便用法器看到了这个满是鲜血的人。
    这人手里拿着一张地图,脚步踉跄的直奔百里熙的法器而来。当下,到了法器近前之后。这人对着空气大声吼道:“百里先生,我奉大术士席应真之命前来找你。应真先生现在被奸人所困,派我过来请先生去前去搭救。百里先生。大术士最多还能再坚持月余,如果你在的话请快点出来,出来的晚了,恐怕应真先生难逃轮回之苦……”
    开始,百里熙对这个人的话不以为然。他在这里隐世这么久,之前也有人探明了他的底细之后,冒充了席应真的弟子前来索要法器的。这样的事情见得多了,百里熙也不会轻易的冲动出去。
    当下,百里熙就这么一直躲在下面,用法器查看这人的一举一动。一直看着这人没有得到回应,无奈坐在地上的时候,百里熙这才用传音法器询问这人,有什么信物之类的东西来证明自己却是席应真所派。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这人一跳,不过他还是很快恢复了镇定。对着空气中的声音说道:“应真先生派我过来的时候,他正身陷危及当中。只是画了一张图,让我顺着这张图上面所画的路线上来找百里先生您帮忙。”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人又将席应真出事的时候,身穿的服饰和相貌说了一遍。不过光靠这点说不能证明他就是席应真派过来请人的。而且那位大术士是何等样人?天下论起术法来,除了那位还在海上钓鱼一直未归的徐福,就要数这位大术士席应真了。他会中了圈套只能坚持月余。说出去的话恐怕天下的修士都没有一个人会信,如果不是看这人满身鲜血,听到自己以前那位师尊这样的下场,百里熙恐怕都不会继续和他废话。
    看到了百里熙不相信自己。这人又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举动。当下他不在和炼器第一人废话,撕下来一块衣角,随后就用自己的鲜血在上面画了一副地图。
    地图画好之后,这人对着空气当中百里熙的声音说道:“席应真先生与我全族都有活命之恩,出来的时候我向应真先生保证过一定会把百里先生您请过去。您早去一分应真先生便早一分脱险,如其将时间都浪费在这里。倒不如当机立断让您看看我的心志!”
    说话的时候,这人将自己的佩剑拔了出来。还没等百里熙阻拦,这人已经将剑峰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随后。就在法器之上自刎身亡。死前留下来的最后一句话:“活人您不信,死人您也不信吗……”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这人已经气绝身亡。
    见到这人身亡之后。百里熙心中大骇之下便走出了法器。查看了这人手中的两幅地图之后,心里暗暗叹气:可惜了,连个名字都没有留下来……
    当下百里熙不在怀疑这人的身份。草草的掩埋这位无名氏,随后在自己炼制的法器当中挑选了几样威力大的(包括这只漆黑的铁猴子沙弥)带在身边。之后连夜出发,饶是他用了缩地的术法,也是在第二天早上赶到了地图的所在地。
    地图的所在地是在邯郸城中的一处大宅子里面,不过这座宅子上面并没有匾额,也看不出来房子的主人是谁。就是因为看不到谁的房子,那个自尽的人才画了这么一张图。由于百里熙已经得到的消息也是没头没脑,进了邯郸城他也没敢马上动手发难。当下他装作过路的客商,找了当地人打听才知道那座大宅子是邯郸城方圆千里的首富,也是本地最大武官,振威将军何远的家。
    本来这么大的宅子明显就是逾制,不过因为何远的祖上在景帝时期担任武职。又在屏灭七国之乱立有大功,被景帝封赏了一个山明侯的爵位。后来也是靠着这个山明侯的架子才撑起来这么大的一份家业。
    不过何远并不在那座大宅子里面居住,差不多一年之前。那座大宅里里面突然传出来闹鬼。听说那鬼还挺凶,何宅里面天天都死人。没有几天,何远那一大家人便受不了都搬了出来。
    不过这么大的一座房子空着也是可惜,加上这是何家发迹之后的祖屋。何将军也舍不得放弃,当下便天南海北的请修士过来驱鬼。这半年以来,来的修士真是不少。不过却没有人成功过,修为高的还能从里面逃出来,修为低的都是第二天给人从里面抬出来的。
    这一年的光景,来驱鬼的修士少说也有六七十个了。不过越驱宅子里面的鬼越凶,半个月之前夜里半个邯郸城都能听到宅子里面的饿鬼嘶吼,住在周围的邻居都准备搬家了。不过几天之前何将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请来了一位高人,这人进去的当天晚上。何家的饿鬼便没了动静。
    本来以为这只饿鬼就算是除了,不过接下来的几天何家的人非但没有进府准备打扫入住。反而派人将老宅的大门锁住,这几天虽然饿鬼的嘶吼声听不到了。但是每到夜半时分,何府里面都传出来轰鸣的雷声。距离何宅最近的几户人家都有人听到里面有人在咒骂的声音,不过声音隐隐约约,又听不清具体骂得是什么。
    当下百里熙去打听最后一位进府的修士模样,不过那位修士是夜半宵禁的时候进了何府。就是周围的邻居也没有人看到,具体是不是席应真还不敢肯定。
    百里熙也是救师心切。仗着自己准备的充分。他带着的法器就算不能将席应真救走,起码自己逃出来是不成问题的。当下就在当天晚上,百里熙趁着夜色进了何府当中。
    进来之后的百里熙开始只是遇到了几个鬼魂野鬼,这样的小鬼看着他这样的大修士都是要绕着走的。当下百里熙也没有大力这几只小鬼,径自的向着宅子中心的位置走了过去。眼看着他就到感到内堂的时候,突然受到从里面涌出来数不清饿鬼潮水般的攻击。
    好在百里熙带着专门驱鬼的法器,在这件法器的协助之下,这位炼器第一人打散了这些饿鬼,终于进入到了内堂。不过在这里他并没有遇到席应真,但是却在里面发现在老术士随身携带的饰物。
    这件饰物是百里熙当年亲手送给席应真的,这么多年以来老术士都一直佩戴在身上。看见了这件饰物之后,就说明席应真就在身边。当下百里熙终于在内堂里面发现了自己那位师尊的身影。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