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何府

    发现了席应真之后,百里熙头脑一热便冲了进去。不过就在他冲进去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入到了一个威力巨大的阵法当中。如果不是自己携带了防御术法的法器,这个时候已经魂飞魄散了。
    无奈当中。百里熙只能让还守在内堂外面的铁猴子沙弥去搬请救兵。不过能救他和席应真的人,当世之中也只有那么几个人。大方师广仁和席应真不合,如果说找出来十个最希望席应真倒霉的人。不管怎么算,这位大方师都在里面,而且位置还比较靠前。
    还有几位不出世的老怪物,不过这几个人和席应真也没有什么好感。和广仁一样,当初席应真差不多都揍过这些老怪物。指望这几个人能搭救席应真也是痴人说梦。
    当下唯一一个还有点希望的就是归不归了,虽然当初这个老家伙身上的术法已经空了。不过这么多年了,谁知道归不归是不是已经解开了对自己术法的封印。而且当初百里熙将沙弥送给他们几个人的时候,已经留了几个心眼。
    炼器第一人在铁猴子的身上留下了几个人的气息,本来是防着几个人来找麻烦的时候,自己能有个预防的。想不到现在竟然靠着这点气息,铁猴子千里迢迢的赶过来找到了他们几个人。
    归不归的死硬不去是百里熙预料之中的事情,本来他的最后希望是和席应真亲入父子一般的小任叁,能帮着在归不归的身边说几句好话。不过本来以为会比老家伙还要死硬吴勉却异常的合作,他竟然比老家伙先一步的答应了过去搭救席应真。
    百里熙借着铁猴子的嘴说完之后,吴勉和归不归相互之间对了一下眼神。随后老家伙呲牙笑了一下,对着铁猴子背后的那位炼器第一人说道:“敢情不止席应真那个爸爸。你还把自己搭里面了。说吧,你是被什么阵法困住的?还是那句话,老人家我能搭救就搭救。真打救不了的话就给你请人去,能让那个爸爸欠广仁一个人情的话,八成大方师也是会做的。他和问天楼的事情还没完,正满世界的找打手呢。”
    “什么阵法……”铁猴子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当时我被鬼迷了眼,开始还以为是控制别人魂魄的七寸灯阵。不过就在我要破解的时候阵法突然变了。变成针对肉身的破引万钧阵。不瞒你们几位说,我在里面待着超过六个时辰了。一共变了十一种阵法。我也尝试着破了几个,不过它就像是个填不满的沙坑一样。不管破解了几个阵法。马上就会有新的填充进来。如果不是我之前炼制了几件破解阵法的法器,现在我已经轮回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铁猴子突然有些急躁了起来。看样子好像百里熙那里发生了什么新的变化,慌乱了片刻以后。铁猴子的嘴里再次发出了百里熙断断续续的声音:“有人来了……我不能分神使用传音的法器了……邯郸城闹鬼的何府……你们快点来……”
    几句话连不上的话说完之后,铁猴子便变的沉默了起来。无论归不归再这么叫,沙弥都紧紧的闭上了嘴巴,连猴子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看到了百里熙的话再也出不来之后。吴勉对着归不归说道:“刚才的话有真有假,能信几成?”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那个老混蛋知道在我老人家面前撒谎的难度太大,他也不敢说的太多。十句真话里面差不多能掺进来一两句吧,不过就是这样真话一大堆假话一两句的最麻烦。现在敢肯定的就是两件事,席应真那个爸爸出事了,百里熙那个老混蛋在邯郸。”
    听了归不归的话,吴勉沉默了片刻。脸上突然露出来一丝让人难以捉摸的笑容,随后他开口说道:“能让席应真欠上一个人情那就有趣的很了,我也想看看被困起来的席应真是个什么样了。”
    吴勉的话刚刚说完,站在他身后的小任叁突然拽了拽这个白发男人的衣角,随后对着他说道:“你说老头儿不会出了什么事吧?他对人参可是不错。老头儿要是不行了你可早点和人参说,先把他的后事预备上,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儿子。要是没儿子人参还要摔个盆哭两声……”
    没等吴勉说话,老家伙归不归哈哈一笑。随后对着小家伙说道:“放心吧,全天下的修士就算是都死绝了,你们老头儿也是死在最后的那几个人之一,该死的修士还有那么多没,什么时候能轮到他……”
    两三个时辰之后的邯郸城大街上,出现了吴勉、归不归、任叁和百无求这几个人。本来他们还想着将变成了黑色的铁猴子一起带进城来。不过由于之前铁猴子已经趁着百里熙进到过邯郸城,加上沙弥和百无求犯冲,二愣子只要走的距离铁猴子稍微近了一点,便不由自主的拐到了一边。有这只铁猴子在,百无求就基本上算是废掉了一般。当下归不归还是将它藏在了城外的一处山林当中。和之前在长安城一样,只要吴勉、归不过这几个人召唤,这只铁猴子沙弥还是能第一时间冲进来。邯郸城比起来长安城要小的多,算进来它冲进来也不需要太久。
    不过在寻找那座闹鬼的何府过程中,还是多少花了一点时间的。本来以为何府闹鬼那么大的事情,在邯郸城中一定已经传的沸沸扬扬。没有想到的是连续问了几家商铺酒肆都没人说得出来那座闹鬼的大宅子在哪里。
    后来在一家酒肆当中,有人多喝了几杯,听到了吴勉、归不归几个人问路。当下这人借着酒劲说道:“你们也喝多了……早上郡守大人的钧令刚刚发下来……敢私自议论邯郸城闹鬼的时候……都会被当中习作车裂。想去鬼宅一直顺着街道往里面走……看见那座没有匾额的大宅子就是了。一旦你们被抓住了……可别说我是告诉你们的。”
    经由酒鬼指路,吴勉这几个人才总算找到了那座没有匾额的大宅子。怪不得当初有人要给百里熙画地图,这么大的宅子没有匾额还真的很难找到。
    这个时候,宅子的大门已经上了锁。门口还有两个脸色有些苍白的军士在把守大门,见到了这几个古里古怪的人之后,其中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对着几个人训斥道:“站住!这里是你们来的地方吗?不知道郡守老爷早上颁布的王法吗?你们几个是外乡人?不是老爷吓唬你们,离这里远点,记住了,偷窥这座大宅子者死!”
    军士的话让百无求皱起了眉头,不过现在这个妖物已经不是多年之前堵着草庐骂街的二愣子了。这几年跟着什么人办什么事,守着自己的‘亲生父亲’百无求也变的圆滑了一点点。
    当下,百无求回过头来,看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眼,指着门口俩守门的军士说道:“老子可以和他们俩讲道理吗?”
    看到自己的便宜儿子能主动向自己问话,归不归有些欣慰的点了点头,嘿嘿一笑,说道:“好好说话,尽量别出人命。”
    听到归不归对自己提出来了要求,归不归翻了个白眼,随后回过头来,冲着门口两个人大吼了一声:“你们两个放屁蹦出来的东西,早上出门的时候,你们的娘没教你们好好说话吗!”
    这一嗓子吼出来,一股强劲气流瞬间将上了锁的大门冲开。两个站在门前的军士一翻白眼,倒在地上吐起了白沫……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