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大风大雪

    见到大门被自己的便宜儿子‘骂’开之后,归不归对着百无求竖起了大拇指,嘿嘿一笑,说道:“傻儿子,难得你是越来越讲理了。以后就这样,能讲道理的就尽量别动手。”
    归不归正在夸儿子的时候,吴勉已经一脸嫌弃的从他身边走过。他头也不会的走进了这座大宅子里面,后面跟着的是小任叁。本来吴勉担心宅子连凶险,打算把这个小家伙留在铁猴子那里。让沙弥看着他。不过自从上次被费墨、九九两个人绑了一次之后。小任叁说什么都不离开吴勉和归不归的范围之内,无奈之下,这次也只能带着他进了这里。
    进来之后。才看到这座宅子里面也就是大了一点,其他的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而且这几个人都是进过皇宫的,何府的这点格局还不在他们四个人的眼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的缘故,这座府邸里面并没有百里熙所说那种阴森的感觉。除了里面因为没有人显得有些空荡之外,在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不过也是因为一年没有人打理,露天的空地上已经杂草丛生。
    差不多几个人隐藏气息走了二三十丈之后。归不归喊住了走在前面的吴勉和小任叁。随后这个老家伙从衣袖里面掏出来一小包红色的粉末,归不归也不解释这红色粉末是做什么用的,当下将这些红色粉末迎风一抖,形成一股红色的烟雾向着何府的纵深处飘散开来。
    “朱砂里面混了什么东西?”吴勉一眼就认出来归不归扬在天上的是什么东西,不过混合在里面的某种成分他还是拿不准。顿了一下之后,这个白发男人说出来自己不敢肯定的答案:“是龙血……”
    “是蛟血,龙血那么金贵的宝贝老人家我可不舍得用在这里”归不归纠正了吴勉的话,嘿嘿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再说准确一点,是母蛟的产子弃血。这种血阴干了之后焙成粉末,和朱砂混合在一起叫做鬼引,这点还是老人家藏在洞府里面,留着以后拘鬼用的。鬼引最能吸引周围的阴鬼,如果真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本来已经飘散在半空中的红色粉末突然“呼!”的一声着起了大火。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刚刚被归不归扬起来的红色粉末便已经被烧的干干净净。
    不过看到了这些粉末被烧干净之后,归不归的脸上却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老家伙反而嘿嘿一笑。对着吴勉继续说道:“起码证明里面真的有点小玩意儿,要是这点鬼引没有变化,那才让人担心。”
    百无求听不懂归不归的话,当下皱着眉头看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眼,随后开口说道:“老家伙你是不是喝多了,没有变化还不好吗?无惊无险的直接进去,把你那个爸爸和什么百里熙都揪出来不就完了吗?你还真的指望出点什么事情?”
    归不归已经习惯了百无求说话的态度,当下嘿嘿一笑之后,再次说道:“傻儿子,再过两年你就知道了,有时候遇到鬼可能不是什么坏事……”说话的时候,老家伙两只手分别伸进来另外一只手的袖筒里。看着他好像有些无聊的抱着肩膀。但是如果能看到他袖子里面的话,会看到归不归的一只手已经牢牢的抓住了那个黄金打造的小贝壳。
    不止是归不归,吴勉走路的姿势也有些怪异。他的一只手搭在小任叁的肩膀上,另外一只手微微的抬了起来。只不过没人看得到这只手已经紧紧的抓住了那只叫做龙鳞的天然法器,只有一有风吹草动。他和小任叁便会瞬间消失在空气当中。
    继续往前走了五十丈左右,走到了一处好像是偏厅的门前,归不归突然左右看了一眼。随后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们是不是走错了,百里熙说过的这家的主人是受的父荫。一世侯的话正堂应该是进门往左走的。咱们好像是越走越远了……”
    听到归不归说走错了的时候,吴勉面无表情的扫了这个老家伙一眼。还没等他说话,老家伙的便宜儿子已经哈哈大笑着说道:“老家伙。我现在知道老子这么傻像谁了。本来老子还在怀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现在看出来了,咱们爷俩出了长相差点之外。剩下的都差不了多少……”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他身边偏厅的大门突然无缘无故的打开。将正在豁出去自己来嘲笑归不归的二愣子吓了一跳,好在它凭着妖物的天性瞬间闪到了一边。就在几个人都在防备的时候。偏厅里面突然传出来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既然你们进来了,那么我们这些孤魂野鬼就有了新的伴了。姐姐先和你们打个招呼,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白头发的小白脸。你叫什么,说给姐姐……”
    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突然冷笑了一声。随后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将搭在小任叁身上的手抬了起来,对着敞开大门的偏厅里面轻轻的搓了一下。就见一道电弧顺着这个白头发小白脸的手指缝中窜到了偏厅里面,随着偏厅里面的惨叫声,那道手指头粗细的电弧突然瞬间放大了几百倍。“轰!”的一声之后。几乎和偏厅一般大小的电弧将这座房子轰塌。
    本来听到了偏厅里面的女鬼称呼吴勉为白头发的小白脸时,百无求已经忍不住要哈哈大笑起来。不过就在他的笑声已经到了喉咙的时候,眼前突然发生了这么一幕,百无求到了嘴边的笑声却发不出来一点声音。
    归不归倒是忍得住,这个时候他才嘿嘿的笑了一声,对着吴勉说道:“看来百里熙还真的说对了。这里的魂魄大白天的就敢闹起来,等到了天黑那还了得?这里的事情了结之后,记得提醒老人家我一下。省的这里的麻烦解决了之后,这些孤魂野鬼的没有地方去,都冲到邯郸城的老百姓家里,可怜见的,老人家我就受不了这个……”
    “老不死的,这话可不像是从嘴里说出来的。”见到了吴勉的神通之后,小任叁本来还忽上忽下的小心肝这才算回到了它应该待着的地方。当下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马上插嘴继续说道:“你的风格是明码实价童叟无欺,老不死的你应该在外面的大门口干个驱鬼的买卖……”
    看着小任叁越说越兴奋,归不归竟然没有还嘴,只是嘿嘿的笑了一声,看样子像是默认了。
    “这些孤魂野鬼冲到外面去?未必……”说话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雪花还没有落地又刮起来了大风。整个何府里面大大小小的房屋除了几个坚固一点的之外,其余的门窗都被狂风冲开。真正鹅毛一样的大雪顺着门窗刮了进去,就在整个时候,天空中突然响起来一阵连续不断的雷声。
    随后,就在何府的天空中突然同时打下来十几道巨大的闪电电柱。这十几道闪电打下来之后,以被狂风吹进房内的雪花为媒介,结结实实的在这些屋子里面打了个够。
    一时间,整个的何府都响起来一阵接一阵凄惨的叫声,直到叫声彻底结束,天上的雷电也跟着消失的无影无踪。转眼之后,天色便已经再次放晴。除了地面上雪花化了之后的水印之外,再找不到丝毫和刚才狂风大雪闪电经过的苗头。
    这个时候,何府当中一座房间里面,一个男人微笑着看了看门外已经恢复正常的景象。顿了一下之后,这人喃喃自娱的说道:“这就完了吗?这你可就有点让我失望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